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6

【蘋果日報】世道人生:多元與單元 (869)

6月15日,特朗普發表關於貿易制裁中國的聲明中,首先強調「中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習主席是偉大的領導人。習主席和我永遠是好朋友。」接下來說,「如果只對盟邦施加關稅,而放過中國,會造成盟邦心理的不平衡。」
然後說,「為了拯救中興,我得罪了兩黨。他們此前一直在勸我以『國家安全』為上,對北京施以重拳,但我考慮到特金會籌備而放棄。……現在,他們又企圖推翻我們和中興達成的協議。」
「最重要的是,過去一周,我支持的共和黨參選人在參議院席位的爭奪中,……我必須考慮他們在今秋中選的利益。」
最後才講到對中國500億美元商品徵收25%的關稅,不過他說,「我沒有追加1000億,也算是一種克制。」
總的來說,特朗普說習主席是他好朋友,但考慮到盟邦、國會兩黨,尤其是面對中期選舉,對中國加稅情非得已。
我想起幾十年前我老爸拍電影,找當紅的大明星,有一個說,我們是老朋友,片酬無所謂了,「都係阿珊(他老婆)囉,她很想要××錶,如果你送她一隻,我接這個戲會好做些。」那時候,有東方差利之稱的伊秋水,片約多到排不出檔期,於是製片人要另給阿嫂一筆「叫醒費」,作為叫他起床的費用。
這種人際交往中常有的推託與特朗普的託詞相類。
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6月15日在美國海軍學院畢業禮上演講,提出中國一直以來試圖改寫現行的國際秩序,是美國潛在的對手。他說:「明朝看起來是他們的模式,當然以一種更強悍的方式,要求其他國家成為他們的朝貢國,對北京叩頭;推行『一帶一路』,而這個多元化的世界是有很多帶很多路的;他們將南中國海軍事化,並利用掠奪性的經濟手段讓其他國家對中國累積巨大債務。中國在全球擴張,認為中國不希望在全球複製他們國內的專制模式,那是不現實的。」
國會、國防部長跟總統唱不同的調。這是現代文明國家的多元化表現。你搞掂總統都沒有用,國會有不同意見,甚至國防部長也有他的戰略意見。整個社會有許多不同的利益團體,它們也各有意見。另外還有長期作戰略和政策研究的各種委員會,各大學的研究機構。當然,更重要的是有選舉,所有從政者都要考慮民意取向。
專制國家最大的問題之一,是一黨專政,一元化領導,從報紙言論、學術研究、國會,到政府官員、國家領導人,都只是一個聲音。甚麼「厲害了,我的國」,「從富起來,到強起來」,不可一世。美國開打貿易戰後,中國官媒從開始講「美國亂揮大棒,我們奉陪到底」「勇於『亮劍』,敢於反制」;到以為給了700億美元採購就擺平了,於是講甚麼「雙贏」;然後現在美國堅持制裁,又提出「反制」。應付這麼大的貿易糾紛,沒有原則、沒有章法、沒有多元聲音,完全是一黨專政之下的權宜之計,反反覆覆,不斷自我否定,誠信與威望盡失。
香港閹割了立法會功能,表面看來是行政主導已經了無障礙,但實際上毀了多元化社會功能,政府把所有責任揹上身,政策有反覆或矛盾,就誠信與威望盡失矣。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