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8

【輔仁媒體】Ken Chung:我哋香港人十幾年前喺尖沙咀文化中心跳街舞會被警察話非法集會趕走,而家呢? (2215)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IQRemix)

如果要講香港街舞既發源地,一定係尖沙嘴文化中心,由我記得1999年最早由我地開始起近海旁「雲石地」開始第一次Battle(已拆,起左樓梯上海旁頂長廊),到之後被趕到太空館門口。而去太空館既原因,係文化中心既保安話太空館唔係佢地管既範圍,總之唔好要佢地咩鑊,太空館11點收工要搞搞太空館,就咁之後起太空館門口玩左幾年。(笑)

喺嗰個年代,通常趕你走離唔開兩個理由:

保安會話只要係用用電驅動既擴音器就一定要申請,係文化中心既使用條例,唔熄聲就報警。

而警察就更簡單,當時未興非法集結拉唔係黑社會既人,通常多個十個人無申請就就話你地非法集會,如果軍裝還好,問兩句搵一個人抄身份證就會走,藍帽子就好惡咁小完你仲要趕你走,還嘴或唔走就番差館。

試過有一次起藝術館外一角同三五知己用一個小型speaker練舞,個speaker細聲到行遠十步就完全聽唔到聲,而當時正有幾位大媽起太空館後水池邊玩中式樂器,大聲到當我地之後離開行到半島酒店門口都聽到,被趕既當然係我地,保安既理由開始時係話有人投訴嘈音,拗唔過因為細聲過大媽太多,就改成我上面講既理由,之後仲報警……而家D例呢?無左啦?

藝術無分高低?事實話比我知講呢句既都係離X晒地既膠,高低一定有,當起條街度,就唔係建基於藝術性,而係玩既人夠唔夠惡。

後黎幾年前走左去浸會大學讀藝術行政,其中一堂就係討論旺角行人專用區應該點處理,有同學支持殺街,有同學話唔應該管。我當時比既建議係發牌制,兩邊既同學即時插嘴圍攻,有D話政府有咩資格去judge藝術,有D話嘈音阻街一樣起度有咩用。我再解釋,發牌制只係一個登記過程,確保表演者無影響公眾安全既行為同實行扣分制,亦可以起行人專用區劃位,比登記左既表演者排期,好似book球場一樣,管理單位對表演內容無judgment既權力,出界、阻街、超時、表演者重覆、嘈音超標、比路人商戶街坊投訴,就扣分,扣夠分就唔比玩。政府本來就係服務人民,而家我講既係回復佢應有既功能。同學dead air。嗰段時間,雨傘革命。

如果你問我而家發牌制work唔work?我會答你問題唔係個制度仲work唔work,而係個政府仲可唔可信,市民仲信唔信個政府,已經無左互信,咩制度都已經無用。而且「劣幣驅逐良幣」,街頭表演文化貴乎互相尊重,當大媽霸位、霸時間、鬥大聲、趕走其他表演者,將街頭表演文化玩臭玩爛,被消滅既就只會係香港既街頭表演文化,厚顏無恥既大媽將會繼續落去,原因就如我上面提到,因為佢地夠惡。

你問我有咩方法解決?小弟不才,請各位去問一開始話藝術無分高低,仲叫排斥大媽既人開自己play list比人睇睇下有幾高尚既各位左膠,佢地對大媽既支持搞到今時今日,仲有咩可以幫到比佢地害到爛晒臭晒既香港街頭表演文化?

題外話,上museum management時請左太空館館長黎做客席講師,上完堂我問佢知唔知好多年前星期六晚太空館收工後門口有人跳街舞?佢話:「我梗係知啦,我成日企起度睇你地跳街舞架。你地唔識我咋嘛,我認得你呀。」我問點解唔趕我地走?佢話:「有咩所謂,你地又唔係搞破壞,又無影響其他人,做咩趕你地走?」我當時對佢90度鞠躬不停講多謝差D喊出黎……  我地死靚仔跳街舞好高藝術性咩?一定唔係,但係我地同大媽既分別係對香港既respect,我地識得感恩,我地係香港人。

Ken Chung
「香港街舞文化藝術專業協會」創辦人
香港首個成功申請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街舞組織

關於作者:Ken Chung
香港首個以街舞成功申請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的街舞支援機構「香港街舞文化藝術專業協會」創辦人 / 總監|找來了多位藝術界知名人仕及藝術系大學講師支持,希望以專業手法,改革街舞文化的落後腐敗,爭取街舞文化應得的政治地位及尊重。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