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4

【關鍵評論】吳馨恩(壞情感):不用飲管「直接喝」最環保,這種說法是對女性生命經驗的忽視 (2786)

台灣環保署禁塑膠吸管(飲管)政策公布之後,與「環保吸管」相關的質疑與爭議越來越多,從安全、衛生到製造過程的汙染等,都產生了非常多的熱烈討論。有一種質疑聲浪是,環保吸管的製造過程一樣會消耗能源、汙染環境,那不如「直接喝」就好了,這樣似乎是最環保的方式。但筆者作為女性的生命經驗告訴我,這種說法是對女性生命經驗的忽視,隱含了男性特權/陽剛霸權在內。

一、吸管使用的性別化

在父權社會中,對不同性別有著不同的期待。男生要陽剛、女生要陰柔,而在「吃相」這件事情上,也存在性別化的規訓。

女性長期被期待吃東西要「秀氣」,許多家長、同儕與外人們,都要求女性吃喝東西要安靜、闔嘴、小口、細嚼慢嚥等,這形成一種有形無形的社會壓力,也塑造了女性的生活飲食習慣。也因此,由於喝飲料使用吸管,正符合都女性的期待,所以在我的成長經驗中,女孩子使用吸管的次數是多於男孩子的,因為這樣看起來比較「淑女」。

二、避免唇膏掉色的需求

畢竟我們身處父權資本主義社會,在職場歧視、消費文化與性別期待的交織影響下,女性比男性更被要求要化妝,甚至有些場合視作是基本禮儀與明文規定。那就不得不講到,唇膏與吸管使用的密切關聯。

包含我在內的許多女性,化妝吃東西最怕的就是「唇膏掉色」,我們也很想盡情享受美食,卻又擔心等回要去洗手間補妝,老實說很是麻煩。所以這時候,吸管的使用就可以減少這層焦慮。辦公室裡一杯手搖飲料補充糖分,又不需要來來回回跑洗手間補妝,也可以避免被上司以「妝容」或「常不在座位」刁難。

三、懷孕臥床的經驗

除了少部分跨性別與間性人族群,大部分會懷孕生育的是女性,然而在待產到分娩完的時候,經常必須要長時間臥床,很多事情並不像平常時方便。我身邊許多有懷孕生育經驗的女性親友告訴我,在這段期間內連吃喝東西都成了問題,很怕東西會灑滿整個床榻,這時候吸管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試著想想,平常再怎麼大剌剌的女性,在臥床期間也不能像過往一樣,即使平常沒有使用吸管的習慣,也可能會為了能方便飲食而使用。

結語

或許講到這裡,會有人反駁我說,這些女性生命經驗都是父權枷鎖,所以我們應該拋棄它,鼓勵女性「直接喝」才對。但女性主義並非對女性的另一種規訓,女性還是可以選擇用自己習慣的方式生活。

而且也不是所有女性都有足夠安全平等的環境,讓她們選擇不受拘束,這是目前的物質現實,所以女性主義更強調女性的選擇權,以及對女性處境的分析,讓女性經驗及需求能被平等地重視善待。所以總結來說,環保吸管對於許多女性而言,也是一種不可或缺的發明,它給了女性更友善環境,可以同時關心自身需求與地球的方式,也因此環保吸管是女性主義的另類象徵。

本文經吳馨恩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