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3

【蘋果日報】馮睎乾:在地鐵找公義的媽媽 (857)

Facebook截圖

一位母親帶着自閉症兒子坐地鐵,孩子不知怎樣踢到旁邊的老伯,老伯憤而打他一下,媽媽查問後,連聲道歉,可老伯依然惡形惡相。其他乘客開始「主持公道」,一個說「教吓你個仔啦」,一個說「打佢咪打佢囉」,車廂內似乎人人認定她「蝦阿伯」,更有人罵她「白粉婆」,結果媽媽崩潰了,哭成淚人。轉車時她繼續跟老伯理論:「我個仔唔小心踢到你,我講咗八次對唔住,你專登打佢一下,你都要同佢講句對唔住。」阿伯霸氣回應:「我係老人家,講咩對唔住?」老伯轉車走了,然後警察到場,媽媽說要討公義,警察答:「我哋當咗十幾年差都追求公義。」
以上情節,根據那媽媽張貼的千字文撮寫,我也看過網民拍的短片以及報紙訪問,即使說不上對事件瞭如指掌,也算知道大概。那媽媽有兩個兒子,一自閉一智障,可想像早已受盡白眼,應該百煉成鋼,所以知道兒子被打後,仍能沉得住氣,連說八聲對不起。為什麼要說八次呢?顯然是阿伯餘怒未消。老實說,我也不喜歡小孩,連小時候的自己也覺討厭,若有屁孩跺我一腳而不道歉,我肯定出獅吼功。但如果那小孩肯說聲對不起,或由父母代說,我都會立即收貨,講聲「唔緊要」。但嚴重得要媽媽道歉八次,那個孩子若非出了天殘腳,就一定是風神腿,老伯有沒有重傷?抑或老伯也有躁狂症?躁狂不打緊,但請勿說「老人家講咩對唔住」。醫藥進步,很多人長命了,包括壞人,各位緊記:不是人老會變壞,而是壞人會變老。
但真正令母親崩潰的,根本不是打人阿伯,而是地鐵內那些嘴賤的「正義聯盟」,一聽那句「白粉婆」,也猜到「義士」是什麼貨色吧。母親和阿伯的衝突,說到底是小事:一個在道歉,一個在怒視,有什麼好評論?若非有人圍攻,相信那母親也不致失控。所謂公義,有時可以很簡單,就是在你所知無多的情況下,閉上嘴巴。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