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4

【蘋果日報】世道人生:遠離文明(李怡) - 李怡 (3674)

蘇聯自建立政權到1991年宣告解體,共存活25,198天。前幾天,中共建立社會主義一黨專政的歷史,已超越老大哥蘇聯啦。
俄國不是1917年發生十月革命嗎?不錯。但那之後,俄國有五年內戰,最終紅軍擊敗白軍,到1922年12月,俄羅斯才與白俄羅斯、烏克蘭等國合併,成立首個社會主義一黨專政的國家聯盟——蘇聯。
蘇聯解體已經27年了,儘管有了形式上的民主普選,實際上卻是由普京轉換職位、變相掌獨斷實權的終身制。俄羅斯人今天處於怎樣的精神狀態?有人說,由於受到蘇聯的70年洗腦教育,特別是史太林對俄羅斯精英的大清洗,讓俄羅斯人已經變得腦殘和弱智,因洗腦教育帶來的冥頑不化的後遺症,整個民族都已暮氣沉沉,所以必須要等現在的俄羅斯人死光至少三代人,才可能看到國家與民族的振興希望。也就是俄國人的精神狀態需要七八十年才能重返人類。
普京出身於蘇聯特務組織KGB,掌權後以開放私企和受惠於高油價以出口石油扭轉經濟疲態,以強硬手段對付車臣激勵俄羅斯民族主義意識,對殺人如麻的史太林,他說「很難非黑即白地評價,很難說他的一生是功是過。」迎合了俄國人對冷戰時期的超級強國想像。這都是70年洗腦的後遺症。
中共一黨專政的歷史比俄國更長了。而且中國沒有宗教信仰的傳統,沒有十八九世紀西歐啟蒙思想的洗禮,愚民的基礎比俄國更深厚。1905年,孫中山在倫敦拜訪晚清的西學先驅者嚴復。嚴復說:「以中國民品之劣,民智之卑,即有改革,害之除於甲者將見於乙,泯於丙者將發之於丁。為今之計,惟急從教育上着手,庶幾逐漸更新乎!」可惜孫中山說自己是實行家,結果辛亥革命後的歷史果如嚴復所言。
民品之劣,民智之卑,是過去兩千多年專制主義奴化統治所造成的。再經過比蘇聯更長久、比帝制時代的控制更嚴酷的時代,中國人都變成怎樣的人呢?
繼瑞典所謂「辱華」事件後,又爆出了央視記者大鬧英國保守黨論壇事件。網上的影片一出,我還不知道是甚麼人甚麼事情,就料定這是中國大陸人。其後,中國官方的反應,和大陸網民對這個動手打人的女記者的喝采,更是前無古人,經典一句是:「打人是不對的,但是打畜牲,我們支持你!」
每天在中國人身上發生的事情,都超出了人類的常情和常理。我想到瑞典事件後的一位網民說:「中國人究竟怎麼啦?中國人為甚麼似乎跟人類的距離越來越遠?中國人給世界的印象還有甚麼?換句話說,中國人離喪盡天良還有多遠?」
早前網頁流行這樣的一句話:「中國最緊迫的不是走向世界,而是重返人類。」如果蘇聯在共黨專政後,還要三代人才能重返人類,那麼中國要多久?而香港的悲劇,就是從人類最文明的社會,急速向遠離人類文明的社會淪落。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