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9

【蘋果日報】林忌:中國人禍 連累香港 (806)


■「沙士」奪去香港299人命,包括搶救病人而殉職的謝婉雯醫生。資料圖片

張德江2003年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時,其領導下的廣東省隱瞞沙士疫情,更謊報廣東省的非典(沙士)疫情已「受控」,最終連累香港在不設防的情況下,因廣州退休教授入侵香港,令香港賠上299條人命。張德江對13年前的這宗慘案,不但沒有任何反省,於前日抵達香港、主動提起往事時,竟說自己與香港「有緣」,與港府「共同抗擊非典疫情並取得勝利」,令有血性的港人都感到震怒。
把喪事、白事宣傳成喜事,是中共一貫的手法;可是明明自己隱瞞疫情,卻厚顏無恥顛倒黑白是非,把死了這麼多的人,都說成是「勝利」,總之病毒最終退去,沒有殺死所有人,都可以成為共產黨宣傳的「勝利」了。沙士這種「非典型」的人禍,其禍連香港的模式,卻成為了日後「典型」的「孽緣」:由毒奶粉去到毒疫苗,這些一而再再而三發生的中國人禍,最終都連累香港,把共產黨製造出來的問題,改為要香港市民承擔去解決,令香港的父母找不到床位,買不到奶粉,排不到學位,打不到疫苗,這些問題的源頭,都是源於中共官員的人禍,再由03年起一連串的「中港融合」,如「自由行」,最終「發揚光大」。

犧牲港人資源討好大陸

上星期有屯門醫院的醫護人員在臉書訴苦,指出兒科的普通病房使用率最高達318%,一間34人的病房要容納70個病症,由本地醫療資源不足還要削2.5億的開支,到深圳小童也來霸佔香港嚴重不足的資源,這間13年前謝婉雯醫生為了對抗沙士而付上自己生命的醫院,就是香港今日問題最現實的寫照——香港本身已經有大量問題無法解決,由人口過多以至資源不足,然而作為中共傀儡的特區政府,以至位高權重的人士,一方面要香港幫中共在大陸的收拾殘局,另一方面更剝削香港的資源,完全不理會香港人的死活。醫護人員質問:為甚麼屯門只有一間醫院?為甚麼既無私家醫院也沒有其他公立醫院?
答案是——即使有資源,香港那些媚共的權貴,寧可把醫院開在深圳,例如港大深圳醫院。港大不去屯門開醫院,反而去深圳開醫院,多年來甚至強迫香港已經短缺的專業人員,前往深圳為大陸人服務。長期作為港大深圳醫院的宣傳者,在港大校委會風波「插水」的盧寵茂,多次提及自己的「中國醫改夢」,說要透過港大深圳醫院去改變中國的醫療系統,例如令中國的醫生不再收利是賄賂,不再濫用藥物等等。
盧寵茂2014年接受訪問時說,每天早上7時15分安排兩架七人車,在瑪麗醫院的門口,接載6個醫生去深圳行醫。當香港自己都水深火熱,不先解決本地的問題,卻不知是真心蠢,還是背後有千絲萬縷的利益,以香港珍貴的資源,企圖解決中國大陸的醫療問題,結果就是「兩頭唔到岸」,不但在大陸處處碰壁,更拖欠香港大學6億元,當2017深圳當局終止補貼後,更要自負盈虧,變成敗盡家當的財政黑洞。
一面任由香港這邊日日超出負荷,一面在深圳「拍烏蠅」浪費資源,同時繼續湧入大量的中國居民,來香港的醫院求醫,這種荒謬卻從來沒有人檢討過。香港年輕人質問,我們究竟做錯了甚麼?為甚麼要犧牲香港的下一代,去填中國大陸的無底深潭?自沙士至今13年每一次都證明,當中國大陸繼續由共產黨管治,香港付出再多的資源去幫助大陸人,最終都會被中共利用,慳下更多的錢作維穩,甚至轉贈給港共政黨來廣派「蛇齋餅糭」,來懲罰香港人的善心;亦因此年輕一代,開始認為「幫助中國人」等同「協助中共」,不是基於甚麼歧視,而是基於這些年發生的事實,所產生出來的結論。

林忌
時事評論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