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0

【蘋果日報】馮睎乾:強國式丟臉 (1342)


圖片說明:疑似靈異照片(政府新聞網)

習近平訪英,對住宿百般挑剔,煩膠得像賭仔,要求移燈換櫈,難怪前事頭婆暗罵"Very rude"。張德江來港,怕民眾怕得要死,萬千慈母護一身,守山封路,阻人返工猶自可,但阻人收工如殺人父母,要燒春袋的。這兩位強國大爺出巡,分別用自己的方式丟臉,也許可用四字形容,即「遠嘲近攻」──外國人冷嘲熱諷,本地人口誅筆伐。
其實外交內交不過一場騷,但求體面,不求打面。可惜天朝大國永遠不諳外交之道,面皮厚過獅子山,丟架丟足二百年仍然泰然自若。稍感安慰的是,中國外交由以前玩屎尿屁,到今天只搞搞傢俬,總算由BB仔長大為死𡃁仔。為甚麼這樣說呢?得講講前朝故聞。
前清欽差大臣薛福成為人頑固,每次出使外國,例必帶金漆馬桶一隻。有人告訴他,外國輪船火車及民房客寓俱有抽水馬桶,衛生方便,根本無需自備馬桶。薛不以為然,說:「中國大官所用馬桶,何等講究,且使用已慣,豈可改用外國馬桶?」隨從無奈,只好把馬桶帶上輪船,放在欽差大臣的房間裏。外國人每次經過,一陣惡臭總撲面而來,不得不掩鼻疾走,明查暗訪,才知道是中國欽差大臣的御用馬桶。Oh, bad luck!
中國外交史上,可勉強同薛福成馬桶齊名的,大概只有鄧小平的痰盂。鄧最有名的外交風格,就是同外賓一邊交談,一邊吐痰;薛則非常重視自己的痰,即使痰已經出了喉嚨,還是要趁熱再嚥下去,因他迷信吐痰會損耗元氣。
清朝外交官還以「白旗」貽笑國際。話說每逢晴天,在中國出使美國的欽差大臣公館簷下,總有許多白布長條子隨風飄揚。美國人當初很奇怪,以為欽差公館掛的是甚麼國家的國旗。後來四出打聽,才曉得是中國欽差大臣太太小姐們的裹腳布。Extraordinary!
所謂文化,不是吹噓有五千年歷史,而是懂得從人家角度審視自己的言行。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