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8

【立場新聞】立場報道:【專訪】拒玩港式生存遊戲 黃家正:為音樂昇華我必須離開 (3253)


「既然世界不完美,為何不早點死去?」 11 歲的黃家正,邊把玩手上玩具,邊問生存意義;看似吊兒郎當,卻說著自殺、死亡這些字眼。

當時,《音樂人生》導演張經緯反問年紀輕輕便憤世疾俗的黃家正:「『貝多芬第二樂章』不美嗎?」 「美。」他不假思索回答。或許眼裡的世界比同齡人來得複雜,至少音樂仍是美。

眼看將要 28 歲,不再年輕,黃家正決定到外國繼續追夢。「很大機會是英國,但未完全定下來。」回港耕耘五年,成立 Music Lab、舉辦二十多個音樂項目,他說就好比自己最喜歡也最重要的音樂會《人生如戲》,剛好完成一次循環:啟航、迷失、重聚。現在是時候再度起程,至於何時回航又會不會回航,無人知曉。「有機會我一定會返嚟彈,但短期內我唔會諗返香港定居,唔會想喺呢度紮根。」

「我好愛呢個地方。我諗我去到法國、英國,我可能好 enjoy 佢哋有好唔同嘅嘢、好多有趣音樂家同我傾計、好多好嘅音樂會,但我講唔出『好愛』嗰個地方。」話雖很愛,但黃家正也不得不承認香港人總是忙著生存,做音樂也無法專注鑽研技藝,教班多過練琴,感嘆:「在香港想成功,你就要玩這場香港遊戲 (To succeed in Hong Kong, you have to play the Hong Kong game)。」拒絕生存遊戲,他唯有暫別香港,不為脫離苦海,只是他很清楚他要的是音樂上的昇華,是 International Exposure,而香港,給不了。

「我好感激喺呢度獲得嘅一切支持,但我必須離開(What can this place give me?I am thankful to the support I've got, gained but i need to go out, I need to)。」

拒絕生存遊戲 專注音樂有何不可?

「我尋日好精彩呀!好精彩呀!係我人生中最開心嘅一日!」黃家正如此激動,以為定有什麼威水史要講,像是獲得蕭邦國際鋼琴大賽冠軍、受到茱莉亞學院錄取通知、跟鋼琴大師Mr. Emile Naumoff 合作演出諸如此類,怎料是些小日常。

現居西貢的黃家正訪問前一天,早上六點起床練琴,兩小時後,獨自到海邊散步吹風;看到一架被強颱「山竹」吹上岸的遊艇,調皮又好奇心爆棚的他趁沒人,爬上船頂遠眺。教完琴、吃過美味的海南雞飯,忽然心血來潮,與朋友搭上「肥婆船」街渡前往橋咀島。走過被山竹蹂躪過的殘破小徑,抵達無人之境,黃家正坐在大石上,霎時抵不住眼前清澈見底的大海召喚,脫掉上衣,躍下,享受天然海水浴。「你睇吓!係咪好靚!真係香港嚟!30 蚊(船票)咋!」黃家正指著手機上的照片,像個急著跟朋友分享新玩具的孩子,向記者推薦他偶然發現的香港秘境。下午探險過後,黃家正又繼續練琴,吃媽媽親手炮製的海鮮晚餐,再練琴,睡覺⋯⋯

大家沒看錯,這就是音樂才子黃家正人生中最愉快的日子,規律又隨性。他 7 歲學琴,第一位音樂老師已是著名鋼琴家羅乃新;小學六年級才第一次考試,一考就獲得八級Distinction。他的日常是旁人眼中的成就,反而平淡簡單的生活能令他感動不已。

圖片由黃家正提供。

圖片由黃家正提供。

「對很多人而言,在琴房練琴好悶,但我覺得這是全世界最開心的事,是最開心的事,其實應該是最開心的事,為什麼不是呢?」很重要,講三次。

為什麼我還在練琴?九月從國外回來,看身邊許多大學不是主修音樂或者只考到鋼琴八級的人出來教琴,卻收著跟他一樣、甚至更貴的學費,他不禁這樣問自己。當你一千元一堂,教琴七小時,已相等於香港畢業大學生半個月的平均薪資,還有誰會像他那樣一天花七小時「齋練for nothing」?

「究竟係我啱定佢哋錯?講真呢幾個月我有咁嘅諗法,可能我先係錯嗰個。」黃家正一心講求音樂上的進步、啟發,卻總發現這樣的自己與周遭格格不入,誰對誰錯,他不敢妄下定論,但他可以確定,自己是蠢的那個。在香港,有錢不賺,不是蠢是什麼?

眼看身邊音樂朋友一個個出國發展,自己的學生從熱愛音樂到畢業後漸被工作蠶食生活,沒再掀開琴蓋,他知道香港根本不適合自己。「成個環境都扭曲成咁啦。」一聲無奈冷笑。

「香港環境是一種音樂毒藥。」黃家正曾寫道。我城要如何毒殺音樂家?劇本。「在香港做音樂,你的劇本很簡單:教琴、儲錢、買樓、嘗試開 Concert,繼續供樓、繼續生活。」留港發展,很難不跟著劇本演下去。黃家正笑言有個外國音樂朋友來港定居、在樂團演奏,短短幾年就已覺自己快變成香港人,並非因他迅速學會廣東話或迷上茶餐廳,而是他漸成這劇本的主角。「I am starting to become a Hong Konger, starting to play less, to practice less and teach more.」不管你從哪裡來,這似曾相識的情節,甩不掉。

「人的行為會隨著社會環境改變。」在成為下一位被殺害的音樂家前,黃家正只好先離開,主導自己人生的劇本。

缺乏同僚感孤獨 學過音樂都去哪裡?

真的沒有改變空間嗎?

黃家正馬上反駁記者:「我可以做到嘅改變我已經做曬。」從舉辦不同類型的音樂會、學校演講、寫專欄、國際巡演、Facebook 直播等,試遍各種離地、貼地的方式,希望推廣高質素的香港音樂文化,揉合各種曲風,碰撞出音樂的化學反應。訪問當天,他帶了 Music Lab 的音樂會文宣,逐一向記者簡介其創作理念。《人生如戲》與《死亡奏鳴》一體兩面,呈現生死;《指魔俠—火拼時速》探問藝術本質;《指魔俠—神唔神》、與進念合作的《心經練習曲》以及最新設計的《God, Pray, Love》,從哲學、佛學及基督教三個角度思考存在 (existence) 問題。每個節目從構思到演出,都像在導一齣戲,只是把劇情對白換成一首首動人旋律,用音樂說故事,傳遞訊息。

回想這五年所做的一切,黃家正自認已做得很足夠,也很滿意自己的表現,「我可以做的,都做完了。」他強調面對病態的社會環境,自己也無能為力。

根據香港考評局資料,2016/17年參加音樂、舞蹈以及藝術類國際及專業考試的考生超過十萬人。黃家正粗略估計,香港過去二十年接觸過音樂的人大概有三、四百萬,但當中又有幾多人繼續鑽研音樂,「三、四百萬人又有幾多個黃家正?」

這樣說,並不代表黃家正覺得自己天才過人,反而想帶出本地音樂界本身存在制度問題。香港學音樂的人多,但以音樂為志業的人少。他以金莎朱古力為喻,「你金莎朱古力應該每一嚿都得㗎嘛,但如果係整金莎朱古力部機唔得,咁你出嚟咪嗰種貨囉,仲要啲人係咁話『鐵莎』好食呀!」

如果金莎朱古力機有問題,那黃家正又是怎樣煉成?

因父親喜歡彈琴,黃家正從小耳濡目染,7歲主動要求學琴。之後,父母找來著名鋼琴家羅乃新擔任兒子第一位音樂老師,也從此成為黃家正的啟蒙老師。羅老師不像大部分鋼琴老師,要求學生考級,KJ是到了小學六年級,想要升讀拔萃男書院,才第一次報名參加鋼琴考試,一考就是八級Distinction。後來讀男拔,遇到不少志同道合的同學一起玩音樂。十七歲,遠赴美國印第安納大學修讀音樂。

如今,黃家正自覺是個異類,也感到很孤獨。「這些年,我唯一遺憾就是我不夠 colleagues。」他認為沒有同僚去激發彼此的創作靈感,很難有音樂上的昇華。對於黃家正來說,外國跟香港最不同的地方是,他們的文化環境高質且多元。他相信藝術歸根究底是一種文化交流,藝術家有自己的風格固然重要,但還要在此之上,互相溝通,分享意見。而提升香港的文化環境,是需要不同藝術工作者及藝團彼此合作,一齊變好。

「告訴我你的想法,然後真的合作(Tell me about your ideas and then we actually collaborate.)」黃家正曾在腦海幻想過無數次自己與同僚談音樂的畫面。幸好聊著聊著,他發現自己並非那麼孤單。香港還有年輕女鋼琴家張緯晴、現任首爾愛樂樂團副指揮吳懷世 和「口琴王子」Cy Leo 何卓彥這三位他非常尊敬的朋友。他們的毅力、才能與對音樂的狂熱,都是值得 KJ 學習的。想起自己還有這三個音樂小夥伴,孤獨的音樂家笑了。

過去五年在香港做音樂不容易,卻也留下不少美好回憶。只是現在,他需要一個更大的舞台,一個收穫比付出更多的地方。「我渴望更多(I crave for more)。」

不宜人居的香港 能藉音樂找回希望嗎?

「香港好唔適合人居住。」黃家正每次返港都會有回家的感覺,但今年心情尤其複雜。他強調自己不喜歡承認外國的好,但無可否認,香港真的越來越差。

六月回港,為找地方放鋼琴,他有天走遍九龍、港島,但無論到哪兒,都是排山倒海的人潮,他深深感受到這是個不宜居的城市。「你諗下啱啱高鐵,根本佐敦已經係淪陷啦。」人多、樓價貴、物價騰飛等都讓人喘不過氣,而大家也好像很無奈。

至於音樂能不能為社會帶來希望,黃家正也無法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他隱約覺得音樂家跟運動員的情況有點像,當大家聽到香港運動員在亞運得獎的消息,會為他作為香港的一份子感到驕傲。但除了榮耀感以外,他希望大家可以享受音樂,喜歡他們透過表演傳遞的訊息。

黃家正認為,香港年輕一代談的是追夢,不再是「搵兩餐」,可惜香港社會不允許他們這樣做。離開前,黃家正想要告訴香港人一定要努力找自己,去實踐;雖然總要跟著劇本繼續走下去,但他希望香港人能跟他一樣寧死不屈。

最後,你會形容自己是個怎樣的人?

坐在對面的他,低頭閉眼,迎來三十秒的沉默。

「在我剩餘的生命裡,最重要的是……不枉此生。希望在死之前,做對得起自己的事,活得開心,對這個世界好,可以正面地被別人影響,也可以影響別人。對這個世界好,也是我作為一個人來到世上,又得到那麼多好的機會,最應該做的事。」

十七年前,男孩問:「既然世界不完美,為何不早點死去?」之後還有一句:「如果全世界都識音樂就好完美。」

文 / 鄭晴韻

指魔俠× 琴戀克拉拉× SMASH(重演)

日期:2018 年 11 月 29 日至 30 日

時間:20:00 - 21:40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詳情請見

Kj黃家正《人生如戲》澳門首演

日期:2018 年 11 月 19 日

時間:20:00 - 22:00 

地點:澳門文化中心小劇院

詳情請見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