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7

【關鍵評論】王陽翎:【山竹之後】返工如末日:林鄭處理毀譽參半、「消費」了曾蔭權德政? (2019)

早在曾蔭權時代,已修訂好《緊急應變計畫》

還記得山竹吹襲香港期間,災情超乎想像中嚴重,有朋友慨歎一聲:「極端氣候之下,香港福地不再」,今日風災後各區狀況混亂,則言:「昨日是天災,今日是人禍」,兩段話雖然稍為誇張,卻可謂「山竹襲港」前前後後的寫照。

山竹由太平洋形成後已是五級颶風程度,屬於最高級別,中心風力曾達每小時278公里,連美國媒體主持也為香港等地憂心起來,形容是「怪獸颶風」,即使山竹在香港西南百多公里掠過時,中心風力減弱至175公里造成的災害已非同小可。

不過數十小時之前,人們基本滿意林鄭與保安局不再依以往「一般情況」,破天荒啟動《天災應變計畫》,趕在星期六預早協助撤離鯉魚門、大澳等沿岸居民,大大減少人命損失;怎料「山竹之後」,一切特事特辦的態度盡失。

可能各位有所不知,林鄭此前之所以較順利進行風災應變,主要是曾蔭權任特首期間,2009年進一步完善了保安局的《緊急應變計畫》,具體寫明面對風災、水災等嚴重事態,政府要特事特辦,盡快統籌疏散計畫:

「民政事務總署會確保其公眾查詢服務投入運作,並與警方及政府物流服務署車輛管理科聯絡,為受影響市民大規模疏散並入住臨時庇護站作好準備。」

是故,實情是早在曾蔭權時代已打好基礎,一直「無用武之地」,這次山竹襲港,林鄭終於「正常」用上應變計畫,令她可以喜稱「香港安然渡過風災」。

事在人為:雖然香港有別於美國

只可惜,當前代的基礎用完之後,面對有別於以往的「風災善後」,林鄭只留下一句:呼籲僱主體諒員工上班、彈性處理。

結果,總計昨晚有近四百人受傷,今天香港各區有大量樹木倒塌,甚至報導指有人在路途上被大樹壓倒昏迷(另有指是高處墮下,再被樹壓住),此外,多處交通嚴重受阻,巴士停駛一段時間,大批市民湧至港鐵趕忙上班。

有人說林鄭政府僵化,除了停課之外,未有特事特辦「間接」促成停工;有人說停工是紙上談兵,因為毫無法理基礎,特首「只能」勸籲彈性處理並無不妥。

說實話,兩者皆有一定道理,但比較起來,後者的理據稍為薄弱。

在探討香港「特事特辦」的可能性之前,暫且先概括參照一下美國的情況。譬如,2017年颶風哈維吹襲德州侯斯頓市等地區,政府宣布全市進入「緊急狀態」,預先鎖定位置疏散居民,繼而提供庇戶中心、物資;當暴風逐漸遠離之際,遺下災情依然嚴重,市長西爾維斯特.特納(Sylvester Turner)相當警覺作出呼籲:

「不要上街,不要以為風暴已過。」

可能有人認為是過分小心,然而這才是真正顧及人命,審慎處理的態度。當然,如此警覺性得益於美國各州市屢歷颶風,依據的條文與經驗不盡相同,「緊急狀態」四字不難套用在天災應變之上,直至妥當善後為止,有時媒體甚至辯論總統到底甚麼時候才適合視察災情,乃至有些更特殊的狀態,基於治安理由進行一段時間的宵禁,實際依然是為了處理風災影響,早有無數次經驗教訓。

需要突然引用條文略嫌太過,但事後大有修補空間

有別於香港,同樣面對緊急情況,相關法律附帶一些「政治化」味道,不管是《基本法》第18條,抑或香港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都指向跟國家安全相關的緊急情況(例如:暴動),唯獨後者有若干灰色地帶:

「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On any occasion which the Chief Executive in Council may consider to be an occasion of emergency or public danger he may make any regulations whatsoever which he may consider desirable in the public interest.)

我們可以從中反思一些「特殊」可行性。

條文並未有闡明只能用作「危害公安」的情況,其他也可以列作關乎公眾利益的緊急情況。如昨晚緊急開會以後,特首安排刊憲以下相近的意思:「預期全市受天災影響致交通嚴重癱瘓等緊急情況,(在某日至某日期間)僱主不得因僱員未能上班而將之解僱」,實情等同於間接轉達停工的訊息,好讓各部門在預計時間內善後,並呼籲市民如無必要,盡量留在家中留意政府公告。

你可以說「一個山竹就引用『飛機大炮』條例應變」,略嫌太過;而且,一旦林鄭引用此例,她日後未必會用在天災之上,反而習慣據引達致政治目的?

其實,只要政府有意為天災「特事特辦」,隨即跟市民詳盡解䆁,安然過渡風災之後,再提出保安局增訂日後應變細節,為類似大型風災,可由政府宣布進入「天災應變狀態」,採用如八號以上颱風影響下的社會安排,直至政府另行公告。如此,便可比曾蔭權時期再進一步,制訂「軟性」一點的處理方式,自然會除去普遍疑慮。

固然,這些都是經一事長一智,務求有更多反思與探索可行性,然而,昨晚政府各部門緊密開會商討之下,是否「只能」得出溫馨勸籲彈性處理?筆者仍有懷疑。

隨著全球極端氣候比想像中頻繁出現,難保未來更常見在太平洋形成的「怪獸颶風」,多次直捲香港。既然香港人最終都「硬食」了一次山竹,儘管路面千瘡百孔,仍然積極上班,林鄭政府難道「只能」永遠溫馨提示、彈性處理便說了算?

核稿編輯:周雪君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