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7

【評台】特約轉載:姚松炎 乾淨的矛 刺穿「專業」的污穢 (4330)


Google輸入姚松炎的名字後便會出現「橫洲」、「合作社」、「立法會」、「房屋」、「單車」等關鍵字。「議會失去了姚松炎」,大約都可以想像到香港會失去什麼。

我是一名建築師,曾經在2016年「建測規園」界別立法會選舉為姚松炎助選。

初次見面是在「倚南窗」一個關於劏房的展覽,聽到說「一個按揭遊戲的終結」的故事而被他啟發了。他的「演說」是能讓我的母親也聽得懂為何香港樓價會如此難以負擔。他不止是說出殘酷現狀,更提供解決方案,說「合作社房屋」是香港出路,只要房屋不再淪為炒賣工具,香港人能安居樂業並不是天馬行空的想像。

其後我分別從「建測規園」界不同界別人士收到邀請,讓我成為他的助選團,心想:「有冇咁把炮?咁多人幫你搵人?」到後來我便知,「口說」支持的人多,「行動」支持的人少之又少。現今建測規園界別存在大量建制old seafood,當中不乏老闆級人馬,任何公然與自稱民主的候選人成為一伙,前途馬上變得暗淡。想繼續「搵食」的當然要跟姚松炎劃清界線。

有一次我與女友到百老匯電影中心看一部名為《自己地球自己救》的電影,完場後竟然見到姚松炎獨自看完電後坐在駿發花園旁邊花槽按着手機。雖然之前沒有與他說過太多話,但沒想太多就上前找他談談戲裏的理想世界在香港是否能實現。誰不知一談便3小時。由香港現况,談到如何在香港實踐社區經濟生態、永續農業、教育、政治以及他是如何走到社區落地實踐環保概念。

未認識他以前,未知什麼是「實踐型學者」,現在終於明白了。

自此之後,對於為何要為他助選再沒有疑慮,決定要全力協助他成為建測規園界的議員,希望他能用「落地」的專業知識去影響政府。

競選期間,他說:「呢場係硬仗,要喺689票倉獲得一席民主派嘅議席似乎要靠奇蹟出現。但唔可以放過選舉期的曝光時間,要做一些有啟發性的宣傳活動,就算我輸咗,都可以留一啲新概念去啟發民眾。」

就是一句說話讓我們做個半死,用最後6個星期為3個選舉活動分別製作短片。分別是單車友善城市,Makers City及重塑公共空間。在拍攝單車短片的過程中,才知道他是首次於港島馬路上踩單車,亦在同一日,與他共同創造了「天光Ride」這個概念。

就在他剛上任後的的10月尾,我們連同單車組織Bike The Moment發起了單車上班運動,於香港島進行了為期19星期的「天光Ride」行動。於最後一次成功召集超過100人完成百人單車上班的壯舉。

姚松炎一直都十分強調,真正的力量,一定是來自民間,若果眾人能夠為着自己所關心的事情去發動公民運動,在民間集夠氣,就可以透過他在立法會這個渠道將民間聲音帶入政府,向政府拖壓,改變施政方針。而我們的「天光ride」就是他一直聯繫着的其中一條民間戰線,外內夾攻政府。

專業知識 語言偽術無所遁形

有永遠用不盡精力的姚松炎除了同時連結着10多條民間戰線,更可怕的是他對政府的監察能力。剛當選還未正式成議員的時候已經聯同朱凱廸在橫洲事件逼令局長們與他們展開會議,令局長們親口承認「摸底」行為。

事實上專業人士是最能夠揭破政府謊言,讓政府不能再用一些技術用語去欺騙大眾,蒙混過關。姚松炎在利用專業建築法例、工程合約、規劃程序、基建超支等議題上發揮了最大作用。從前政府認為可以用專業包裝隱藏魔鬼細節都一一被姚松炎揭破。難怪會成為政府眼中釘。

短短9個月任期,已經從四方八面向政府進攻。在財委會中的基建超支議題提出「挪威方案」、踢爆撥款時「價格調整準備金」沒有其事、舉辦橫洲規劃設計比賽,提出三贏方案、拆解西九故宮沒有按程序諮詢、倡議單車友善政策單車、連同各方學者制訂規劃藍圖《2030+》的民間方案以及農業政策「里山倡議」等等,不能盡錄。

還記得有一次我問他:「你不覺得政治很污穢嗎?為何不選擇繼續做一個『實踐型學者』,要跳入政治這潭渾水?」他輕輕說道:「當你真正去『實踐』理念,把問題的源頭找出來,就不難發現很多社會問題都來自『政治』,不跳進這個源頭,問題是解決不了的。」他輕鬆笑了一下再道:「污穢的是『政客』,不是政治,我入議會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讓年青人知道,政治可以是乾淨的。」

「議會失去了姚松炎,代表香港失去了什麼?」除了失去了一道監察政府的重要防線及可惜的是失去了民間戰線攻打政府的其中一支矛頭。

今天政府用污穢的手段,粗暴奪去姚松炎的議席,並不代表我們輸了,然而民間戰線將會更加強大,以群眾力量重奪我們的議政權利!

文﹕黎永鋒

編輯﹕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議會失去了香港失去了」專題(2017年7月16日)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