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1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新春閒思 (628)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新春開筆,祝讀友們新年快樂,恭喜發財!
儘管自民國成立後,已由夏曆改為西曆,農曆正月初一改稱春節,但華人社會仍然過農曆年,並視之為最重要的傳統節日,西方人也稱農曆年為「中國人新年」。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是我喜愛的春聯,這聯語採同字交叉對法,而道出深沉的人生況味。它其實出自唐代劉希夷的詩作,詩題是《白頭吟》,全詩主旨在最後結句:「宛轉蛾眉能幾時,須臾鶴髮亂如絲。但看古來歌舞地,惟有黃昏鳥雀悲。」意思是歲月不饒人,勸人們珍惜少年時,憐惜白頭人。
但我對這副成為春聯的詩句,卻有更廣闊的理解。花相似,人不同,可以解釋為有些人在過去一年已經離去,成為令人緬懷的身影;也可以解釋為許多人因為言行的改變而導致面容也改變了,同樣一個人,卻已是你不認得的人,就像你熟悉的香港也變到你不認得一樣;亦可以解釋為今年有了一些新朋友,於是所見的人也與去年不同,這是讓我感覺良好的「不同」。
農曆年我去了台灣埔里度歲,在台灣的國立暨南大學校園,再度欣賞盛開的櫻花。2008年除夕老妻離世,在暨大的老友翁松燃教授邀我前去度歲散心。今年是第十年了。我重遊舊地,花相似,人也相同。他仍然在暨大任教,而他比我還年長兩歲,卻精神奕奕,談興甚濃,依舊有知識廣博又知人論世的氣度。他說他從大一到博士班都有開課,大一學生很多,許多人叫他翁爺爺。自1999年在香港中文大學退休,到這裏作育英才已十七年矣。出遊見盛開的櫻花固然好,但見相同的人更有意義。我們的話題至少對我來說是很有意思的。
講到對聯,想起也正好是十年前,我在名采有一個專欄,那時我記敍了一些名聯、諧趣聯、粵語聯、無情對和絕對。引來不少舊學根底頗深厚的卧虎藏龍出手,紛紛對出「妙人兒,倪家少女」、「食包包食飽」、「冰比冰水冰」和「思絕對,吟絕對,絕對對絕對,絕對絕對」的下聯。最令人費盡思考的是當時有人提出的世紀絕對:「金日成正日,日成金正日」。「日」為北方話「屌」的意思。大陸有人曾將「人民日報」稱為「日人民報」。這一個上聯真是出得太巧妙,也太難對了。結果還是有人對出:「馬歇爾才歇,歇爾馬才歇」,雖巧妙和意思不能與上聯比,也算難得了。
當時有一讀友金弓君,提出一個下聯,徵求上聯,下聯是:「立國全憑一口戈」,它的難處是「國」字含一口戈三個字,又體現出靠暴力革命建立政權和以暴力維持政權的事實。對出上聯的來件甚多,顯見民間不乏高手,最後由金弓君選出上聯為:「建廟宜擇十月早」,「廟」字含十月早三字,亦符合事實。中共政權確實是:「建廟宜擇十月早,立國全憑一口戈」。
十年思往,有大不同的人與事,亦有仍然不變的人與事。以此遐想踏進狗年。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