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5

【輔仁媒體】磚尼特普:大學,給了我甚麼? (2593)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yan Tyler Smith)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yan Tyler Smith)

今天就是今屆DES開考,五萬個考生一齊追逐大學席位,寒窗苦讀六年,未來一個多月就是終期檢測的日子。我很好奇,究竟每一年預備公開考試的學子,有幾多人真係會答得出點解要入大學?仿佛從來都無人認真問過,究竟爭崩頭入大學,係為左什麼事情。或者更準確來講,大家唔係想入大學,而係唔想入唔到大學,因為入唔到,就係loser,就係失敗者,就係次貨,就注定比社會睇唔起。

自己大學畢業在即,我只能夠講,我唔知道自己學左啲咩。如果要講一樣好有價值一生受用的事情,sorry,一樣都講唔出。

唔好以為大學生都好風光,好多時候,都係漫無目的的空虛。當你唔知道你讀既書,同你以後的生活和工作無半點關係既時候,讀書可以好空虛;當你上莊遇唔上好的莊友,只剩下排山倒海的paper work而無人欣賞,上莊可以好空虛;當你住hall同hallmate玩唔埋,適應唔到戴著面具的生活,住hall可以好空虛。我唔係要否定大學的所有價值,我只係懷疑大學教育的真正價值和必要性,是否要令到全香港中學生以破釜沉舟的姿態一齊去追趕,而落榜就要被人標籤。究竟讀大學係為左咩,自己讀完竟然講唔清楚。

以前的大學生,是elite,是未來主宰社會的強人,係精英中的精英,就算入唔到大學,都仲可以生活,唔會自卑,唔覺自己好差。而家既大學生,我諗只係玩贏左公開試尼場遊戲,講真,呢個世界邊得黎咁多精英。以前入大學唔係常數,入唔到大學先係常數。你認真思考,當社會愈來愈多大學生,真正受惠既係邊個?香港由以前2%到而家18%的大學入學率,大家覺得社會有變好過嗎?大學生的生活有改善過嗎?人的生活更快樂嗎?如果係否定,哪麼為什麼仍然要讀多四年,玩這些大學遊戲?

最近聽任職大學IT部的友人分享,即使完成左碩士學位,工作上能學以致用的,還是在IVE學習到的知識;又有一位大公司的職場新鮮人,語氣肯肯定咁講,大學學到既除了soft skills,根本無野係用到在工作上面。我覺得好諷刺,原以花咁多時間,花咁多金錢,花咁多精力,所讀的學歷,其實係無意思,追逐辛苦咁多年只是一個入場卷。如果IVE讀到的野,足以勝任到實際工作所需,咁點解仲要讀上去?如果讀咁多年大學最有用的都只不過係soft skills,咁其實點解要讀大學?我唔明白,我開始覺得讀大學其實好憨鳩,但當我意識到既時候,我都已經要畢業,準備步入社會但完全唔知可以做乜。

Youtube聽過Sir Ken Robinson 講既一場TED,佢話如果要問教育的目的係咩,循著整個教育體制的output黎講,就係生產大學教授。當你諗真一點,其實好有道理,唔係點解你要學log、學sin cos tan、睇咁多reading,做咁多essay。我諗唔到更加好的原因。

我只想講既係,我唔係否定大專教育的所有價值,但其實好多野,唔洗讀大學都可以學到。無論朋友經驗定我讀左四年既體會都話比我知,就係咁。或者有人會話,雖然你暫時唔知學黎做咩,但可能總會一日會用到,況且大學係全人教育,唔單止係知識的傳授。無錯,你有你道理,可惜我讀左四年,我唔buy。

準備考DSE的同學,不要有過份壓力,公開試,其實真是代表不了什麼。我當年都有成31分,還是會落得如此下場。

希望這是一個勵志的故事。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