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2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春晚的臭腳 (1801)

■大陸網民說:「春晚就是把一年當中的假大空文化推向巔峯。」

大年夜央視的春晚,香港人很少關注,在大陸就好大件事。中國新聞網報道:「2018年央視春晚成功播出,海內外收看觀眾總規模達11.31億。」數字嚇人吧?是真是假?有大陸網民說:「如果是真的,說明我們有多麼好的人民,如果是假的,說明我們有多麼好的統計部門;如果人們相信這是真的,說明我們有多麼好的教育部門,如果人民認為是假的,說明我們要多麼好的維穩部門;如果領導認為這是真的,說明我們有多麼自信的領導,如果領導認為這是假的,說明我們有多麼堅強的領導。」每一句都值得思考的評論。
2018年春晚最大的亮點,是一幅長30多米的《絲路山水地圖》,由《國家寶藏》主持人張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就是跟林鄭簽約的那人)、香港世茂集團主席許榮茂共同在晚會上展示。據稱,這國寶級文物,原是明代宮廷藏品,後流落日本,最後由許榮茂出巨資購得,送給北京故宮博物館。看上去是一個商人演繹的動人的愛國故事。
但動人故事立即受到動搖的質疑。首先,絲綢之路這個用詞,是十九世紀六十年代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Ferdinand von Richthofen,1833年-1905年)首次提出的,他在旅行紀《中國》第一卷,將從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間,中國與中亞、中國與印度間以絲綢貿易為媒介的這條西域交通道路稱之「絲綢之路」,比李希霍芬早四五百年前的明代如何會有以絲路命名的作品?其次,絲綢之路的起點為長安(今西安),而這幅所謂的《絲路山水地圖》的起點卻是嘉峪關,嘉峪關始建於明朝洪武年間(1372年),目的是抵禦西、北兩面蒙古帝國的殘留勢力,明朝與西域各地根本沒有正常的貿易往來,絲綢之路到了明代已經壽終正寢。其三,既是絲路山水,地圖上一定會展現中東、印度各地的風土人情,而這幅地圖描繪了兩百多個城市,全部都是中國山水。
原來這幅畫的背面,有清末民初琉璃廠著名書店「尚友堂」的題簽《蒙古山水地圖》。北京大學教授林梅村據稱研究了8年,確定是明代作品。明朝將包括嘉峪關在內以西的地方統稱為蒙古,故這幅地圖就命名為《蒙古山水地圖》。此圖所繪的地點,都在現在的中國境內。
為了刻意迎合中共推行的一帶一路政策,於是把一幅同絲路沒有半毛錢關係的《蒙古山水地圖》改名《絲路山水地圖》拿來捧臭腳。有網民問:北大林教授號稱用了8年時間研究這圖,難道不知改名為《絲路山水地圖》有違學術的基本準則?故宮單院長總攬百萬文物,難道不知歷史事實豈可隨便篡改?
真是開玩笑!在中共治下,哪有學術?哪有歷史事實?一切都是政治,包括仍然在捧一帶一路臭腳的林鄭政權也都是只有政治。
大陸網民說:「春晚就是把一年當中的假大空文化推向巔峯,……春晚收視率的高低顯示一個地方愚昧程度的高低。」如果真有11.31億人收看,應該絕少也幸而絕少香港人。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