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1

【評台】雷德:立法會已經成為權貴提款機 (2848)


高鐵超支,付上的代價不止是本來付出的六百億及追加的二百億,還有「行之有效」議會制度在香港的終結。

我們以為,去年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中,吳亮星的「離譜表決」應該不會有下次,孰料今日陳鑑林實現了他主持會議「可以很離譜」的預言,又一次將議會的尊嚴打落深淵。而兩次的「粗暴表決」,都是來自政商利益盤根錯節的項目之中。我們從新聞中可以看到,權貴為了維護既得利益和到手肥豬肉的氣急敗壞,但與此同時,也看到即使有「關鍵少數」,泛民仍然無法阻止始終有議會多數的親政府陣營予取予攜,甚至視議事規則如無物的舉措。

我們可以「vote them out」嗎?不幸的是,即使泛民主派議員能夠在直選中取得多數議席,還有「功能組別」一個關口:「雷動行動」計取功能組別,但如今政界反應冷淡,加上親政府陣營加強動員,來屆功能組別議席想必仍然會由建制派把持;更加不用說,在直選中泛民的選票其實在比例上亦節節下跌,即使有選贏的機會,年尾立法會選舉想必可以再目睹「開鎖」「熄燈」等威權政治選舉的常用技倆。

如果不能在直選議席和功能組別議席都取得多數,以全面控制議會,本年度立法會各大委員會由建制派把持正副主席的情況想必仍會繼續。而不論是梁振英政府還是北京,對於香港反對派可以說是毫不留手,更加醜惡的場面將會陸續有來。

破壞立法會監察政府角色,令權貴從此可以如提款一樣動用公帑,吳亮星、陳鑑林之流最終必然會被釘在香港歷史的恥辱柱上。但是,今天我們是不是已經無事可為了、只能夠在場外恨個牙癢癢?如果社會對於如此赤裸的利益輸送,再沒有立法會這個把關口,未來權貴定必更加猖狂。但社會怨氣也只會越來越大,到了一天立法會再無監察以至緩衝民怨的作用,人們的憤怒還剩下甚麼可以宣洩的渠道?

當一切制度內的機制都再不能起作用,最終一是制度實現全面壓制、或是憤怒的人們將制度推翻。我們的未來,會走向哪一方?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