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5

【香港01】任建峰:我的硬頸無價寶老婆 (779)

當時,我有不少學生都透過ICQ來找我問功課,老婆亦是其中一個。有一次,她突然發訊息給我,批評我沒有禮貌,因為我上一次與她討論完功課後沒有說聲Bye就關掉ICQ。我那時在想,「嘩,咁『寸』嘅?」

任建峰

她的硬頸令她堅持不被一些怪獸家長影響,要阿仔多些時間玩、看書、做家務。(視覺中國)

上年母親節,《香港01》就我與母親那份百感交集的感情做了一個【專訪】。今年母親節,雖然老婆說過不想我寫她,但我冒着跪玻璃的的危險照樣寫。

老婆與我是在大學時認識的。當時我是一個經濟系助教,她是我的學生。她上完我第一堂後,我在大學內有一個與她同年的朋友(大學的華人圈子不算很大,所以都會有一些不同學系的華人師弟師妹朋友)就八卦問我:

「喂,今年你教啲班有乜嘢華人?」

原來,我這個朋友認識我不同班內的大部分華人,說到老婆時,個朋友就說:

「嘩,呢條女好勁㗎喎,差唔多科科都H1(即一級榮譽)㗎!」

這就是我對老婆第一個印象。

我對她的第二個印象,是她很「寸」。當時,我有不少學生都透過 ICQ 來找我問功課,老婆亦是其中一個。有一次,她突然發訊息給我,批評我沒有禮貌,因為我上一次與她討論完功課後沒有說聲 bye 就關掉 ICQ。我那時在想,「嘩,咁『寸』嘅?」

因為有共同朋友的關係,我們逐漸熟絡起來,但我們從未有發展任何「師生戀」。我們開始一起都是我畢業後來了香港工作後的事,她亦因此放棄她在澳洲的資訊科技顧問事業,來香港轉型為金融機構資訊科技系統與項目的專家。以我所知,她的強項就是在一群麻甩IT佬面前一路維持甜美的笑容與友善的聲線,一路在各工作項目上「企硬」,直到群佬就範為止。

無錯,我娶了的這個老婆是一個很硬頸的人。她在家內覺得要堅持的東西就會堅持到底,就算是我、是我媽媽、甚至是她自己父母都「冇面畀」。當我又是硬頸、我媽媽生前又是硬頸的時候,大家就會火星撞地球。

但她的硬頸,亦是令我覺得能娶到她是我有福氣的最大理由。

老婆的硬頸,是令我覺得能娶到她是我有福氣的最大理由。(作者提供圖片)

她的硬頸令她堅持不被一些怪獸家長影響,要阿仔多些時間玩、看書、做家務,而少在校外「學嘢」,令阿仔較「精靈」及有自理能力。

她的硬頸令她不被她最後任職的「銀彈」、各種工作機會的引誘,在她決定想多些時間與阿仔相處時寧願平時「慳家」一點而辭退工作。

她的硬頸令她對奢侈品無動於衷,除了一些因為要與我出去「見人」而買了的少量所謂名牌外,就沒有去買到滿屋都是名牌貨。她最喜歡用的手袋,是以大概300港元在越南買回來的。

她的硬頸令她在媽媽病了後不計她倆之前的過節,默默地、不厭其煩地去研究各種方法去令媽媽開心及令她過得舒服一點,甚至為她洗澡、換大小二便。

她的硬頸令她完全不會「賣帳」給我,有她看得不過眼的事就一定出聲及堅持,好使我做人腳踏實地、不會飄飄然。

老人家時常都會說,一個男人讀什麼書或做什麼工作都比不上娶一個好老婆那麼重要。在結了婚這九年多,我愈來愈明白這個道理。我老婆的確是個硬頸無價寶。在今個母親節,希望所有男士都可以與我一起,高呼:

感謝老婆、母親節快樂!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