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0

【立場新聞】桑普:川普開啟外交大變局 (1479)


如果我們不戴有色眼鏡或以左右翼本位主義來看待,美國總統川普其實在上任後,在外交事務上,的確交出了一份不錯的成績表。從消滅伊斯蘭國、摧毀敘利亞武裝基地,一直到近月來跟中國與北韓的精彩探戈與連番施壓,以及對歐盟等盟國貿易的強硬態度,看似瘋狂,看似快將破局,實則聰明(至少從美國人角度來看),而且進退有度。聰明之處,在於川普敢於承受短暫陣痛,逐步重塑與落實他心目中的國際公平競爭規則,而且成績不錯。讀者或許對於這些規則的善惡對錯會有不同意見,但卻無法否認上述客觀事實與發展趨勢。至少川普無負選民付託。我以前也曾經認為他是個瘋子,看來他的所謂輕狂只不過是表面現象而已。川普比我原先想像的更聰明,更有謀略。人說川普太瘋癲,他說眾人看不穿。

歐美主流媒體連年對他百般謿諷,說他退出伊朗核協議是不智的(其實伊朗核協議放任各國對制裁伊朗定期自廢武功,藉以尋找商機),說他退出氣候變化協議是不智的(其實全球暖化是否存在本有重大科學爭議,而且環保畢竟是門生意,而川普攪亂了若干財團的商機),說他退出多邊的TPP是不智的(其實雙邊貿易協議才會對美國最有利),說他看不起聯合國是不智的(其實聯合國早已變成了中國銀彈操控亞非拉流氓國家的禁臠)。畢竟,我不大認同上述批評。說穿了,就是川普令某些既得利益者失利,吹皺了一池春水,開罪了華爾街財團與歐美主流媒體,以致飽受批評。究其原委,可以上溯至茶黨以及數年前的佔領華爾街運動,但我在這裏先不展開這方面的討論,只盼讀者仔細調查研究歷史流變,摒棄對川普個人的好惡,冷靜思考與客觀評價他的外交作為。川普當然不是無可挑剔(大嘴巴、用女婿),但我認為他至今及格有餘。迄今為止,他至少比克林頓、小布希、歐巴馬優秀。

首先,川普政府根本沒有如同外界評論般奉行所謂新門羅主義或者孤立主義,否則我們根本無法理解這些年來在中東、北韓等地發生的許多事情。反之,川普政府正在積極重塑與執行公平貿易規則與國際關係規則。關鍵是:他要把美國從二戰後「支援為主」的老大哥角色(從昔日馬歇爾計畫到長期對歐盟與中國貿易壁壘的放任不管),轉變為「規則為主」的裁判者角色(要求各國共同遵守以美國為主導的公平競爭規則並確保實現)。這是一個重大的外交政策典範轉移:一方面減少美國對外銀彈補貼,另一方面確保美國對外影響實力,進而延續「美利堅治世」(Pax Americana)。川普的竅門是:以執行規則的「賞罰分明」替代大灑銀彈的「一味奬賞」來對待世界各國。換言之,與其用大灑金錢來換取世界一哥地位,不如用落實規則(包括修改當前不合理規則)來確保世界一哥地位。當然,如要轉軌成功,行穩致遠,需要執行實力、細緻分析、敏銳判斷、應變能力,更加需要兵不厭詐、萬轉千迴、難以捉摸、裝神弄鬼的政治策略,否則君子可以欺其方。

需知道,在國際外交競賽中,誰能設定及執行規則,誰就是贏家。當今世上,舉凡金融、醫藥、食物、法律、貿易等的各項規則,實在很難找到沒有美國影響力的部分。如要延續這些既定規則的影響力,美國就要好好執行它們,令別國感受到規則的真實存在,同時也要體會到規則的公正性。要引導別國走到這一步,當然需要一些權謀詭計,不盡是陽春的道德說教,因為別國不是笨蛋。所以,大家會看到一個貌似戲子(他的手勢及語調)、反覆無常(先說你是好朋友然後再整蠱你)的美國總統。有些事情是只做不說,有些事情是只說不做,川普深明此理,頗具智慧,最後在北韓、中國兩大板塊上,逐步修成他想要的正果。

在北韓核武問題上,川普政府釋放的訊息是要求北韓必須承諾實現「完全、可供驗證、不可逆轉的無核化」,並且重申北韓必須放棄核武,美國才會撤銷制裁。這也是6月中旬川普與金正恩在新加坡歷史性會晤的談判重點。然而,這只是次要之點。北韓問題的最重要關鍵(這方面是只做不說)在於:把北韓這個中國附庸國或藩屬國從天朝中國手上摘走,令金正恩願意分別從中國及美國兩方面拿取利益,重複類似當年金日成在中國與蘇聯之間左右逢源的格局。如能成功,美國也就大獲全勝。然後,美國、南韓、北韓共同簽署終戰宣言,刻意把中國排除在外,意謂正式把北韓這個中國衛星國丟掉。美國高興,北韓高興,南韓高興,日本高興,唯獨天朝中國不高興,簡直是氣炸了。這波連鎖效應,料將在一定程度上深刻地影響台灣、韓國、日本、東海、南海、第一島鏈的地緣政治格局。

還記得數週前,習哀帝還在大連密會金三胖自作聰明,然後金三胖出口術作威作福,二丑簡直就是自投羅網,完全被川普引蛇出洞,再被川普反戈一擊。川普巧妙地發表公開信,要脅取消跟金三胖的會晤,成功迫使金三胖立即乖乖聽話。川普式「你乖才開會」的馴獸術,令人拍案叫絕。習哀帝智商有限,知道自己闖了大禍,唯有通過黨報,嗷嗷抗議「為何你們開會不邀請我」,然後聲稱可以派軍機在中國領空護送金三胖到新加坡,再頒個友誼勳章給俄國獨裁者普丁,煞是幼稚無聊可笑,完全搔不著癢處。

由此可見,不出半年,川普突破了半個世紀以來美國政府都無從突破的北韓問題,令人刮目相看。雖然是否這樣就引向終極成功,尚待經營與觀察,但這種摧毀中國天朝朝貢體系的第一步棋才是真正的「完全、可供驗證、不可逆轉」。畢竟,在「美利堅治世」的國際規則之下,習哀帝的天朝朝貢體系肯定跟它不相容,極權國家掌握核武按紐同樣跟它不相容。這兩者正是川普心目中的真正北韓問題,而他現在終於行動起來了。

在美中貿易問題上,川普政府談判團隊徹底看不起昏庸的習哀帝特使劉鶴及其閱歷不足的中國貿易談判團隊,直指蜀中無大將。美國立場強硬,中國進退失據,唯有強裝鎮定,公開逞強聲稱寸步不讓,密會密約檯底暗送秋波,更有中國網民戲謔中國已經簽訂了二十一世紀辛丑條約。至今兩國已經舉行了三輪貿易談判,至今尚未達成任何公開共識。5月29日,美國白宮已經根據第二輪談判的結果,宣佈將自6月15日起,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25%關稅。

有人認為:川普只是個商人,談判只為錢。我不以為然。其實,美中貿易談判的重點,從來不在於2000億美元貿易順逆差。川普絕對不是為了這點賬面上的錢而做出這麼多動作。真正的重點有兩個:阻止核心技術與知識產權繼續被中國大量剽竊和招謠撞騙,亦即要求中國遵守民商事法律規則;更重要的是,要求中國遵守與兌現當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的承諾,撤銷各種貿易壁壘,開放中國市場,遵守公平競爭的市場經濟法律規則。換言之,所謂2000億美元貿易順逆差,或者500億美元商品的25%關稅,只不過是一些表面上的談資罷了。更重要的仍然是:執行公平競爭與自由貿易的遊戲規則。不是「你創新、我剽竊、我賺錢」的強盜邏輯,也不是「我搞保護主義,然後標榜自己崇尚自由貿易,指責你才是搞保護主義」的騙子邏輯。然而,核心的議題需要一些障眼法來粉飾及轉移視線,這也是川普政府團隊談判策略過人之處。

畢竟,為了達成上述這兩個目標,美國政府需要用慢火熬煮,萬轉千迴,不可能立即期成。因此,一切都是剛剛開始,不會有即時成效。隨著其他議題推演變化(例如北韓問題),走向這兩個目標的奔程,可能會出現談談打打、走兩步退一步的現象。當中,美國政府必須要有一些靶子,足以一擊即中,造成輿論效果,然後逐步推向縱深。中興、華為、聯想,料有可能將會接二連三,成為活靶,每一個都是美國推動達成上述兩個長遠目標的祭品,當然他們是否咎由自取,大家心中有數。

制裁中興,嚴格來說,是一個執法問題,不是一個貿易問題。從執法的角度來看,美國部分國會議員堅持從嚴處理並且依法辦事,川普政府團隊認為不妨可略作寬鬆,以達成更大政治目的:先把中興這個貿易流氓打翻在地,要它實際停業,繼而談判,達成協議,解除禁令,然後開始收割,包括罰款10億(累計已近33億)美元,以及徵收保證金4億美元,再來就是美國政府破天荒實現「支部建在連上」的「黨建」工程,常駐美國政府監控官員形成「小組」在中興天天「蹲點」,長達10年,並且要求中興在30天內重組管理層,直到美國滿意為止。

難道這就是習哀帝所說的「要加快在芯片技術上實現重大突破,勇攀世界半導體存儲科技高峰」嗎?習哀帝不如改名叫習獻帝好了,因為他把中興「獻」給了美國這個外國勢力,送走了企業,還要自掏腰包,還說中興有錯就要改,它的所作所為一切跟黨無關。怪哉!中興不是一直由黨領導一切的嗎?無論如何,這是川普政府的另一場勝仗,而習哀帝卻始終是難打仗、打敗仗、打鐵只剩嘴皮硬。

川普政府至今猶有不足的是:沒有公開展現人權外交的魄力和精神。他的團隊或許對於企圖營救劉霞(與德國政府共同努力)及部分709律師與家屬,低調地作出了許多不欲人知的努力。他的團隊或許認為先不宜以人權問題赫然激怒中國,藉以誘使中國政府在貿易談判上中伏而沒法找藉口節外生枝。然而,無論如何,我是個看具體成果的人。事實勝於雄辯,劉霞及絕大部分709律師與家屬,至今都被關在小監獄或者中國這座大監獄,更不用說通訊自由、宗教自由、維權自由等中國基本人權問題。因此,川普政府在這方面的成績暫時是遜色的。我謹此敦促美國政府盡快把人權問題與貿易問題、北韓問題並舉,向獨裁中國三箭齊發。以目前美國的綜合國力來看,這是完全辦得到的,關鍵在於是否付諸行動。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