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9

【蘋果日報】人前諸葛亮,在家豬一樣 - 馮睎乾 (788)

《如懿傳》截圖

家人和騙子的最大分別,是家人會相信騙子,但決不相信你。前天有朋友叫我看她姑媽的命盤,我見流年命宮破軍在戌,與擎羊地劫同宮,似乎有掉坑中伏的可能。細問之下,原來姑丈有小三,鬧離婚,姑媽徬徨無助,找算命師傅,師傅竟指她丈夫撞邪,要做法事,當然所費不貲。友人的爸爸、表兄都苦苦規勸,但姑媽一意孤行,結果花掉大半身家。友人不勝唏噓:「難道神棍比家人更可信?」我堅定地答:「是!」
有一種歧視,叫家人歧視。我們對某人意見的信任度,往往跟親密度成反比。以上還不算家人歧視的最佳例子,因為家人的看法(姑丈變了心)畢竟跟師傅的看法(姑丈鬼上身)不同,姑媽只是選擇相信她喜歡相信的解釋,情有可原。最攞命的,是你的意見跟外人明明一樣,但家人聽了你的話,木無反應,外人一說,則唯唯諾諾,這才是名副其實的家人歧視。
有次家母約吃飯,提議一間餐廳,我耍手擰頭:「這間早被我黑名單了。」她不信,我無奈奉陪。最後果然中伏,我忍不住問:「是什麼驅使你來呢?」她聳聳肩說,因為看了報紙專欄推介。真是戳中我了。我說,以後約你吃飯,我先在專欄推介我的心水餐廳好不好。(當然是說笑,我無比自私,真正喜歡的餐廳才不會公開講。)
兩年前,友人的外婆聽從街坊阿婆的推薦,參加健康產品促銷店的洗腦會,買了一箱據聞「能醫百病」的酵素,朋友全家即向外婆曉以大義,告訴她那是騙局:「如果酵素真的能醫百病,還需要醫生嗎?」但外婆置若罔聞。未幾,街坊阿婆又斥資五萬,買了一個不知叫「離子健康枕」抑或「養生量子枕」的東西,朋友擔心外婆步她後塵,惶惶終日。幸好那婆婆試睡一輪,發現毫無效果,終於覺醒。街坊於是告訴外婆,那是騙局,外婆立即信了。
家人是什麼?就是覺得任何專欄作家也比你更可信的人;假如你的家人不幸是寫專欄的,那麼這專欄便變得毫無說服力。家人,也是那個覺得隨街一個阿婆也比你更見多識廣的人;假如你的家人恰巧是那個阿婆,你只會覺得她很傻。
被家人歧視,是親密感的指標,千萬不要因此心靈受創,搥胸頓足,何況世上不止你被歧視,連耶穌、孔子也慘遭歧視。你看耶穌金句是多麼苦情:「先知除了在本鄉、本族和自己的家之外,沒有不被尊敬的。」至於孔子,據《顏氏家訓》所說,「世人多蔽,貴耳賤目,重遙輕近……所以魯人謂孔子為東家丘」,即是說:人情貴遠賤近,住在孔丘西邊的街坊,不知道孔子是聖人,都輕蔑地稱之為「東家丘」。《伊索寓言》也有個故事:狐狸第一次看見獅子,嚇得要死;第二次見依然害怕,但已不像上次那麼厲害;第三次時,狐狸已有勇氣跟獅子攀談。故事教訓是「親近能緩和你對事物的恐懼」(he sunetheia kai ta phobera ton pragmaton katapraunei)。 這寓言再寫下去,第四次見面時,狐狸可能會跟獅子勾肩搭背,甚至捋獅鬚,其教訓大概可借用古羅馬金句王Publilius Syrus的一句格言:「過近則藐。」(Parit contemptum nimia familiaritas)
以下是我聽過的兩大最悲哀的笑話。女朋友感冒,男友叫她多喝水,她大罵:「你只懂叫我飲水,這是愛嗎?」她看醫生,醫生叮囑她多喝水,她點點頭說「知道」。第二個笑話是:老婆感冒,丈夫叫她多喝水,她大罵:「你只懂叫我飲水,這是愛嗎?」她碰見鄰家師奶,師奶叮囑她多喝水,她點點頭說「知道」。她丈夫的職業是醫生。
不加批判地信一個人,不管是家人抑或陌生人,也是一種神化。要神化陌生人很容易,要神化朝夕相見的家人,是不可能的任務。對於可知的事物,我們要求了解;只有對於不可知的,我們才強調相信。因此上帝永遠是不可知的,這樣我們才能對祂保持「信望愛」的態度。張愛玲說「因為懂得,所以慈悲」,我則認為「因為懂得,所以自卑」──在懂得你一切黑歷史的家人面前,你很難自高自大,極其量只是一個有「黏土腳」(feet of clay)的偶像。



原文連結



1 comment:



  1. "劝君莫还乡,还乡道不成,溪边老婆子,唤我旧时名"


    "道" 与"术"之间的鸿沟, 连踏破天下的神驹都退避三舍,何况是普通人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