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9

【灼見名家】群學書院:陳平原:我們的檢索能力愈來愈強,思考能力卻愈來愈弱|群學書院 (363)


編按:本文節選自2013年5月3日,北大中文系陳平原教授在北大圖書館的講座:〈讀書是一件好玩的事〉。陳平原,文學博士,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講座教授。著作有《中國小說敘事模式的轉變》、《千古文人俠客夢》、《中國現代學術之建立》等。

這十幾年來,網絡的力量愈來愈大,城市面貌、文化欣賞、生活方式、心理距離都日新月異了。年輕人容易志得意滿,可我覺得這中間存在某種危險,包括讀書、包括思考、包括表達。

我的一篇文章引起很大的爭論,本來的題目是〈當閱讀被檢索取代,修養是最大的輸家〉,大概意思是說現在很多人不再讀書了,是查書,檢索成了他們最大的能力,而對閱讀時上下文之間的關係已經不太關注了。在這樣的狀態下,他們得到的東西不是讀來的,是靠強大的檢索功能獲得的,在這個過程中,讀書的一些很重要的功能,比如自我修養已經沒有了。

我想說的是讀書被網絡閱讀取代以後的一個問題:發散型的思維。很多人一邊讀書、一邊聽音樂、一邊喝茶、一邊聊天,古人讀書要有精神,要坐直,現在已經沒有這個狀態了。過去的人一個月甚至一年只鑽一本經書,一個問題接着一個問題地摳,所以他的思維很容易集中。而今天的人,東西南北串。學生思維的特點是很活躍,他們什麼都知道,但是也什麼都不深入。

思考是有維度的

思考是有維度的,以前的維度是時間的維度,現在的維度是空間的維度。

我們以前的思考是古代怎麼樣?現代怎麼樣更多的思考維度是時間性的,就是考慮這個事情是如何演變的。而今天的思考維度是空間性的,是美國怎麼樣?法國怎麼樣?非洲怎麼樣?南極、北極、海南、桂林隨便地跳,這種思考是缺乏深度的,是沒有歷史感的。所以我才會說今天的人大多數是「知道分子」,而不是「知識分子」,因為人的知識相差不大。

以前到外地,人家會問我北京有什麼消息,現在沒有人問我這個問題了,因為消息傳播很快,一秒鐘內大家都知道了。知識在平面化,大家讀的是同樣的書或者是同樣的信息,然後思考都在同一個層面,這影響到我們思考的深度,很難再集中精力用心地琢磨一件東西。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記憶力的衰退。有人說是我年紀大的原因,但我覺得不完全是。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把記憶力交給了電腦,那麼將來有一天有外星人入侵把電腦給毀了,文明將倒退500年。不知道諸位怎麼樣,我現在有時候上課寫板書,有些字突然間寫不出來,這讓我很傷心,我還是教授,教了幾十年的書,都有這個問題,我們到了什麼狀態?我不知道諸位是不是有這個感覺,當我們過於依賴一種外在的東西時,智商會下降。

我生活在一個過渡時代,我在書籍時代長大,又趕上了數字化時代,我兩邊都能理解,可是下面幾代人,他們完全在數字化時代生活,他們能理解書籍嗎?他們在書籍的閱讀中能得到美感嗎?這是我關心的問題。

我跟大家說,檢索其實很容易,今天的閱讀,甚至博士論文的寫作,大都靠檢索。書不是一行一行讀下來的,是檢索出來的,表面上整理的材料很豐富,東方的、西方的、古代的、現代的,資料很豐富,但我一看,機器的味道很重,因為你是檢索的,不是上下文這麼找出來的。

諸位,在一本書讀完以後摘出兩句話和檢索出兩句話完全是兩回事情。今天我們檢索的能力愈來愈強,而思考的、閱讀的能力愈來愈弱,坐下來讀完一本書對今天的學生來說不太容易,你從第一頁讀到最後一頁很不容易,很多人已經養成不能讀完一本書的習慣,看一下目錄、前言、後記,就過了,所以很多人只記得一些梗概,而沒有辦法再閱讀。可是人文學科本來就不是一個實驗的藝術,它天生就有閱讀、表達、說服別人的功能,這就是人文學科的特點,而這些功能如果沒有了會很麻煩。

現今的一代完全在數字化時代生活,他們能理解書籍嗎?(Pixabay)

人文學是人類文明的「壓艙石」

在我看來,那些淵博的、玄妙的人文學,比如文學、史學、哲學、宗教、倫理、藝術等等,是整個人類文明的「壓艙石」。行船的人都知道,出海必須有壓艙石,否則很容易翻船,壓艙石使得這艘船不會隨風飄蕩,壓艙石在某種意義上決定了你經受風浪的程度。而且這些壓艙石不一定時尚,不一定與時俱進,某種意義上的保守是對突飛猛進的時尚潮流的糾偏,能保證這艘船不會因為某個時代、某個潮流、某些英雄人物的一時興起或胡作非為而徹底顛覆。

我們不能保證人類文明永遠在正確的指導下前進,不能保證時尚永遠正確。時尚可能是正確的,也可能是走了彎路,像我這個年紀的人,我們走過那麼多的彎路才走到今天。任何一個時候,過分地強調潮流、革新都不是好事情,保守是前進中的另外一種力量。

某些知識沒必要與時俱進,它必須要保守,留下來讓人類文明在左衝右突、尋尋覓覓的過程中有個基軸不會變,這是人文學的意義。相對來說,社會科學和人文學不太一樣,所以我才說,新知識、新技術、新生活不斷湧現這很可喜,但請記得對傳統保持幾分敬意。

朱熹的閱讀狀態值得諸位思考

讀書是很平常的事,別說得太崇高,那樣效果反而不好。關鍵是養成閱讀的習慣,然後與時俱進,不斷自我調整。古今中外談讀書談得最好的就是朱熹。朱熹老先生800年前對於讀書的說法,今天看來其實還是很切中時弊。我選幾句他說的話與大家分享。

「今人所以讀書苟簡者,緣書皆有印本多了。」書印得多了,讀書很容易了,所以大家讀書愈來愈粗。

「今之學者,看了也似不曾看,不曾看也似看了。」

「讀書之法,先要熟讀。須是正看背看,左看右看。看得是了,未可便說道是,更須反覆玩味。」

「讀書有三到:心到、眼到、口到。」他說讀書須是「一棒一條痕,一摑一掌血!看人文字,要當如此,豈可忽略!」

南宋理學家朱熹,程朱理學集大成者,學者尊稱朱子。(Wikipedia Commons)

這樣讀書才有用。這樣的讀書,今天已經被各種輕鬆的閱讀取代了。當然時代不一樣了,但是800年前那個閱讀的狀態還值得諸位思考。

原刊於群學書院微信平台,本社獲授權轉載。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