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8

【香港01】香港01:封殺張敬軒顯民粹歪風 愛國變「倒米」 (1307)

  • 2017年1月9日,湖南衛視《歌手》欄目在官方微博確認,張敬軒為此節目的首發歌手,而張敬軒本人也證實自己已經參加《歌手》,不料之後卻因為被質疑發表疑似港獨的言論,遭到大陸網民炮轟。直至上周六(1月14日),有消息指張敬軒退出《歌手》節目,據了解,在這次事件中,網絡民粹聲音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但這種民粹主義的過激行徑,實際上是為國家「倒米」。

封殺張敬軒事件中,網絡民粹聲音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封殺張敬軒事件中,網絡民粹聲音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如果張敬軒確實是港獨,那麼內地網民強烈抵制,就是「出師有名」。但客觀地說,張敬軒的言行很難稱得上是「港獨」,雖然他曾領唱爭取普選的社運歌曲《問誰未發聲》,甚至曾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期間,親身探望佔領者,但這只不過是「兩制」下香港社會的不同聲音。去年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亦主動邀請曾支持、甚至親身參與佔領的泛民主派議員會面,足見單是支持雨傘運動、政治取態傾向「黃絲」,根本不是一條「罪名」。

張敬軒顯非港獨 網民亂扣帽子

更何況,在2016年中菲南海仲裁案發生後,張敬軒就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場,並且曾於微博稱:「我生長在廣州......我是一個中國人,我由始至終都不是『港獨』,我堅決反對一切分裂國家的行為,這是我的原則。」但即便如此,在民粹的非理性情緒下,他還是受到內地網民的抵制。

尤其在這個過程中,一些地方政府或者部門,缺乏管控民粹的擔當和能力,害怕出事,遂以「寧左勿右」的投機心態,直接簡單地將張敬軒封殺。這樣的做法,或許對民粹非理性訴求有所交代,但結果,只會把更多無辜者推向對立面,從而損害中國形象。

要知道,中國現在已經是個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大國,內地的一些民粹化的觀點或言論,經由互聯網等媒體傳播,很容易在國際上引發關注或討論,甚至引發蝴蝶效應,從而對中國核心利益產生更大的負面影響。

周子瑜含冤「道歉」 民粹歪風誤事

其中一個明顯例子,就是曾在韓國綜藝節目中揮舞「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的周子瑜,結果被指摘為台獨。本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就具有「一中」意涵,為真正台獨份子所憎厭,而在「一中各表」下的台灣,周子瑜的行為再正常不過,尤其她只是一個少女,只不過按照自小以來的思維認知行事,很難說有特別政治含義。

但遺憾的是,這件事被另一個台灣藝人黃安炒作,他在微博上公開質疑周子瑜是「台獨藝人」。由於不少大陸網民,對兩岸分治六十多年來的台灣政治現狀缺乏準確認知,因此在黃安的煽風點火下,相當多的網民集體聲討周子瑜,要求她道歉。最終在這種民粹壓力下,周子瑜被迫公開道歉,事件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既為民進黨的蔡英文催出了許多選票,又加劇台灣人民對大陸的誤解,損害兩岸關係;此事更在韓國以至國際上惹來極大迴響,「中國以黨國機器欺負一個小女孩」的負面觀感被大書特書,嚴重衝擊中國的國際形象。

再如近日因為曾支持反服貿,遭到大陸網民抵制的台灣導演陳玉勛及其新片《健忘村》。本來在太陽花學運反服貿這事上,很多人其實並不是真的反服貿,也不是反大陸,更不是台獨,而只不過是反對當時的黑箱作業流程。要知道,台灣社會與大陸社會不同,台灣的政治文化受西方政治文化譜系影響較深,對程序正義十分敏感。對此,陳玉勛曾解釋道:「我贊成服貿貨貿,我反對的是當時的當局對服貿的黑箱作業,反對的是像玩笑一樣的立法程序,反對的是忽視民眾合理建議的態度。」

但是因為許多網民對此並不清楚,也不關心甚麼是程序正義,只關心「立場」,習慣了「先入為主」,所以簡單抵制陳玉勛和《健忘村》。這種同樣是出於民粹風氣的抵制、打壓顯然不當,只會授人以柄,刺激台灣人民,將他們推到對立面,讓他們被真正台獨勢力所利用,讓兩岸關係無辜蒙上陰霾。

縱有愛國之心 要分青紅皂白

對此,正如近日中央維穩辦副主任馬玉生在《人民日報》撰文所稱:「近年來,隨着我國綜合國力不斷提升…這就要求我們必須把握國際國內兩個大局,既要堅決維護事關國家政治制度和社會大局穩定的核心利益,又要努力爭取和平和諧的國際環境,特別要注意防止國際因素的倒灌效應和國內因素的溢出效應」。一些習慣官場投機文化的機構和官員,在這個問題上不可不察。

毫無疑問,不少內地網民的愛國心情可以理解,但流於民粹化的主張、不分青紅皂白地向別人亂扣「港獨」、「台獨」帽子,卻是極不負責任的行徑,不僅非常不利於團結爭取香港、台灣民心,而且只會讓人心漸行漸遠。基於此,內地有關部門和官員應該如同中央維穩辦副主任馬玉生所強調的那樣,必須要敢於擔當,提高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水平,以國際視野來管控好國內一些民粹主義過激主張,尤其避免這種非理性訴求在國際上產生溢出效應,從而損害到中國核心利益。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