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5

【輔仁媒體】Sherman Wong(黃億文):【我讀書差但搵到食】會考3分「靠父幹」做貨van佬,堅持每年去旅行 (3167)

S1

23歲的貨van司機Sun當年會考三分,至今有四年工作經驗,從做月薪八千元的倉務員,到父親出錢讓他考車牌及借出貨van,終儲夠錢自己買車,成為自僱司機,每月淨賺約兩萬元。即使有人看不起「貨van佬」,他仍相當有自信,「人哋睇你唔起唔緊要,最緊要自己睇得起自己!」

Sun自小對讀書興趣不大,但父母以為大學畢業等於有前途,沒大學畢業便會被人看不起,經常拿他與別人的子女比較,「其實無形壓力好大。佢哋做唔到嘅嘢就想你做到,想威畀人睇。」以前父母問他想做什麼,他無論答什麼都會遭到反對,後來便答「做特首」來敷衍,父母便不再問。

會考成績跟他自己預期一樣是三分,英文科取兩分,電腦科取一分,父母得知後心情低落,「佢哋仲緊張過我,話你以後點算呀?」他說父母以為大學畢業出來工作就有兩萬元,但其實除了某些「神科」外,大部分大學畢業生只有一萬多元。

「佢哋以為讀多兩年升大學,一定搵到錢,冇諗過要讀得專先得。」不過Sun還是補上一句︰「佢哋出發點都係為我好。」當時他跟父親說︰「唔洗驚人睇我唔起喎,我睇得起自己咪得。」父親聽後沒有答話。

肯定興趣 儲錢買車

會考後他本想立即工作,但考慮到未成年難獲聘請,按父親建議到私校讀兩年DSE課程,「當避風塘都好。」他指私校學習氣氛較好,老師生動有趣,用筆記教學比用書本更簡而精,「啲人覺得入得去一定係飛仔,其實都有人讀書。」他DSE中英數通識都合格,仍遠不夠升大學,決定出來工作。

他在親戚介紹下得到一份倉務員工作,「當然阿爸叫我讀返書,話畀人睇唔起。」但他仍做了這份工兩年,月薪從八千元升至萬二元。他為公司跟車送貨時認識師傅Bi哥,形容是他人生的轉捩點。

他說Bi哥教了他很多做人處事的道理,「最緊要開心、冇壓力,冇邊行一做就高人工。」他又聽從Bi哥的建議考車牌。

第二份工作是速遞員,月薪躍升至兩萬元,他發覺自己對送貨工作感興趣,「送到件貨,有成功感,幫到人。」不過,速遞公司每日工時達十一小時,非常辛苦,他半年後甩P牌,便轉職運輸公司做司機,駕駛5.5噸貨車。

第一份司機工作月薪萬三元,他並不介意比速遞員低,藉此機會操熟手車。他又指運輸公司非常好人,第一日上班他就不小心撞爛車頭,公司也沒要求他賠償。半年後他轉往另一運輸公司,工時更短,卻有月薪兩萬。

他表示,父母見他能賺到錢,最近一年少了施壓。半年前開始,當自僱司機、半退休的父親建議Sun也做自僱司機,更借出貨van,兩人輪流使用半個月。

Sun發覺自己非常喜歡這工作模式,而且收入不錯,深思熟慮後決定買車,本來父親提出給他錢一次過買,但Sun認為分期付款也不算貴,自行付六萬元首期及每月供車五千多元,購入一輛總值24萬的二手豐田HiAce。

Sun從送貨載人得到成功感,又肯定自己能應付長時間駕駛,用積蓄買車。

Sun從送貨載人得到成功感,又肯定自己能應付長時間駕駛,用積蓄買車。

熱情殷勤儲熟客 不怕蝕底搏大旗

他表示長時間駕駛比較傷神,要肯定自己適合才決定入行,除此之外都沒壓力,相當自由,不用看人面色。「最緊要唔洗受氣。」若真的遇上嫌三嫌四的麻煩客人,例如嫌他的車不夠新,他最多把客人載回起點不收錢,不做他們的生意。

他又說,把客人載到目的地有成功感,而且能增加見識,「可以去多啲唔同地方,我住新界,平時點會去香港仔、去東區,揸到邊食到邊。」

現時他依靠兩個電召車平台及累積下來的熟客,每天早上七點開工,晚上十一二點收工,期間未有生意的時候可自由休息,每星期放假一天,扣除供車、泊車、維修、油錢等,每月淨賺約兩萬元。

他表示,部分貨van司機壓力大,是因為開工不足,又要養妻活兒,貨van也有淡季旺季,淡起上來每月得七八千元收入,尤其農曆新年後特別慘淡,有司機撐不住便要賣車,變回打工仔。

他如何避免開工不足?「 唔怕羞囉!見到老弱婦孺幫下佢手,派下卡片傾下計,可能介紹大生意呢。」他指有些司機生意不佳,可能是做法有問題,「有啲司機好cool,就冇熟客。」

他平日與行家保持友好關係,互相介紹生意,以及多和客人聊天,將電召平台的客人吸納成自己的熟客。他有次透過電召平台,為一對小販夫婦載糖水到擺賣地點,他幫忙上落貨,對方見他服務好,主動邀他每晚載貨,他就是這樣得到熟客。

他的另一訣竅是不怕蝕底,指有些司機怕路途遙遠,反而會蝕了枝大旗。「例如我喺太古,個客喺柴灣,我都會照揸過去,可能佢係入機場呢。」

樓可以不買 旅行一定要去

他坦言身邊仍有人看不起他的職業,但更重要是自己看得起自己,在香港多讀書不等於賺更多。他以他表哥為例,會考零分後繼續讀中專、副學士等,有天母親告訴Sun︰「你表哥入咗銀行做喎。」但Sun並不認為表哥的工作比他好,「坐喺銀行數銀紙,人工一萬多啲。我姨媽仲話都算係好工喎。」

他與女友拍拖三年,感情穩定,女友正讀大學最後一年,他說女友不介意他學歷較低,在他做倉務員時已認識對方,女友也知道他人工多少,叫他不用理會別人目光。他亦不介意將來女友收入可能比他高,「佢搵多錢過我,我戥佢開心添。」

惟對方父親較傳統,希望將來女婿有高學歷,養得起女兒,不過Sun自己亦有信心養得起女友,笑言︰「都有雞脾食。」

他對買樓興趣不大,但堅持每年去旅行,「一年去一次旅行點都要,放鬆下、見識下。去少幾次日本都買唔起樓,買樓唔洗強求。」

他自有工作以來就每年與家人及女友去旅行,到過日本、台灣、菲律賓等地。「去五日都係六七千蚊。唔係成日去玩,一年一次好啦。」又指將來若要照顧家庭,便難抽時間,故要趁後生多去玩。

不過,工作上受過父親幫助的他,不反對部分年輕人「靠父幹」買樓,「父母幫到仔女一定會幫,正常幫助唔係問題。咁我考車牌都係阿爸畀錢。」

Sun與即將大學畢業的女友到日本旅行。(受訪者提供)

Sun與即將大學畢業的女友到日本旅行。(受訪者提供)

將來際遇難料 不急於一時

他認為最重要是人脈及際遇,學歷是其次,以前學校課程學的沒哪樣用得著,上學其實是為學做人,「學校就係社會縮影,學校相處,商場交手。」他舉例指以前學校要求學生敬禮,見到人要打招呼,現在工作他多打招呼、與人聊天,別人有生意便會找他做。

他批評有學校老師向學生灌輸「一試定生死」的錯誤觀念,認為老師對學生自殺應負最大責任,「考唔到會考、DSE就冇前途,等學生覺得考唔到就會瞓街,唔會講其他出路。」

他建議年輕人找工作不需心急,宜先認清興趣,沒哪份工作一開始做便高人工,將來際遇如何沒人會知道,「後生有本錢、有時間,多數唔洗養家。咪試下,試啱先考返個行業嘅專業資格。」

對於有說法指,大學畢業生新入職或許是只得萬多元人工,但有機會不斷晉升,但駕貨van就一輩子都是兩萬元,Sun並不認同,「你有得升管理層,唔畀我第時開運輸公司?時間咁長,際遇點你唔會知,冇必要睇死人。」

至於Sun目前有何發展計劃,他表示會先供完車、儲錢,再看市道如何,「最緊要同客溝通,好多做做下會轉大車,做大車要儲多好多客源先得。我得廿幾歲,仲好後生,做老細、開公司嘅,起碼喺呢行做咗十幾年。」

他強調年輕人出來工作不可能一開始就高人工,最重要是做得開心,與同事、同行相處得好,「返工好似玩咁,人工係bonus。」又指錢帶不入棺材,「錢搵來要洗,唔係洗哂,儲返應急用,再多啲就嘗試創業。」

(如喜歡我的文章,歡迎follow Facebook)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