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9

【立場新聞】譚蕙芸:買黃牛的資格也沒有 (770)


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股負能量。好人好姐都畀人大規模欺壓,更弱勢的群體出聲,就會換來反彈:「我都好慘,仲顧得你?」而且一些群體例如「廢老」「假難民」「新移民」被視為濫用自己弱勢,實質情緒勒索式地向主流社會索取好處。我強調是這是一種「觀點」,或許部份建基於現實,但客觀上情緒已經形成。

就好像上周日《明報》談黃子華演出,一位輪椅人士沒法買到輪椅票,記者入去四場演出,拍攝到大部份坐在「輪椅位」的都是健全人。

有人反駁:「像關愛座一樣,沒人坐,我都可以坐,唔通空個位出來?」

我感受到的是,一般市民根本沒法用正常渠道買到黃子華票。因為黃牛肆虐,主流觀眾是受害者。你要求本身是受害的觀眾群,還要禮讓輪椅人士?開玩笑吧。

其實,這種論調是建基於我們對輪椅人士的貧乏認識。我睇留言,見到有人說「我都殘疾過一年,其實殘疾人士不適合去這麼擠逼的地方。」

對不起,一些坐輪輢的人終身需要坐,但他們卻是「子華鐵粉」,不少演出都入場,對子華的金句倒背如流,相比我,他們簡直是發燒式粉絲。

我們喜歡子華,買不到票好憤怒,就漠視到一些人也一樣喜歡子華,他們買不到票,但他們應該比我們更憤怒,因為他們連買黃牛的資格都沒有。

事緣我千辛萬苦替這位輪椅朋友找票,找到好幾晚也有票,但全部是健全人士位置,即使願意花錢,他根本都沒法入場。因為你是沒法找到「輪椅黃牛票」的。

當局聲稱,「若沒有人買輪椅位的票,當天早上十時會放出來。」這位坐輪椅粉絲,從賣票開售第一天就登入,千多張輪椅飛已經賣完。究竟那來這麼多坐輪椅粉絲?原來給人留下,賣給健全人士。有人在臉書留言說:「我老婆就是坐輪椅位(當然這老婆是健全的),當天早上等電話電召集合」。

明眼人都知,中間賣票系統出了甚麼事。這其實是契機,讓健全人輪椅人,一齊反枱,向不公義腐敗的售票系統說不。而不是因為黃牛是大惡,健全朋友成為受害者就再欺壓比你選擇更少的輪椅人士。

幸好《明報》記者找來台灣和英國的演唱會,別人就會保障殘疾人士的娛樂權。我們只管看到自己的苦,離文明社會的標杆越來越遇了。

香港之爛,就是從這種人心墮落開始。

✽ ✽ ✽

失望的粉絲

廿六場黃子華演出,上周二落幕。朋友因事沒法出席而讓票給我,我才可以入場。入場前在紅館外還看到大叔嚷着「收票」,黃牛黨工作到最後一秒,仍有價有市。

入場後,我在觀眾席看到奇景:黃子華演出用廣東話,沒字幕,整晚有人悄悄說普通話,翻譯給鄰座,明顯入場者是內地遊客,聽不明白廣東話。坐我後面的香港師奶更妙,她說:「聽講這位表演者不是唱歌,只是『講嘢』。」連子華名字也說不出,她卻坐在貴價位。

我一個朋友是子華鐵粉,多年來入場,對子華金句倒背如流,他買不到票,因為他要的票特別難買,他是坐輪椅的。七月二十九日《明報》頭版報道,黃子華二十六場本有逾千張票供輪椅人士,但一位坐輪椅的郭先生從開售那天已經買不到,《明報》派人入場,發現輪椅座位置大部分坐着健全人,賣票單位聲稱,那些票是當天因為輪椅位沒有人買,「有餘票」才轉成健全人座位。

好笑,輪椅人士四月底也買不到票,七月尾演出竟有餘票供健全人買?健全人有十幾萬票可以爭奪,傷殘人士只有千餘票可買,還要給健全人搶去?這太不公平吧。演唱會的售票系統,糾結龐大的利益,讓中間人坐肥,大型不公義之下,殘疾人士權益自然被犧牲。當黃子華在台上說「面斥不雅」,不公義就在台下上演。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