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4

【香港01】班女講素:動物園,拉遠了人和自然的距離 (3506)

動物園永遠不會告訴你,動物在大自然的一切……在玻璃的另一端,坐着一隻和我們長得不同的生物……牠怎會來到這裏?牠喜歡吃什麼?牠感受到什麼?然後你會發現,其實我們從不理解玻璃後的生命。

小青&泰臣@班女講素

海洋公園 (Getty Images) 海洋公園 (Getty Images)

文:小青&泰臣@班女講素

早前在美國、香港和其他地方,分別發生了數宗涉及動物園困養動物不正常死亡事件:

遭射殺的銀背猩猩Harambe。(網上影片擷圖) 遭射殺的銀背猩猩Harambe。(網上影片擷圖)

美國俄亥俄州辛辛那堤的動物園內,一名 4 歲小朋友走進銀背猩猩Harambe的展示區,工作人員為保小孩安全,決定射殺Harambe;智利一名裸男闖入動物園獅籠尋死,工作人員將兩獅射殺,救回自殺男子;香港海洋公園,發現兩隻小野豬溺斃在機動遊戲的貯水庫。

【影片】再有動物園為救人殺動物 美瀕絕種大猩猩換墮籠男童一命
兩小野豬遊走海洋公園 命喪滑浪飛船儲水庫 漁護署跟進

動物如此死亡並不叫人意外,從建造動物園的用意、設計,和遊人遊園的腳步,早已揭示了我們如何定義人類和動物關係。在人類自製人與動物衝突之中,也預視了動物必定成為園內無辜亡魂。

動物園只愛奇珍異獸 其他動物無處容身

人類建造各種奇形怪狀的石屎設施、屏風大樓,把自己困於圍城,將動物拒諸城外。人和動物卻並非從此不相往來,野生動物及其棲息地仍不斷被人步步進逼,失去家園、瀕臨絕種等事情每天上演。城市失去動物蹤影,動物園便擔當「好人」角色,打着教育和保育動物的旗號,在世界各地以各種方式捕捉及引進奇珍異獸。

不夠「珍奇」的動物,動物園對牠們的生命毫無興趣。棲息地被強佔,不懂「規矩」的動物為尋找食物而進入圍城,結果誤墮陷阱,死了也無人重視。海洋公園附近的南朗山不時有野豬出沒,野豬內被機動遊戲的水道淹死,直至有人傳出照片,事件經傳媒報道後,公園才向公眾承認。

動物園內 看不到真正的動物

人們總聲稱,只有見到動物真貌,才能激發人們愛護動物的心。但一個個野性的生命,被囚禁在狹小的籠中,渡過漫長歲月,導致精神錯亂、行為怪戾,幾近發瘋。

當你知道動物生活在野外是何等精彩時,你就會發現困養籠裏只餘下一個個空洞的眼神,毫無生氣。(Getty Images) 當你知道動物生活在野外是何等精彩時,你就會發現困養籠裏只餘下一個個空洞的眼神,毫無生氣。(Getty Images)
「動物園只能令人失望。動物園的公共用意是在提供大眾一個觀賞動物的機會。可是,在動物園內,沒有任何遊客可以捕捉住動物的眼神。最多,動物的凝視經過你面前閃了一下而已。牠們只側視。牠們盲目地望向他方。牠們只是在機械式地掃瞄。牠們已對:『注視某物』免疫了,因為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成為牠們注意力上的「中心點」。」

《為何凝視動物?》約翰‧柏格

動物園永遠不會告訴你,動物在大自然的一切。因為當你知道動物生活在野外是何等精彩時,你就會發現,困養籠裏只餘下一個個空洞的眼神,毫無生氣。

在玻璃的另一端,坐着一隻和我們長得不同的生物,我們往往只被一刻的視覺衝擊吸引而走進動物園,但我們沒有想過去了解玻璃後的牠。牠怎會來到這裏?牠喜歡吃什麼?牠感受到什麼?然後你會發現,其實我們從不理解玻璃後的生命。

廣州「正佳極地海洋世界」北極熊奄奄一息。(資料圖片) 廣州「正佳極地海洋世界」北極熊奄奄一息。(資料圖片)
大象本是群體動物,日本最長壽大象「花子」,卻被迫在動物園內孤獨生活六十多年,最終孤獨老死。(資料圖片) 大象本是群體動物,日本最長壽大象「花子」,卻被迫在動物園內孤獨生活六十多年,最終孤獨老死。(資料圖片)

我們根本不想看見真實的動物

動物為了保護自己,必然帶有一定攻擊性,動物園於是築起圍欄和玻璃屏障,把會要脅到人的動物困住。在安全區內,父母抱着小孩,隔着玻璃「撫摸」正在進食的猛獸,小孩還會拍手大叫「好可愛」。遊人和動物的物理距離近在咫尺,但其實人和動物永遠都隔着一道鴻溝。

一旦玻璃和圍欄被拿掉,我們對不怎熟悉的生物的好奇,頓時化為恐懼。一個小孩無端闖進了銀背猩猩 Haramabe 被困養的石屎棲息區內,人類自定的「安全線」消失了,不知所措的人們只好拿起武器,用最簡單的方式消除恐懼──槍殺 Haramabe。

每次香港有野豬出沒,部分市民、警方、漁護署人員都如臨大敵,彷彿外星人入侵地球。人們看動物,要看的只是隔着圍欄,被迫喪失天性的動物;當帶着原始獸性的動物出現面前時,為了自身安全,動物「被死亡」,來得合情合理。

動物園只為滿足人類 動物成佈景板

動物在社會上,是阻礙發展的障礙物,而牠們在動物園內,則是被展示和利用作表演的牟利工具。所有動物都有躲藏的天性,無論動物園石屎棲息區打造得再貼近自然之景,但動動園的存在,就是為了滿足付錢來看動物的遊人。真正的保育,是保護動物的野性和棲息地,保育和動物園的意念,根本是自相矛盾。

「研究調查指,每名到動物園參觀的遊客,平均只花30秒至2分鐘觀看動物,例如在(美國)國家公園中花44秒觀看爬蟲類。大部分遊客也不曾閱讀介紹動物的標示牌。」

《Animals and Society》Margo DeMello

離開動物園之時,沒有多少人會記得動物的名字和習性,但人們的手機內,定必多了幾張隔着籠子與動物Selfie的全家幅。動物與人造棲息區內的假山假水,都只是人類自拍的佈景板;動物園只是家庭日、拍拖、紀念日的去處,動物的生命無關宏旨。

動物與人造棲息區內的假山假水,都只是人類自拍的佈景板。(資料圖片) 動物與人造棲息區內的假山假水,都只是人類自拍的佈景板。(資料圖片)

既然動物的生命根本無關宏旨,當人和動物利益發生衝突,人永遠凌駕於動物,Haramabe注定成為槍下亡魂,小野豬注定誤闖動物園而招至殺身之禍。

在此,文章獻給:

  • 被當成巴西奧運吉祥物,完成燃點聖火後,因掙開鎖鏈逃脫而被軍方射殺的動物園雌豹Juma(22.06.2016)
  • 因小童擅闖人造棲息區而被射殺的銀背猩猩Haramabe (28.05.2015)
  • 因聖地亞哥男子圖自殺擅闖獅區,因而被射殺的兩隻非洲獅子(22.05.2016)
  • 誤進海洋公園,於滑浪飛船水道淹死的小野豬(18.05.2015)
  • 於日本八木山動物公園逃脫,被獸醫的麻醉藥射中後抓回的24歲黑猩猩ChaCha。(14.04.2016)
  • 於東京騎馬俱樂部逃走至高爾夫球會,被獸醫的麻醉藥射中後,因藥力發作而掉進水池中淹死的2歲雄性斑馬。(23.03.2016)
  • 於加拿大Papanack Zoo私人動物園中逃脫,園主以「公眾安全為首」的理由而射殺的5歲非洲白獅。(29.02.2016)

對不起,我們的動物朋友。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