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6

【立場新聞】Y.t.Chan:行會成員能否高質一點? (1151)


行會成員張宇人認為,侍產假一天都不應該有。言論一出,備受批評,無意中令議題升溫,連原本沒留意的人都關注起來。

張宇人語出驚人,並非第一次,2010年便提出最低工資時薪20元的無良建議,得到廿蚊張這個稱號。他反對最低工資的理由,和主流經濟學者同出一轍,都是說會製造失業和削弱---特別是中小企的---競爭力之類。他和張五常、王于漸、雷鼎鳴等經濟學者講到實牙實齒,但事實證明,最低工資實施多年,並無帶來他們口中的負面影響。(可參考《張五常欠一個解釋》一文)他們卻沒有收回自己當時的恐嚇言辭,更沒有認錯。只是當沒事發生一樣,繼續利用學者的光環發表意見,影響輿論。

廿蚊張今次反對侍產假,同樣大發謬論:「以前我們沒有侍產假又如何?以前我們太太沒有產假又如何?」網上揶揄他的留言比比皆是。道理很顯淺:以前做奴隸,做足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無糧出,無假放又如何?難道以前不人道的做法,可以用來合理化現時僱傭條例不合情理的地方嗎?時代不會進步的?

張宇人又以其飲食界為例:「我們飲食業有數十個工種,大廚和總廚有侍產假的話,我怎樣請人頂替那個位置?」找人做替工,確實會增添僱主的煩惱,但相信只會維持一段短時間,只要趁機改善行業生態,僱員待遇更佳,自會吸引更多優秀人才加入,解決頂更欠缺人選的難題。事實上,僱員的身心健康得到更佳保障,應該是香港這樣富裕的社會致力追求的目標。張宇人作為港府高層,為何不懂得從全民的福祉看問題,而只會替某一界別管理階層發聲?行會成員到底是怎樣做的呢?需要甚麼素質的?

更可笑是,他還向支持侍產假的人下戰書:「你夠膽的話便來開食肆,全部都用你的標準,無論工時、工資什麽假期都好全都放進去,你賺到錢的話你和我說。」其實不難,只要有辦法令租金長期處於中小企可負擔的水平。迫使營運良好的中小企倒閉,有幾可不是因為租金飆升?很多中小企給員工的待遇欠佳,往往是因為租金負擔太重,唯有在其他地方撙節開支。廿蚊張(和那些經濟學者)如此關心中小企的經營狀況,不如先設法限制業主加租的幅度吧。

#政治 #經濟 #哲學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