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6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畏縮 (1280)

■梁耀忠(前右一)日前建議民主派議員在影相後一同叫「結束一黨專政」口號,惟未獲民主派共識後作罷。資料圖片

只因新任人大常委譚耀宗一句威脅的話,就讓泛民議員在叫一句「結束一黨專政」的問題上陷入天人交戰之中。除了毛孟靜之外,其他說「無問題」的也有點勉強,而低聲討論後,終於毛孟靜向記者表示:「有人反對,對唔住。」
這幾分鐘的錄影,推搪迴避畏縮,也夠難看了。
修憲把「共產黨領導」寫進憲法後,叫「結束一黨專政」口號就不能參選立法會了?新修訂憲法有「一黨專政」的提法嗎?中共承認自己是「一黨專政」乎?
毛澤東在1940年發表的《新民主主義憲政》中,有這樣一段話:「他們口裏的憲政,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他們是在掛憲政的羊頭,賣一黨專政的狗肉。我不是隨便罵他們,我的話是有根據的。這根據就是他們一面談憲政,一面卻不給人民絲毫的自由。」(《毛澤東選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
當然,毛所講的是國民黨的「一黨專政」,儘管現在引用這段話,人人都會知道是指甚麼黨了,但有老祖宗的鴻文在,中共至少不會正面肯定「一黨專政」這用詞,因此譚耀宗的話無憲法依據,完全出自恫嚇,目的極可能是要試試這批泛民議員有多麼窩囊。
沒錯,以香港今天的政治態勢,甚麼事都會發生。但於法,因沒有牴觸憲法條文,應不會輸;於理,既然民主派一向認為在六四喊「結束一黨專政」是對兩制的體現,那麼也必須堅持。不過議員們此時似乎已不去考慮法與理了,反正小心為妙,識時務者為俊傑,不必爭一時之氣,如莫乃光說「我諗唔需要」也。
人生在世,有些事可以妥協,可以識時務,可以不爭一時之氣,但有些事是不能退讓的,尤其是與自己的志業操守直接有關的事。本土派或認為六四叫一句「結束一黨專政」流於形式,甚至指為「大中華膠」。但自動不再講,同被威脅不能講,是兩回事。前者出於自願,後者是對言論自由的限制,是在威脅下的畏縮。而立法會議員為甚麼在議事堂上的所有言論豁免追究呢?就因為他們是市民的代議士,代表的是選民的意志。如果在一個無根據的恫嚇下,就自動收聲,那麼日後議會討論一地兩檢、中港融合、捐款賑災、東北地區向大陸開放、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討論任何閹割港人權利、「顧全大陸」的議題,在服從憲法的共產黨領導條款之下,立法會議員都不能置一詞了,民主派都要識時務免被DQ了。如果這樣,要議員來做甚麼?
牽涉議員的職責,牽涉議員絕對不能放棄的言論自由和尊嚴,退一步絕對不是海闊天空,而是退一步就會繼續退下去,退一步就意味着你把權位看得遠重於你應盡的責任,退一步不僅是放棄你個人的言論自由,而是放棄民主派的言論自由,帶頭葬送廣大市民的言論自由。
或問:你這樣說,是想所有的民主派不妥協,都被DQ,讓立法會清一色是建制派嗎?這當然非我所願。但倘若既無法在議會以投票制衡、又放棄發言制衡職責的話,這樣的民主派與建制派有何分別?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