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4

【蘋果日報】世道人生:怕甚麼? (3164)

昨天在立法會答問會上,林鄭回答會否成立調查委員會,去了解旺角事件成因。林鄭斷然拒絕,「答案係唔會」,指如真的要成立委員會調查,就應調查一下,多年來是甚麼人去灌輸違法達義、以身試法、公民抗命的訊息予大眾。
明顯是答非所問。首先,甚麼人提出甚麼訊息,是言論自由的範圍,根本毋須調查也不會調查到任何結果,而議員提出的旺角騷動,和1956、1967兩次騷動一樣,是群體的非言論層次的行動;其次,公民抗命強調非暴力抗爭,而旺角事件從律政司提出的控罪和法庭的判罪來說,都是暴力行動,調查非暴力的公民抗命與調查群體暴力事件,完全是不同層次。林鄭將之混淆,以及從她迅速說「唔會」,顯現她對調查極畏懼。
林鄭搬出「法庭已經作出裁決」來對旺角事件「定性」。這是倒果為因的說辭。事實上法庭的裁決正是根據政府對事件的定性和檢控而來。如果事件發生後,立即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的結果會是甚麼?會是猶如事件發生次日特首梁振英即說的是「有計劃有預謀的暴動」?還是一次「警民衝突」?是「暴而後鎮」還是「鎮而後暴」?參與者是帶了大批暴動武器有備而來嗎?還是臨時被警方的過火行動比如向天開槍等所激發?此外,有沒有黑社會介入其中,或由黑人物先挑動?從梁振英參選特首時的上海仔飯局,當選後愛字堆湧現,金毛仔派錢組織反示威,和在旺角事件剛出現,梁振英與林鄭就忙不迭地為事件定性,以及當時嚴拒設委員會調查,這些事態不能不令公眾有所懷疑。
如果公眾懷疑的不是事實,如果事情真如689所說,是「有計劃有預謀的暴動」,那麼從錄影找出的各方面證人去作陳述,從本民前的參與者的證詞,事件發生的時序等等,應該可以找到或找不到689所定性的證據;如果找不到證據,或找到其他成因的證據,那麼事情真相也有一個水落石出。
另外,調查也可以將旺角事件與六七暴動的規模、傷害等作比較,對法庭量刑應有參考意義。
現在的情形是不讓所有的參與者和在場觀察者作證,而只是按689的定性去作檢控,而控罪也是未經調查即認定的「暴動」,法庭的過重判刑更使社會譁然,對香港法治體制和司法獨立、公正在市民心中造成的傷害,可說極為嚴重。
從梁振英到林鄭,如此抗拒獨立調查旺角事件的原因是甚麼?他們怕甚麼?
且用美國國父華盛頓關於言論自由的一段話來解釋:「為甚麼要禁止言論自由?只有三個解釋:一、它過去做了壞事,怕人們提起;二、它正在幹壞事,怕人們批評;三、它準備幹壞事,怕人們揭露。總之,禁止言論自由一定與壞事相關,絕對不是好事。」
作為開國元勳和總統,華盛頓認為只要沒有做壞事,就不怕人提起,不怕人批評,不怕人揭露。換句話說,只要怕人提、怕人批評、怕人揭露,那就已經可以肯定是做過、在做或準備做壞事了。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