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4

【蘋果日報】世道人生:多餘的話 (2845)

因失去權勢而成為鍵盤戰士的梁振英,連續向外國記者協會(FCC)開火,使未有註冊而且似乎只有一兩人的「政黨」和陳浩天,廣受國際媒體關注。香港民族黨在當局打壓下,今後難免活動受限,但在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心中卻已經進佔了一席位。前天在美加報章刊登廣告宣佈在紐約註冊成立的上海民族黨,很可能是受香港民族黨的概念啟發。上海民族黨力主從中國獨立,「反專制、反大一統」,「脫華歸歐,全盤西化」。
儘管左報和一些向中共表忠討賞的人士,以各種違反常識的理由攻擊FCC對陳浩天的演講邀約,即使有媒體基於權位與利益的考量,作出違背言論自由原則的編輯取向,但他們心中怎會不知道這是「政治正確」而不是言論自由?
所謂「政治正確」,無非是屈從於權勢的非出自本心的選擇。而言論自由的原則,就是任何意見都可以發表,都可以討論,無所謂「政治正確」。
支持FCC有邀請任何意見人士演講的自由,這是持自由法治價值觀的市民、民主派從政人士、論政者所強調的,不過,許多人在表態支持言論自由的時候,總不忘要講一句「我不支持港獨」。這是一句「多餘的話」,多這一句正正說明他的所謂支持言論自由,其實自己的思想意識並不自由,因為也受「政治正確」綁架。這種「政治正確」意識的來由,一是認為中共的絕對權力不可抗拒,二是對中共長期宣傳的「愛國就是好,不愛國就是壞;統一是天經地義,獨立是彌天大罪」這種觀念,已經內化為自己的深層意識。
多一句「不支持港獨」,反映了人們的深層意識中的奴隸意識。深層意識出自本能反應而非出自知識或常理,因為他不會問:愛國有甚麼好?不愛國有甚麼不好?統一有甚麼好?獨立又有甚麼不好?
從人類歷史或社會文明發展來看,或從現實來看,愛國對個人對國家都沒有好處。對個人來說,許多向祖國獻身的愛國者都受到悲慘對待,不愛國就可免此災劫;對國家來說,如柏楊所說,掌權者的「愛國最終變成誤國」,「再愛就把國家愛死掉了」。從中外歷史來看,總是在國家分裂或小國時期才有社會文明的大發展,春秋戰國、魏晉南北朝、意大利文藝復興,都如是;大一統和中央集權之下,人們的創造力無法發揮;即使在專制時代,也是中央權力不太膨脹的宋朝在文化文明上最輝煌。毛澤東在將近一百年前的1920年,於《大公報》連續發表過12篇文章,力主打破大一統的「大中國」,由各省建立許多「小中國」,並說要從湖南做起,推動湖南獨立。
從現實來看,現在你到了外國,是想外國人把你看作中國人還是香港人?你在超市買東西,想選擇香港製造、台灣製造還是中國製造?你真的希望香港和台灣都同中國融為一體,以後所有產品都是「中國製造」嗎?你真的希望以後都以中國人的身份在全世界旅遊嗎?若不是,那就請不要在「支持言論自由」的表述之前加一句多餘的話。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