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關鍵評論】周雪君:梁天琦囚6年考慮上訴 國際法庭大律師:重判年輕人圖震懾不管用 (1404)

2016年大年初一晚在旺角爆發警民衝突持續12小時。涉及暴動及襲警罪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被判暴動罪判囚6年,襲警罪被判囚12個月,兩項控罪同期執行,合共囚6年。同案暴動罪成的盧建民和黃家駒,分別判囚7年及3年半。

代表梁天琦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在判刑後說,刑期絕對不輕,梁天琦正考慮是否提出上訴。關鍵是梁天琦是否接受重審與另一宗暴動案合併處理,由於梁天琦當日被捕後還發生了很多事情,而梁已經歷了相關審訊,如果重審時又要再經歷多次,未必符合他的利益。預計一至兩星期後才有決定。

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edict Rogers)成立的Hong Kong Watch就判決發出新聞稿,引述前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和部分英國政客的意見。彭定康在聲明中指出,自己在任內曾改革「公安條例」(Public Order Ordinance),原因是當中的含糊定義定會被濫用,而且也不符合聯合國人權準則。「令人失望的是,該條例現在被政治利用,對泛民主派和其他活動分子進行嚴苛的判決。」

曾代表聯合國在海牙國際戰爭罪行法庭,審判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的大律師Sir Geoffrey Nice QC表示,嚴厲的判決是為了產生威懾力。

他提到在2017年跟梁天琦見面,他形容梁是一位思路清晰、溫和、善良,而且有天賦的年輕人,擁有巨大的潛力,只待發揮的機會。

「實在難以理解梁天琦的行為足以使他在監獄裡度過幾年。今天的判決顯然是要阻嚇未來的抗議活動,但對這位卓越,能幹和懺悔的年輕人卻是無濟於事。」「藉著判罰政治上不聽話的年輕人,以求產生震懾作用,這招其實極少管用,更常見的是最終會有反彈。」

人權委員會認為,梁天琦案並不是單一事件,而是香港政府多次以法律來威嚇民主運動,削弱言論自由的眾多例子之一。自2014年雨傘運動以來,三分之一泛民立法會議員和100多名抗議者已被港府起訴,「這是一場令人震驚和無法接受的鎮壓行動,企圖令民主運動產生令人不寒而慄的影響,迫使民眾自我審查和選擇沉默。」

AP_18162149209776
photo credit: AP Photo/Vincent Yu/達志影像

法官彭寶琴判刑時指,決定參與暴動的人是為共同目的犯案,聚眾作出違法行為,是咎由自取,量刑需要反映整體暴力情況及規模,而不是個別被告的行為,必須判處阻嚇刑罰。

彭寶琴援引英國法庭處理暴動案的案例,指這宗案件涉及的暴力程度是大規模,且極嚴重,任何以民生或政治理念作為暴力行為的理由都不會被法庭接納。法庭是「毫不猶豫」拒絕辯方以被告的政治訴求作為求情理由。

在說到梁天琦的判決時。彭寶琴指,雖然陪審團就梁天琦另一項在砵蘭街上參與暴動罪並未達成有效裁決,但證據顯示,梁天琦當晚約9時許在砵蘭街現場出現,一直觀察現場情況,他之後走到亞皆老街並襲警,認為是積極參與在亞皆老街上的暴動行為, 因此判處梁天琦6年監禁。與梁天琦開審前承認的一項襲警罪名,判監12個月同期執行。

到法庭旁聽的社民連梁國雄指,英國發生的暴動事件比香港嚴重,認為法官引用英國案例未必恰當。他又說,六七暴動為時8個月,且造成死傷,當時港英政府未有重判發起暴動的人。

本身是資深大律師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則認為,這宗案件引用的是1970年通過的公安條例,與六七暴動案件所用的不同,而拿數十年前的社會準則去衡量今天的行為是否恰當,亦值得討論。他對於梁天琦被判監6年,覺得有點重,但符合法律基本精神。

民建聯的李慧琼認為,案件判刑較重,但屬意料中事。她又說,不可以以追求理想為名,破壞社會安寧,縱火、焚燒車輛等行為是不能輕判的。

公民黨楊岳橋表示,香港社會對這些年輕人有所虧欠,旺角騷亂的背景複雜,雖然市民未必認同年輕人的處事方式,但事年確實反映了年輕人對社會的控訴。

高等法院陪審團早前未能對梁天琦、李諾文、林傲軒三人被控在砵蘭街的暴動罪,達成有效裁決,律政司提出重審申請,高院將於7月13日早上做審前覆核。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