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6

【立場新聞】盧斯達:生存還是毀滅 是一個問題 (1174)


三兩日之內,兩個藝術家的死訊奔至,人生皆止步於32歲。一個是外號「Zombie Boy」的刺青模特兒 Rick Genest ,一個是港台朋友都熟悉的音樂家盧凱彤,二人都有情緒——精神問題的病歷。

每個奮鬥者,都會經歷這段莎士比亞的獨白: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默然忍受命運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無涯的苦難,通過鬥爭把它們清掃,這兩種行為,哪一種更高貴?這是沒有答案的問題,因為在人間去或留,只能由每一個人去選擇和經歷。你只能選擇一邊,另一邊的事情你不會知道。

我並沒有聽太多盧凱彤的歌,但一些日子之前,聽到她高調分享自己的患病經歷,也佩服這種勇敢,至少我就做不到。肉體的病反而令人坦然——我感冒了、我腸胃不好、我跌斷了腿。這些說出來,旁人很少帶著有色眼光,甚至會同情你。但只要你的病是跟精神的、大腦有關,就自己都覺得忌諱和羞恥。

也許是逞強,因為承認自己的精神出了問題,好像意味著軟弱。患病的人多少有種情結,喜歡假裝自己是正常人。這是為了自保,在人群之中不希望顯得異相,也是個人的驕傲,希望跟「正常人」比賽,總是想向自己證明一件事:我比「正常人」更強大更Functional。

但Rick Genest和盧凱彤,或者千千萬萬的其他人,一點也不軟弱。32歲看來年輕,但如果你過的生活,是每一秒都要給內在的洪流沖擦、不斷被自己蹂躝,你從小就感覺蒼老得不想活。到這裡了,但其實已經走了很遠的路,已經很強。

你不只要管自己的事,還要管別的事。這些人太敏感了,也許多數都是完美主義者,說不在乎,但始終會顧別人看法、在乎別人的說法。吐苦水,別人會覺得你賣弄,覺得你誇大和厭煩,覺得你用這件事來做自己的形象。然後他們會恨你。然後他想弄死你的時候,會拿你患的病來入手。

因為要逃避這種非我族類的恨,要保護自己,所以你必須把一切吞嚥,練成一股常人沒有的冷靜。有些朋友問我為甚麼近年絕少再談這些 ,我不知怎麼回答,我只是照顧世界的感受,不想談論一些他們永遠不了解的事。

因為我已經試過,有人來相濡以沫,也有人來鄙夷。相濡以沫的解不了你的問題,鄙夷的那部份卻留下更多傷害。例如每個自殺藝人的新聞,都會有很多人發表己見:你對不起你的父母、為甚麼不想開一點——這就是常人對另一邊的鄙夷,是至死都不放過你的恨。

所以現在你問我,我亦永遠只會說自己很快樂,很好,沒事。

舊聞回顧,盧凱彤到台灣發展,出席一個表演的時候,戴了一條黃絲帶,就給親中份子陳淨心在微博舉報她是「港獨分子」,最後她自然被封殺。這當中一定有很多不適應。她可能會問,為甚麼是我?

她和陳靜心無仇無怨。其實陳靜心也跟她無仇無怨,但就是要找一個人來鬥,也不需要做甚麼,在微博寫一些東西,就做到,影響了她的星途。說是不在乎,又怎會是真的不在乎呢?本來在我手上的機會,就這樣給政治鬥爭打碎了。想不明白,想不明白。我沒做錯事啊。

承受攻擊的時候一定會這樣想。

在政治之中哪有公理,越敏感的人越會問為甚麼的人,承受越多的苦難。當然在其他領域,越有感受的人,自然也是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句話還有下一段:行高於人,眾必非之。

有人死,有人歸咎性取向、有的報道樓價,面對這個混沌和兇惡的世界,是存活還是就地毀滅,真是一個問題。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