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6

【香港01】香港01:最低工資調整至70元 非天方夜譚 (1433)

  • 將最低工資提高至每小時70元,比現行的34.5元足足多出一倍,乍聽之下極為不合理;然而真正不合理的並非70元這個水平,而是社會接受現時工資偏低的現實。本周一(12日),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討論貧窮問題時,議員陸頌雄就提到現時最低工資的水平相當滯後,無法有效滅貧,可見最低工資力度不足。事實上,即使將最低工資提高至70元,也只是確保市民能負擔起在香港生活的基本使費;而保證每個市民能活得有尊嚴,是政府應該負起的責任,並不過分。更重要的是,「70元最低工資」不單有助滅貧,還可以推高香港整體薪酬水平,製造一場「薪酬革命」,壯大香港的中產勢力。

  • 上一篇文章已解釋最低工資不是洪水猛獸,接下來要論證的是,最低工資時薪70元也不是天方夜譚。

不少基曾打工仔呻,最低工資追不上通脹升幅,令生活愈發艱難。(資料圖片)

改善勞工待遇不只為基層

部分傳統的經濟學者相信,只要經濟不斷發展,貧富懸殊便會改善。1950至60年代,經濟學者Simon Kuznets更提出了「倒U曲線」的假設,認為人均收入剛開始增加時,社會不公亦會隨之增加;但當人均收入越過一定分水嶺,社會不公便會減退。這種偏向自由主義的想法顯然與香港的現實經驗不符;即使再參照德國,其基本堅尼系數亦達0.5,與發展中地區無異,但在除稅及福利後,則回落至0.28的低水平。由此可見,只有透過政策規管,才能改變社會不公的情況。

現時香港有很多因素,令整體工資受壓逼。香港奉行低稅率政策,未有像外國一樣向富人課重稅,以進行財富再分配。最低工資可以迫使企業改善勞工待遇,某程度上補救嚴重的貧富不均問題。此外,香港大部分工會組織鬆散,又欠缺集體談判權,難以向資方爭取合理工資,故此香港也不可能像瑞士這類國家,由工會代表與資方議定薪金,近日九巴工會爭取加薪的運動,更見工會勢力的不足。而且,在資本主義主導的秩序中,工會本身就欠缺力量與資本家討價還價,故此政府更是責無旁貸,必須主動立法規管最低工資。

郭偉強指,認為最低工資水平應高於綜援金額及隨通脹作出調整,才有吸引力鼓勵市民重投社會工作。(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調高最低工資,並非單純只為了低下階層的勞工,亦是為了改善香港整體薪酬階梯。基層勞工工資提升,自然會帶動低、中層勞工工資上升,產生廣泛的漣漪效應,最終影響的並非只限於薪金比最低工資低的勞工。事實上,自從最低工資政策推行後,中階層勞工的收入亦有相應增加。2011年最低工資剛實施後,除了工資第10個百分位大幅增加17.7%,中位數以至第90個百分位的工資亦相對提高;此後,2013年和2015年調高最低工資時,亦有相同現象。由此可見,最低工資政策對整體勞工亦有利。

最低工資70元合情合理

最低工資委員會釐訂最低工資水平時,會參考包括整體經濟、勞工市場、社會共融,以及競爭力等四大方面所組成的「一系列指標」。然而,「一系列指標」包括的項目眾多,卻沒有清楚標準,故此有智庫及勞工團體建議,參考國際通用標準,以全港工資中位數的比例(例如中位數的60%)作衡量。不過,兩種辦法各有流弊。現時從「一系列指標」得出的最低工資過於保守,能夠直接受惠的勞工日益減少。2011年首推最低工資時(每小時28元),直接受惠的勞工多達27萬,但此後三次上調最低工資,惠及的勞工銳減,尤其是去年5月將最低工資上調至34.5元時,竟只有9萬人,佔整體勞工的3%。

受政策影響的人數少,並非表示香港勞工的生活水平已然不錯,毋須依靠最低工資保障。 現實上,有不少低下階層仍然無法獲得有尊嚴的生活。香港的生活成本不菲,根據2014至15年的調查,公屋住戶的每戶開支中位數達11,700元,同時段的公屋住戶入息中位數,則不過每月14,000至14,500元,只能勉強支付這筆開支。經歷過四年的通脹(約6%),這筆生活開支想必更大。假設將最低工資上調至每小時70元,每月的基本收入大約為11,000至15,000元(假設每周工時介乎36.5至50小時),其實只算是保障勞工家庭的基本生活條件,並不過分。

清潔工羅智偉形容,最低工資加兩蚊,根本追不上通脹。(王丹麟攝)

另一方面,國際上不少設有最低工資的地方會以工資中位數作為參考數據,當中水平較低的地區,如美國,最低工資只是工資中位數的35%(個別州份可能與聯邦標準不一);而較高者,如法國,則高達60%。現時香港的工資中位數為每小時65.4元,調高至70元,最低工資將是中位數的107%,無疑遠比現有任何例子都要高。

然而,香港的經濟民生與外國不盡相同,引用工資中位數作參數時不宜過於刻板。香港貧富懸殊情況嚴重,2016年的堅尼系數為0.539,堪比非洲的發展中國家;即使計算稅收及政府福利後,仍達0.473,遠比其他先進地區都要高(0.25至0.35之間)。最低工資政策有必要更大膽,才能有效收窄貧富差距。更何況,70元的最低工資亦只是保障每個家庭的收入能追上香港的基本生活開支而已。

當然,馬上將最低工資提高至70元,會產生很大的經濟與社會問題,不應妄想一蹴而就。但政府必須有更大決心提高最低工資保障,才能造就公平合理的就業環境,拉近貧窮差距。按理,「每小時70元」本身也不是一個固定指標,只是現階段的一個合理目標而已。

閱讀下一篇:70元最低工資 應該如何實行?

其他倡議專題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