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3

【輔仁媒體】草根:大學——好可能是你最後的避風塘 (5482)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ee-ming Lee)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ee-ming Lee)

如果你仍然在學,可能會覺得筆者鳩嗡;如果你已經讀完書,你就會明白這件事有幾Sad。

今日番工途中,在行人隧道遇到一班行屍走肉的打工仔,突然有感而發。

「你讀咩科?What?文化研究?讀咩架?出黎社會乞食?」

「入咗大學,記得生生性性,為將來搵工做準備。」

「第日搵到份好工,賺到錢大把時間可以玩。」

這是筆者在大學時期聽得最多的話。你們可能也聽過類似的。

入到大學,你就要好好讀書,無謂的興趣就暫時放到一二邊。讀書以外的一切事宜皆是虛妄,不做也罷。

無錯,GPA 好重要,因為你「過3」時會好興奮;「爆4」時會好滾動。只要爆GPA,你就像手執四條「煙」,勝劵在握。你會以為所謂的「過3爆4」就是人生目標,為將來求職鋪路,甚至從此踏上康莊大道。

所以,大家要每日請摺起Hall,或者圖書館讀書寫論文,為每一個mid term以及final奮鬥。你最好就連飯也不要食;連屎都不要屙,因為這都是浪費讀書時間的無謂生理活動。

記住,你目標不是過3,而是爆4。當身邊的同學的GPA都過3,老闆還有必要請一樣成績的你嗎? 你又憑什麼要求更好的代遇呢?

你以為筆者是告訴你以上這些廢話,苦心婆心咁勸你專心讀書,然後做一個成功的專業人士嗎?

這不是一份讀書心得的報告文,筆者也沒有任何資格叫你好好讀書。相反,我希望大家盡情享受大學生活,有得玩就儘管放心去玩。你只需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就足夠了。

「負責任」才是大學最重要的課題。只有知道如何為自己負責任,你才真正意義上的畢業。

筆者要說的是,大學好可能是你人生最後的避風塘。

大學時期,大家放學隨時即興去食飯,然後直落K房唱貓頭鷹。如果還有餘力,仲可以直接再連上幾個小時lecture。On call36小時,這些日子你分分鐘比扮演醫生馬國明還要忙。而且,你可能會認為今日食唔成飯,咁聽日再約過囉。

不過,當大家畢業各散東西後,你就會明白要約齊腳食飯是幾難的一件事。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忙碌,即使大家無關節痛,要抽一整個晚上出來的時間都幾乎是Mission impossible 。你放假時,我要番工。即使早就約好,也可能因為某某要加班而取消。

好了,到終於約齊人的時候,你會發現大家的對話變得公式化,互問一下生活近況,或者各自吐苦水。想當年,再無聊的爛gag都可以講上半天。現在相聚時間濃縮得像濃湯寶,閒話就不如少說。 不知不覺間,大家背對背愈走愈遠,再難有太多交集。

如是者,大家由從前「聽日見」變成「下次見」,最後變「得閒見」。 沒有人知道這個「得閒」指的是何年何月。

另外,上lecture有問題唔明,你起碼可以周圍問人。除了Plagiarism之外,大學基本上沒有死罪。但一旦投身社會,如果工作有問題要問,你上司好可能第一句就劈頭大罵:
「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咁都唔識?你呀媽生到你咁撚蠢嘅?」

「你係白痴定弱智?咁都要問?」

除了每日帶伯母番工,打工仔還要小心一言一行,不然得罪客人、上司同老闆,隨時要收大信封執包袱。手停,自然口停。如果你還在清還Grant loan,或者正在供樓,你隨時連呼吸都要停,買張摺櫈去IFC天台排隊。

雖然咁講好現實,但讀書時你是消費者,打工時你只是被消費的那一個,這是不爭的事實。

大學有Sem break ,前前後後有幾個月假期,你喜歡去日本就日本,想歐遊就歐遊。打工仔呢?一年只有十天左右的年假,而且要提早遞紙申請,更不是老奉有得放。到時候想同朋友去旅行,幾乎是一種天方夜譚。

帶人話去旅行趁後生去,筆者認為倒不如趁讀書去。

大學生儘管談夢想,因為畢業後你可能會變成每日朝九晚六的喪屍。日復日地帶著無意識的空殻上班,然後拖著空殻回家,期待每個月的出糧日。你不會知道自己哪一日開始不再談夢想,只為糊口而活。

那一日可能是工作的第一年;又或者是第二年。當然,也有可能是畢業後求職受挫便一蹶不振,決定為生活而找一份自己討厭的工作。

無錯,GPA很重要,但不是大學中唯一重要的事。有些事情現在不做,將來就更加不會做了。你以為在大學浪費時間上莊很傻?花時間參與政治議題,甚至搞學運很天真?

不妨告訴你,這可能是你最後一次能夠天真的機會。一世人流流長,何不好好瘋狂一次?

最後,容筆者簡短地以一句話作結:「唔好摺,一摺你就摺一世,唔好回頭才發現讀書時沒有一件值得紀念的事」。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