2016-03-08

【輔仁媒體】牡丹蝦:學生自殺,兇手是你? (1649)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olle Ruhlan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olle Ruhland)

近好幾個月以來,學生自殺的新聞是一宗接著一宗。作為學生的我,每次聽到這類的消息,似都不好受。 對於學生自殺,社會上充斥著不同的意見。

聽得最多的,就是說現在的年輕人抗壓力差,丁點苦都吃不了。是的,連我的家人都是這樣說。這類型意見發表者大多為中年人,他們老是強調,「以前的人不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嗎?是你們年輕人有問題而已!」

或許,我們真的有問題。但我想提醒的是,現在的香港上上下下都有問題,是整個香港都有問題。

學習壓力,你們又怎能夠明白?別跟我說你也經歷過,怎會不明白。我呸!時代不同又怎能夠比較?我小學時考TSA輕輕鬆鬆,學校又沒有催谷我們。但現在呢?早一兩年,我7點在樓下大堂等電梯回家,聽到有兩個老人家和一小學生的對話,至今我都有深刻的印象。

「那麼夜了,怎麼現在才回家啊?」

「學校要補課啊,我今年要考TSA啊!」

「她啊,現在一、三、五都要補課了」

聽到這段對話,我知道原來現在的小學生也不容易啊,如果我像那幫中年人評論學生自殺的模式去評論,說「TSA我又不是沒有考過,是你們這些小學生沒用而己!」你會否覺得有不當?

想問社會上的每一個人,你們以自己的尺去量度我們學生,這樣做意義何在?想借此展現你們的確比我們厲害?學生壓力大,相信每個學生都認同,小學生有小學生的壓力,中學生有中學生的壓力,大學生有大學生的壓力。作為中學生的我,我自己對此的體會最深。

教育制度下,文憑試這場遊戲,輸了,失去大學入場券,就會被定型為「失敗者」。父母的期望,無形的壓力每天都罩在中學生的身旁,甚至會覺得透不過氣來。你問我有否想過自殺?我誠實地告訴你,一定有,想過用甚麼方法了結自己,幸好遇到一些人協助了我,改變了我的想法。但莘莘學子,又是否個個都幸運到遇上貴人?

有人會說,「你們甚麼都藏不說,自己也有責任!」藏在心裏不說,當然不是一個好的方法,但有誰會想到「為什麼學生不願意敞開心霏」,背後的原因有誰認真思考過?難道你們認為把一切收在心裏很好受?誰不想好好向人傾訴?

最後,我想說。殺死學生的兇手,是你們。比起同情心,學生更需要同理心。關愛身邊的人吧,即使他看起來充滿笑容,你都未必知道他的內心是怎麼樣。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