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6

【香港01】曾志豪:非建制保住否決權 只是「永續困局」 (3064)

今屆選民超高意願的配票行為,其實已經向非建制派發出清晰訊息:我們要贏更多,不要再分裂爭食......每屆非建制派都羡慕建制派的配票工程,但每次都不願認真檢討,個個怕蝕底,譬如「預選機制」,十劃無一撇。

曾志豪

泛民成功保住超區三席。(李澤彤攝) 泛民成功保住超區三席。(李澤彤攝)

今屆立法會,如果以議席數目看,非建制有兩席進帳,上屆泛民佔28席,今屆則有30席。如果單以「保有三分一關鍵少數」的目標來看,當然是成功達標。然而,保住否決權應該只是非建制陣營的「底線」而不應該是「終極目標」,要改變香港政治困局,只能向前邁進,力爭立法會過半議席,化被動的否決為主動的發球權。

市民有心殺賊 結局仍是困局

但結果,縱使今屆又有雷動計劃,又有棄選,甚至又有天時地利的ABC、港獨議題,連泛民一直念茲在茲的神奇魔法——超高投票率都如願出現了,但考試成績,完全沒有進步,兩席的增加對立法會的話事權完全沒有影響,對建制派操控議會的生態完全沒有改變。枉費心機的一場大龍鳳過後,就像一枝球隊花了巨額金錢招兵買馬,結果成績只比上屆多了兩分,不單挑戰冠軍無望,連殺入歐聯資格都欠奉。唯一安慰獎,便是不用降班,以及發掘了一些超新星(朱凱廸、羅冠聰等人)。香港選民作為班主,難言收貨。

今屆選舉史無前例的出現了「棄選」的風潮,而選民也罕有的熱烈參與棄保策略投票行動,因為市民的政治意識醒覺,大家希望自己手上一票可以發揮最大政治價值,不單是要投給自己心儀的人,而是要「一齊贏」,要自己的一票不作「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市民受夠了「高票數低議席」的攬炒局面。市民不希望只守住三分一,這只是「永續困局」,市民希望配票能令更多泛民議員走入議會,重奪話事權。

但非常可惜,市民有心殺賊,卻無力回天,因為皇帝不急,市民再急也無用。

泛民不協調 只會繼續攬炒

政黨去到投票前兩天才宣布棄選,但時間太短,選民未必完全消化這個訊息,要知道仍有不少人堅持「跟民調配票是犯賤表現」,強調要有獨立自主的投票意向。這會抵消了部分棄選的力量。

其次,棄選的票應該具體投給誰人?或許礙於《選舉條例》,不能指名道姓,只能概括一句,投給同區其他候選人。但配票工程講求精密配合,如果沒有清晰指示,如何發揮棄保力量?

棄選也欠缺一些重量級人物參加,棄保效應未能完全發揮。譬如新界西,馮檢基民調一直大落後,但他堅持到底;如果他棄選,力谷其他泛民,則何君堯豈會入局?

新界東的鄭家富更是令人猜不透動機,過去四年已經退休做證婚律師,何以今屆突然出山?作為資深政治人物,他應該知道自己的出現,直接威脅范國威選情,結果最後階段不單不棄選,反而繼續力谷甚至搶范國威樁腳,結果攬炒,雙雙落敗,便宜了容海恩入局。

碰巧的是,新西和新東的結局,是造就了「西環契仔契女」一齊入局。

楊岳橋不時與張超雄一起拉票。(資料圖片) 楊岳橋不時與張超雄一起拉票。(資料圖片)

鬥則俱傷 合則兩利

你看楊岳橋大將之風,左救張超雄,右救慢必,他的理念是「一齊贏先係贏」;長毛更加寧死不告急,誓要力保慢必入局;連王維基也公開替其他區的ABC同路人拉票。非建制實在沒有分裂互鬥的本錢。

今屆選民超高意願的配票行為,其實已經向非建制派發出清晰訊息:我們要贏更多,不要再分裂爭食。

如果沒有政黨或有力的機構居中協調策劃,選民空有配票熱誠也不能完成任務,救鄺俊宇過度差點害死涂謹申便是最佳例子。沒有人知道自己這一票是「救票」還是「夠票」。

每屆非建制派都羡慕建制派的配票工程,但每次都不願認真檢討,個個怕蝕底,譬如「預選機制」,十劃無一撇。

甚至進一步,非建制派能整合嗎?香港政壇真能容納許多政治理念基本相同的細小政黨嗎?有冇必要合併,走向簡單集中的政治形勢呢?碎片化結果是割傷自己的手。

唯望多名資深議員退下火線,新人上場可以少點歷史包袱,多點配合,不要再甘於守住否決權便滿足。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