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2

【立場新聞】Ko Cheung 張高翔:高世章以電影配樂尋找第二次生命 (594)


乍聽「電影配樂」,普羅觀眾或認為它的功能無非為電影服務,加上音樂的呈現和理解方式,相對直觀的劇情、明星、場景、服裝和視效等元素,顯得較抽象、飄渺,不少人即使聽得見,卻未必聽得懂。即使偶有大師級如久石讓、坂本龍一或迪士尼等配樂作品備受熱捧,但佔多數的電影配樂,仍如牡丹旁的綠葉,難以獲得深刻關注。

「為電影而生的音樂也有其色彩和意韻,經過重新編曲亦能衍生不一樣故事,絕對可以成為一門獨立欣賞的藝術。」知名作曲家高世章(Leon)運用巧思,以其香港小交響樂團的駐團藝術家(2018-2019)身份,聯同樂團及四位本地音樂劇主唱炮製三場《高世章的神奇電影畫布》主題音樂會,在古典樂廳之上重新呈現由他創作的電影《如果.愛》、《投名狀》和《捉妖記》等樂章,給舊曲注入新魂。

讓你聽見電影音樂的另類色彩

年初,日本電影配樂大師久石讓來港辦音樂會,觸發全城瘋狂撲飛(以至黃牛飛)熱潮,愛樂之人高世章笑說,他想觀賞演出之外,也關心起本地創作困窘,「沒跟前輩作曲家如金培達、陳光榮等認真討論過,純粹就個人觀察和經驗切入,留意到業界和觀眾對電影配樂的注視度,雖然十年來一直進步,但談及創作概念和細節,卻未算透徹了解。譬如大眾聽音樂始終傾向『主題曲主導』,對有歌手演唱或有歌詞的作品,辨識度和認受性較高,至於純音樂或玩聲效的類型,除非資深影迷或樂迷,否則反應普遍稍遜,少有主動找來聽;90年代,香港滾石唱片常推出各種電影配樂專輯,讓大家得以接觸多些類型,可是如今市面似乎沒本地公司這樣做,2015年我替《捉妖記》創作的音樂出碟,都要經歐美唱片公司協作才成事。既有的習慣和有限的支援,多少影響港人對電影配樂的認知。」

若想填補知識的空白,運用發達的網絡和手機程式,上網「Click」個掣不就能獲取所有資訊嗎?這其實只能治標無法治本。電影配樂講究聲與畫結合,在不同空間觀賞也會牽動不同觀感,故此高世章在《神奇電影畫布》中,可不追求把歌曲因循地由銀幕搬上舞台,更想針對平日觀察的現象,抽絲剝繭地梳理影像、音樂與人之間的心靈關係,讓觀者獲得一場「體驗」,領略音樂的美感與情感。

「音樂會英文名《The Amazing Filmphony》說明這不是電影配樂作品展,而是一場探討不同創作媒介特色與互動性的演出,我甚至想脫離影像,將焦點回歸音樂。像舞台上不會設置銀幕播放影片襯托配樂,今次會讓配樂做主角,由我按不同曲式的節奏、情緒,如畫家繪畫用色般重新劃分成十段,再於香港小交響樂團演奏,溫卓妍、張國穎、鄭君熾和劉榮豐主唱下,勾勒旋律裡內藏的悲與喜。這次製作亦有伍宇烈負責舞台上的調度,希望可以走出一般電影音樂會的模式。」

他續說,「但有趣之處,是哀傷情節未必配慘情曲。譬如某一節,主唱們會邊掀報紙邊朗讀世界各地的壞新聞,而我會隨之配上輕快節奏或間竭的靜默,造成現場氣氛的反差。」將日常聲音配管弦樂以至無聲狀態,讓人記起美國音樂家John Cage在經典樂章《4分33秒》以極端的演奏,詰問音樂結構、韻律和意義的故事,「《神奇電影畫布》不至如此偏鋒,但也想讓觀眾再思音樂的情緒與應用,經重新串聯後原來可有無限解讀。」除了構思整個音樂會的鋪排,高世章還會罕有地走上舞台親自演繹某些樂章,可說是史無前例。

永遠走在求新的路上

高世章如此陶醉求創新的玩味狂想,全受童年鋼琴恩師的訓誨所啟發,「好多人學琴以為彈完一曲,覺得熟悉就是好事,但我的老師卻提點:就算彈過一百次蕭邦的曲,每一次再彈奏時也該問自己:快一點、慢一點,會否感受到新感覺?只有不停求新,才能讓琴藝不斷改進,發掘音樂的無盡可能與趣味。」

這句話烙印於高世章心中,成為推動他在音樂生涯前行的標示。從少時影后母親尤敏送他出國學音樂,轉攻作曲並闖蕩到紐約進修音樂劇碩士;到回流香港後寄過Demo到唱片公司試寫流行曲,發現不合個性後,轉而走進舞台劇界,寫出《雪狼湖》、《四川好人》、《一屋寶貝》和《頂頭鎚》等叫好叫座之作;後又大膽涉足「工時趕、Budget少」的電影圈,跟不同個性、作風的導演,挑戰許多難度高的影片,像以超短時間為趙良駿寫起配樂處女作《老港正傳》、與出名高求嚴格的陳可辛和前輩金培達合作《如果.愛》,又獨個單挑不擅長的動作片,為剛烈型導演林超賢寫成《魔警》樂章;他甚至試過跳出音樂領域,跑去收藏香水瓶成為全球排名頭幾位的收藏家,還辦過《Time in a Bottle》香水瓶展覽,再將當中經驗轉化成音樂靈感⋯⋯履歷上的每一項名目,都反映外型斯文如書生的高世章,心底實情是一個遇強愈強的音樂冒險家。

「我從不怕吃苦和挑戰,反而畏懼自己變成籠裡白老鼠,天天呆跑同一個圈,跑到腦袋麻木、對世界不再好奇。與其怕衰、怕錯,我寧願什麼也嘗試,試過了就知是否適合自己,就算失敗也能修練心性和智慧。如今就算面對作曲、配樂,我也永不會自我重覆,總想尋找新刺激、新可能。任何事也不該take for granted,唯有不斷求改變、向前走,才能讓自己活成一個新鮮人。」高世章微笑。

——

《HKS「酷」熱音樂節—高世章的神奇電影畫布》

日期及時間:7月20及21日(晚上8時正)
                      7月22日 (下午三時正)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票價:$380,$260, $150

(本文為贊助內容)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