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5

【立場新聞】鍾劍華:隱晦港獨生豬肉 擺明篩選任佢噏 (449)


香港沒有一個合理的民主制度,但在殖民地時代已經逐步開始建立了一套相對較為公平的選舉方式及程序,令有限的民主體制可以在較為公平的、透明度高的、及沒有操控的前題下進行,大大掩飾了體制中缺乏民主的缺陷。

基本法及回歸過程承諾了要循步漸進發展民主,說明要最終達到特首及議員以普選方式產生。作為香港人,有合理的理由期望香港的政治制度越來越民主。就算對民主發展的步伐存有爭議,就算政府說要等待一個所謂合適的氣氛下才重推政改,原有的公平選舉及普遍存在的政治參與權也應該得到保障,香港人原有的政治權利沒有理由比九七年之前更差。偏偏情況卻是越來越惡劣。

以往由公務員執行,在沒有民主的情況下較為公平合理、較少受質疑及挑戰的選舉安排,自從兩年前無端端加入了一個完全沒有憲政及法理基礎的所謂確認書之後,也加入了政治審查,令選舉從一開始便難以公平。

政府不敢面對人民的選擇,便利用手上的行政權力進行僭建,讓由公務員擔任的選舉主任,可以時隨意剝奪市民的政治權利。而其作出判斷時的隨意性,經過兩年來的多番使用也已經是十分清楚。長此下去,只會令香港在沒有民主體制的情況下較為公平的選舉方式都瀕臨破產。

特區政府不但沒有見好即收,而且還要食髓知味,把這一種僭建制度濫用權力的不公平做法無限擴大,連不涉政治爭議的村代表選舉也加入了這樣的政治審查。以「隱晦支持港獨是選項」這一個「莫須有」的說法,便把兩年前在立法會新界西選舉中取得最高票的朱凱廸的參選資格也剝奪。這樣明目張膽進行政治篩選及政治審查,其所謂「隱晦」的含義,社會竟然無需討論,無需得到社會確認,只交給一個由公務員擔任的選舉主任作出政治裁決,而這個裁決的後果除了是剝奪了參選人的政治權利之外,也是剝奪了選民的政治選擇權。

政府回應說這「完全是選舉主任的裁決」,又說「認同及支持選舉主任的決定」,更說這是要令選舉可以「公開、誠實及公平地進行,與政治審查、限制言論自由及剝奪參選權無關」。對於這一大串中共式官腔,任何稍有閱讀理解能力的都能看得出是在明目張膽講大話。這怎會不是限制言論自由,這擺到明就是政治審查。那些政府官員及建制派,也沒有理由不知道這樣低水平的大話根本不可能騙到人。還要毫不羞愧地繼續這樣做,只能說是不受制約的權力已經去到一個令人失去羞恥之心的惡劣階段了。

政治道德倫理固然是每況愈下,就連基本的邏輯及理據也無法過關。「不公開表明反對港獨便等於支持港獨」,這一種簡單的二分法連基本的思維邏輯都有問題。政府口口聲聲呼籲市民不要非黑即白,不要帶有色眼鏡來看政府,但政府就以自己行為說明,任何人只要讓政府看不順眼,便可以以這樣簡單的二分法邏輯來剝奪其政治權利。

香港政府表現確是比想像中更卑劣。而且還要不憚於表現出這種卑劣。明明是政治審查、作政治篩選、破壞香港選舉的公平性,但還要抬出與幾十年來大陸那些官僚一模一樣的空話虛話假話來為自己的惡行劣行遮羞。

以後只要拿着選舉確認書這一招殺手鐧說人支持港獨,甚至指沒有明確反對港獨,便可以隨意被政府理解為「隱晦地支持港獨作為一個選項」,從而剝奪任何人的政治參與權,這樣的選舉還有什麼意義和價值。民主制度已經不健全,已經遠遠落後於應有的發展步伐,現在就連較為公平公開的選舉也受到這一種政治威權污染。這是否香港人願意見到的未來?

對於香港人來說,當初說要以「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這個方式收回香港,其中一個大家都心照而「隱晦」的原意,就是要避免香港出現一個像中國內地那樣的政治制度及政治環境。「隱晦地」表明不會把國內那一套卑劣的政治操作方式,包括獨裁、專制、貪污腐敗、有法不依、不公平、不搞政治審查、政治操控等等移植到香港,一國兩制就是防止香港政治卑劣化的制度屏障。今天以選舉主任及確認書的方式來作政治審查,推翻一向行之有效的公平選舉,也是隱晦地說明特區政府已經毫不介意自甘墮落,要與中國內地的政治卑劣睇齊。

選舉主任提出的問題,然後作出不確認其參選資格的理據,其實全部都不重要,根本無需花時間去辯論及深究。因為這些理據顯然都跟最後的決定完全沒有關係。

但選舉主任向朱凱廸一再作出的提問,除了是要掩飾政府的早已作出的政篩選決定之外,可能也要向所有意圖參與政治選舉的人表明,以後要參選,就是作出政治正確的表態才能過關。

今天距離國內個個要政治表態,人人要政治過關的歲月幾多年了?朱凱廸說,他曾經有個幻想,希望特區政府不要再做這樣的事。可能事件的結果正好向各界說明,大家都應該不再對這個政府心存幻想。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