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4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從杜汶澤風暴想到的(李怡) (5364)


九西補選後,我寫了兩篇評論都只是點到即止。最近發生杜汶澤被污衊是「鬼」的網上風暴,於是聯想到對泛民敗選的一些管見。

杜汶澤風暴的教訓,是泛民多年來犯的最大錯誤,就是「陰謀論」。誠如電影《十年》裏說:「這十年來,我們學得最多的,是陰謀論,而我們失去最多的,是信任。」儘管建制派與泛民主派都有陰謀論,但以泛民主派最蔚為大觀。每逢選舉,只要有宣稱支持民主的不同派別參與競選,就幾乎一定被誣為背後有陰謀的「𠝹票」,甚至是「共產黨卧底」。支持本土派的人士也隨時被污名化。而污衊者就從無改正或道歉。這次因為杜汶澤知名度高兼有觀眾緣,又有平台發聲,加上他的強烈反彈,使對他污衊者投降。但其他沒有這樣實力的人呢?比如梁頌恆、游蕙禎,被污為「鬼」時有誰為他們發聲?不是紛紛同他們割席嗎?最終這兩個「鬼」一個坐牢、一個官司未清。與他們割席的、指他們是「鬼」的,難道沒有一點愧疚和歉意嗎?

《十年》那句話,所指失去信任的,不是被污衊的人,而是動輒指別人是「鬼」的污衊他人的人。這是泛民選票不斷流失的原因之一。因為你劃清界線的,不是只有梁游二人,不是黃毓民梁天琦,而是他們的近十萬選民。

泛民選票流失原因之二,是永遠把失敗的原因怪罪他人,除了怪建制派的鐵票之外,也怪本土派近兩次補選不投票、投白票或焦土,甚至指本土派選民是新建制,怪選民「心淡」。這些都是逃避自己責任、為自己屢屢犯錯開脫之詞。這次怪到一個不相干的杜汶澤頭上,才玩出了火。杜汶澤可以當粉筆字抹掉,他的大量支持者包括眾多選民卻不是那麼容易「污衊不留痕」。

泛民選票流失的原因之三是口號的老化、空洞化和沒有建設性,甚麼「關鍵一席」,不投給誰就等於投給建制,不停地告急,這些招式已經聽膩了,老而無功了。眼看因泛民議員缺席會議而使可以否決的議案獲通過,選民也知道沒有關鍵一席、只有九萬八(議員薪資)了。空洞化是那些「不要放棄」呀、「要樂觀」呀、「力爭」呀等等囈語。選民想聽到的是真實的聲音,即使會使他們沮喪,也不想聽這些欺人之談。此外,反這樣反那樣,選民的感覺是反得了嗎?為甚麼提不出一些稍有建設性或有效制衡的辦法呢?

泛民選票流失最關鍵的是論述的矛盾和言行不一:一邊批評中共蹂躪香港的自治,一邊說一國兩制運作良好,到外國游說支持特區政府;口頭反對大白象工程,但又為當年投票支持港珠澳大橋撥款狡辯。現時香港大部份的網絡留言,都是支持美國和西方抵制香港,支持取消《美國—香港政策法》,請問泛民是要爭取這些支持香港自主的選票,還是要把這些選民趕走?

選民需要一些新面孔。年輕固然好,但不年輕而在政治上的新面孔也比老面孔強。當然,民主派的新面孔容易被DQ,但無論如何都要不斷嘗試。因為老面孔看來大都缺乏勇氣和智慧面對自己的過去。

對於香港,我沒有期待,我只是指出我看到的真相。不過最後的期待是,如果泛民主派真心要反省的話,可以細讀青年評論家盧斯達的文章〈這次青年和本土派選民不是放棄香港,而是放棄泛民〉。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