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6

【關鍵評論】Kayue:心理學家親自回應對「史丹福監獄實驗」的質疑 (693)

本月初記者布林(Ben Blum)在網絡寫作平台Medium的數碼月刊發表文章〈一個謊言的壽命〉(The Lifespan of a Lie),指出著名的「史丹福監獄實驗」有多項研究倫理及方法上的問題,並探討為何其影響如此深遠。[1] 詳情可參考〈著名的「史丹福監獄實驗」到底有何問題?〉一文。

在《知乎》回應指控

領導監獄實驗並在實驗中擔任「獄長」的心理學家津巴多(Philip Zimbardo),在問答網站《知乎》上回應了有關指控,並指布林的文章為「敵意誹謗」。[2]他的回應中亦把布林、《Vox》記者雲斯歷(Brian Resnick)和在《Live Science》相關報道中被引述的紐約大學心理學及神經科學副教授雲比復(Jay Van Bavel)稱為「博客」(bloggers),而非「記者」或「科學家」。

津巴多在回答初段便斷言,有關批評未有提供改變監獄實驗結論的實質證據,他認為實驗的訊息是警惕我們如果不注意外力對自身行為的影響,可能會發生的後果。他強調自己把實驗的所有記錄公開,放到史丹福大學及阿克倫大學心理學博物館的檔案館中,總共捐出超過40箱觀察數據、參與者的報告和日記,以及12小時的實驗影片(津巴多過往在《知乎》上的回答提到,受經費所限,他們的錄影帶只足夠錄下12小時的內容[3])。

津巴多整理批評者的六大指控,並逐一回應︰

  1. 實驗中的「監獄職員」曾指示「守衛」要「強硬」,影響他們的行為及扭曲了實驗結果;
  2. 其中一名「守衛」刻意殘暴,以協助實驗如津巴多所希望般進行;
  3. 其中一名「囚犯」指其精神崩潰是騙局;
  4. 一名職員公開譴責史丹福監獄實驗有缺陷及不誠實;
  5. 英國研究隊伍未能重複監獄實驗的結果;
  6. 津巴多在未經同行審查的刊物刊登結果,以避免拒絕刊登論文。
「守衛」按指示變得殘暴?

首先,關於「守衛」受指引要「強硬」一點上,津巴多指監獄實驗的設計是模仿當時美國監獄的一些特點,他給「守衛」的指引是他們應該「維持規則及秩序」,並命令「囚犯」尊重他們。他認為「囚犯」和「守衛」之間的權力關係中,「守衛」應該有絕大部分權力,而「囚犯」則幾乎沒有任何權力。津巴多稱他們沒有給予任何正式或詳細的指引,解釋如何有效監管囚犯。

他提到起初沒有實驗參與者希望成為「守衛」,需要隨機分派,而在實驗第一天,「守衛」當中沒有人表現出「監獄守衛」的角色。擔任「副獄長」(warden)的渣菲(David Jaffe)見到一名「守衛」無認真參與角色後,把他拉到一邊責備他不夠強硬——這正是布林提到的錄音片段。津巴多稱此外就沒有進一步解釋要如何「強硬」,也明確警告不能使用肢體暴力。

03-handcuffed
Photo Credit: Philip Zimbardo
史丹福監獄實驗中「囚犯」模擬被捕的情況。

津巴多指他所有關於監獄實驗的報告中,均有突出「守衛」之間的個人差異,有些被其他「守衛」視為「好守衛」,但這些「好守衛」不曾介入、阻止其他「守衛」的殘暴行為。他認為「守衛」之間不同的行為表現,足以令「守衛」受指引而扭曲結果的批評不成立,他又指實驗中隨時間進展變得刻薄殘暴的「守衛」,其改變源於他們自身。

不過,布林的文章引用文獻記錄顯示,渣菲提到他被要求向「守衛」建議策略,並獲委派嘗試引起「強硬守衛」行為的責任。布林又提到津巴多在訪問中確認,渣菲跟「守衛」訂立了規則。而且批評者認為,有關指示有機會令「守衛」為了研究目的而變得殘暴,從而扭曲結果,即使每個「守衛」的表現不同,似乎仍不足以反駁這項批評。

殘暴行為、精神崩潰是否演出?

布林的文章提到,因其(美國)南部口音及殘暴手段被「囚犯」稱為(著名西部片演員)「尊·榮」(John Wayne)的「守衛」艾殊文(David Eshelman)受訪時承認,其目的是協助實驗成功。在訪問中艾殊文說︰「我相信我當時做了研究人員想我做的事,而且我認為我透過創造出這個卑鄙的守衛人格而做得比其他人好。」

津巴多則指出,艾殊文在實驗中有各種殘暴行為,包括懲罰「囚犯」做大量掌上壓(有時甚至要其他「囚犯」踩著)、限制食物、訂立任意的規則,每過一晚他就變得「更有創意地邪惡」,超越成為「強硬守衛」的要求。艾殊文甚至指他開始認為自己像操控木偶般,令「囚犯」做他選擇的事。

在實驗結束前一晚,在津巴多不在場的情況下,影片記錄顯示艾殊文要求「囚犯」扮演肛交以羞辱他們。津巴多認為,這遠遠不是扮演「強硬守衛」所做的事,而且另外幾名「守衛」亦有類似的羞辱行為,以向「囚犯」展示他們所獲得的權力。津巴多認為,這足以說明監獄實驗並非騙局。

SPE3
Photo Credit: Philip Zimbardo

至於其中一名「囚犯」哥比(Douglas Korpi)聲稱扮演精神崩潰而離開一事,津巴多指哥比的說法多年來不斷改變,但未有提供證據,又稱他當時也懷疑哥比在假裝受困擾。津巴多強調,所有因情緒反應或須接受治療而離開的「囚犯」,均先到史丹福學生健康中心接受檢查再送回家。

至於布林文中哥比承認演戲的片段在記錄片中被剪走,以及哥比指津巴多不斷要求他在媒體中亮相的指控,津巴多未有回應。

被編劇抹黑?

布林文中引述實驗顧問兼假釋犯皮斯葛特(Carlo Prescott)在《史丹福日報》上的文章,指皮斯葛特提到實驗中「守衛」不少折磨「囚犯」的技巧均來自他在監獄中的經歷。[4]

津巴多在回應中卻提出這篇文章並非由皮斯葛特所寫,真實作者為洛杉磯電影編劇及監製拿沙路(Michael Lazarou)。津巴多指拿沙路跟他以及皮斯葛特成為朋友,以說服他提供版權製作關於監獄實驗的電影,但當津巴多選擇了跟另一監製艾默利(Brent Emery)合作時,拿沙路就開始寫負面批評津巴多及監獄實驗的文章。津巴多的證據是艾默利在電話錄音提到︰「卡路(即皮斯葛特)說那不是他,全部都是拿沙路。」

雖然津巴多表示,他認為這項核心資料令布林指「內部人士稱史丹福監獄實驗是謊言」的說法不成立,然而津巴多沒有提供任何證據支持他自己的說法。

重複實驗的問題

另一項關於監獄實驗的批評,是英國一項重複實驗無法得到相同結果,這個實驗在《BBC》一個電視節目播出。津巴多指雖然實驗結果看來挑戰他的結果,因為「守衛」沒有任何殘暴行為,反而由「囚犯」主導一切,然而他認為這個節目不符合重複實驗的科學要求,例如參與者都知道他們的行為會在全國電視上播出,而且研究人員不斷介入實驗,而且設立「比賽」讓「最好的囚犯」成為「守衛」。

不過根據心理學家哈斯林(Alex Haslam)及懷夏(Stephen Reicher)的論文,實驗設定中只有一次讓「囚犯」成為「守衛」的機會(由「守衛」選出),而且他們亦明言實驗明非「監獄實驗的準確複製」,而是以另一的系統探討監獄實驗引起的概念問題。[5]

而心理學家巴圖斯(Jared M. Bartels)在2015年分析心理學入門教科書介紹監獄實驗的內容時,亦有提到另一項1979年在澳洲進行的重複實驗,巴圖斯指這項研究中設定了不同程度的控制,發現越威權主義式的設定引起越多敵對反應,但沒有「守衛」參與如史丹福實驗中的虐待行為,「囚犯」也未有展現出史丹福實驗中的極端反應。[6]

對於文章最先在未經同行審查的刊物刊登的指控,津巴多則指他們記錄監獄實驗的第一篇文章是在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的期刊刊出,因為他使用海軍研究辦公室的經費,對方堅持他需要在其期刊上記錄研究。他又解釋,自己在《紐約時報雜誌》發表文章是希望接觸到全國讀者。

實驗還是演出?

津巴多在回應後段寫道︰「到底史丹福監獄實驗的五日內發生了甚麼事?那是展現人性最差一面的戲劇,抑或年輕人演戲來取悅導演。我選擇相信前者,雖然批評者寧願爭辯是後者。」最後津巴多表示,無論監獄實驗的缺陷為何,他仍然相信實驗對心理學了解人類行為及其複雜互動有價值。

AP_070307020498
Photo Credit: Paul Sakuma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在2007年最後一次講課的津巴多。

雲比復在Twitter則反駁,爭議點正是研究人員影響了「守衛」,例如當有「守衛」表現不如他們預期時,會被拉到一旁告知須表現得強硬。雲比復更說︰「假如你認為這不是問題,試想像一下另一個心理學家在參與者表現不符合其猜想時,做出相同事情。研究隊伍這類行為前所未聞,他們應該要不知道猜想或參與者的行為。」[7]

此外,關於布林文章提到「囚犯」能否離開、知情同意書上字眼等津巴多涉嫌說謊的問題,津巴多亦未有回應。

相關文章︰

註︰

  1. Trust Issues: The Lifespan of a Lie (Medium)
  2. 如何评价菲利普·津巴多主导的「斯坦福监狱实验」被揭露造假?(知乎)
  3. 「斯坦福监狱实验」设计得好吗?意义在哪?(知乎)
  4. The Lie of 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The Stanford Daily)
  5. Rethinking the psychology of tyranny: The BBC prison study (Reicher & Haslam 2006)
  6. 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in introductory psychology textbooks: A content analysis (Bartels 2015)
  7. Jay Van Bavel’s twitter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