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4

【立場新聞】朝雲:無線一剪再剪記者會發言 橫洲村民:開頭我都想「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但我睇錯左 (1302)


 

無線一剪再剪記者會發言

橫洲村民:開頭我都想「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但我睇錯左

* * *

問:你地幾時搬嚟橫洲?

歐陽太太:由一出世開始。

父母喺七十年代相識結婚,我嘅太嫲(註:她父親的嫲嫲,即曾祖母)買左幅地搬入嚟,送間屋畀佢地結婚後住,一年後就有左我。

我地唔係原居民,但我太嫲、我嫲嫲、我父母、我同我下一代,五代人都住喺度。

你過嚟時見到,對面好多間好靚嘅洋房,只有四五年樓齡。但收地收到我地為止,偏偏唔駛收佢地。

依度啲原居民姓陳,佢地有門路係度買地起丁屋,再賣出去賺好多錢--佢地就叫原居民。

問:不介意引述?

歐陽太太:唔介意,事實喺咁。

* * *

問:兩位幾時結婚?

歐陽太太:我同你幾時結婚?

歐陽先生:01 年。

歐陽太太:(笑)。。。仲有爸爸媽媽,兩個弟弟兩家人,共有四戶人住喺度。

本來我地唔駛捱貴租做一世樓奴,死左可以繼續留畀下一代。但 2015 年突然話收地,以前從來唔駛憂住屋問題,而家就一直困擾。

* * *

問:訪問嘅緣起,就係無線剪輯你喺記者會嘅發言,同原意好唔同。當初聽到收地,你係咪好大方地諗過,其他香港人需要公屋?

歐陽先生:收到消息時當然唔開心,老婆由細喺度大,一定唔捨得,政府賠幾多錢,都買唔番依度。所以我安慰佢,香港有好多人冇屋住,如果攞嚟起公屋,犧牲我地或者可以幫到幾百戶,都覺得係件好事。

* * *

問:我從朋友看到記者會的完整發言。點解後來想法有變?

歐陽先生:因為愈嚟愈唔對路。一來政府冇同我地傾;二來我地「被犧牲」,有棕地唔用,只係嚟搵我地。政府優先考慮嘅係官商鄉紳嘅利益;唔係普羅大眾嘅利益。

一開始嘗試接受,係為公眾利益犧牲;但到頭來係為鄉紳犧牲,我地好不滿。

當我地知道真相,不斷搵政府,但政府唔理我地感受。所以我地同村民傾過,立場係不遷不拆。

我地唔係同市民作對,政府肯收番棕地的話,有更多市民受惠。

歐陽太太:最慘係睇番圖則,我地依度唔係起公屋,而係學校。

歐陽先生:大家都知出生率一直下跌。而家已經冇左雙非,元朗同天水圍面臨殺校。規劃完全出問題,嘥納稅人嘅錢。

* * *

問:由 15 年到而家,你地嘅感受有咩變化?

歐陽太太:憤怒、憤怒、非常憤怒。有冤無路訴,鬱結同無奈積壓落嚟,就快要爆,好憤恨香港嘅制度;好憤恨梁振英搞到香港不知所謂。好似廣州嘅烏坎村,難怪啲人會咁兩極化。

歐陽先生:政府從未同我地傾搬遷賠償,只係畀左一本佢地沿用嘅指引。我睇過條款,最多只賠六十萬。當年用四五萬買依幅地,可以買到旺角一個單位。

歐陽太太:而家連廁所都買唔到。

* * *

問:你對無線的刪節有何感受?

歐陽先生:最初五六點出嘅版本,有提到盲搶地,我覺得 OK。但到七八點就 cut 左少少,到深夜就 cut 剩「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我睇哂好幾個版本,好明顯係編輯緊,覺得第一個版本令公眾知道不滿,跟住改改改,改到最後好似幫哂政府,願意搬走。

正如我所講,開頭我地想用好市民嘅態度諗呢件事,因為我地都知,小市民好難改變呢個政府。但我地唔知有咁多黑幕;唔知政府完全唔理村民感受。係政府迫我地要反對佢。

就算畀好多錢要我地搬,一千萬二千萬。。。對我地都係損失,我地都拒絕搬走,世界上有啲嘢唔係用錢衡量。

政府真係冇地?私樓啲地邊度嚟?泥頭山又係乜嘢嚟?

元朗有一個好舊嘅屋邨叫元朗邨。政府拆左重建,大部分賣畀地產商起私樓,即係而家嘅「世宙」,得番兩幢公屋(註:朗晴邨)。

政府有心起公屋嘅話一定做到,唔駛等我地幅地,只不過佢地鐘意將地賣畀地產商,話冇地只係呃緊市民。

開頭我都想「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但我睇錯左。政府先諗自己同大財團嘅利益,不斷壓榨小市民。

* * *

問:兩位小朋友,你地想搬走定留低?

姐姐和妹妹:留低。因為依度好大,可以養貓同喺出面踩單車。

 

作者facebook專頁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