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30

【灼見名家】群學書院:印度哲學家克里希那穆提:不要試圖擺脫慾望,而要嘗試理解慾望|群學書院 (988)


編按:吉杜·克里希那穆提(Jiddu Krishnamurti,1895—1986),印度哲學家。是近代第一位用通俗的語言,向西方全面深入闡述東方哲學智慧的印度哲學家。本文節選自他的著作《成為自己》(Krishnamurti to Himself: His Last Journal)。

提問者:我們的一切苦惱似乎都是從慾望中產生的,但是我們能否從慾望中解放出來呢?慾望是我們身上固有的,還是心靈製造的產物?

什麼是慾望?

慾望就是感官感受,對新鮮的經驗和刺激的感受,攀登地球最高峰的感受,對權力和地位的感受。所有這些限制了大腦的能量。慾望提供了安全的假象,需要安全的大腦則鼓勵並維持着每一種形式的慾望。

如果我們不理解慾望的位置,它就會引起心靈的退化。理解它是非常重要的。思想是慾望的運動。想得到更多感受的慾望,以及對安全感那種虛幻的確定性的追求,驅動着我們發現的好奇心。

慾望是我們生命中最急要最強勁的驅動力。所有的宗教中都說到若要忠於神明,便要克服慾望、毀滅慾望,控制慾望。此外,所有的宗教教義還提到用一種思想創造出的形象來替代慾望,基督教如此,印度教等其他宗教亦然,即用某種形象替代實在,而實在便是慾望,熊熊燃燒的慾望。

在他們看來,人們可以通過其他代替物克服這種慾望。或者是將自己臣服於你心目中的主人、救世主,或是上師──這同樣也是思想中的活動,是所有宗教的思維模式。

因此,去理解慾望的本質,探尋它為什麼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為什麼要把慾望從心靈之中分離出來?說出「慾望產生問題,因此,我必須從慾望中解放出來」的那個主體又是誰?我們必須理解什麼是慾望,而不是因為慾望產生苦惱,就去問如何擺脫慾望,也不是去問慾望是不是心靈製造出來的。首先我們必須知道慾望是什麼,然後我們才能更深入地探究它。

慾望如何產生?

確實,慾望是通過知覺或者觀看、接觸、感覺而後產生的。是不是這樣?

你先看到一輛車,然後又有了接觸和感覺,最後才產生擁有這輛車、開這輛車的慾望。然後,在試圖得到這輛車的同時,就存在着衝突。所以,在滿足慾望的同時,存在着衝突,存在着痛苦、折磨與快樂,而你想要留住快樂,拋棄痛苦。

這就是在我們每個人身上真實發生的。

那個由慾望所造就、追尋快樂的主體說道:「我想要擺脫那些不快樂的東西,那些痛苦的東西。」我們從來不說:「我想要擺脫痛苦和快樂。」我們想要留住快樂,拋棄痛苦,但這二者都是由慾望產生,不是嗎?

慾望通過知覺、接觸和感覺而產生,被認定為「我」,那個想要留住快樂並拋棄痛苦的「我」。但是痛苦和快樂都同樣是慾望的結果,是心靈的一部分──它不在心靈之外。只要有一個主體說道,「我想要留住這個拋棄那個」,就一定會有衝突。

因為我們想要擺脫一切痛苦的慾望,留住那些令人快樂和有價值的東西,我們從不考慮慾望的全部問題。當我們說,「我必須擺脫慾望」,那個試圖擺脫某種東西的主體是誰?那主體不也是慾望的結果嗎!你明白了嗎?

克里希那穆提認為,我們首先必須知道慾望是什麼,然後我們才能更深入地探究它。(Amazon)

慾望的根源是什麼?

我們問到:慾望的根源何在?我們對待這個問題必須實事求是,誠實謹慎,因為慾望這種東西極具欺騙性,令人難以捉摸,只有了解了它的根源,才能真正認清慾望為何物。

對於我們所有人來說,感官反應非常重要的。而對於我們當中的一些人來說,也許某一種感官反應要比其他反應更為重要。

如果我們是藝術家,我們會以一種獨特的眼光看這個世界;如果我們被培養成為一名工程師,那麼我們的感官反應也和他人不同。所以我們從來沒有用所有的感官反應全然地觀察過。對待某種事物,我們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程度特別的、相異的反應。

我們有沒有可能啟用我們所有的感覺神經全然地進行反應呢?一定要認識到這一點的重要性:如果一個人用其所有感覺完全反應,就不會存在中心觀察視角的不同。一旦人們用各自獨特的感受去觀察某樣東西並有所反應,分隔便產生了。

當你走出營帳,看到涓涓川流,粼粼波光,試着去用全然的感受觀察它。不要問我怎麼用這種方式觀察,因為那樣的話一切都會變得機械死板。要自己教會自己全然感受的方法。

當你看到了某些東西,這種「看」便會使你產生某種反應。

你看到一件綠色襯衫,或者是一條綠色的裙子時,你的反應機制便會被喚醒。然後就會發生「接觸」。緊接着,你的念想又會通過這種接觸創造出你穿上這件襯衫或者這件裙子的形象,慾望便由此而生了。

或者是你在路上看到了一輛汽車,線條流暢優美,車面光滑鋥亮,引擎動力十足。於是你繞車一周,看了看汽車的發動機。這時念想便會創造出你坐進車中,啟動引擎,踩動油門,開動汽車的情景形象。

所以慾望由此開始,因此慾望也就是源自創造出形象的念想,在此之前並無慾望的存在。

感官的反應本無可厚非,但是當念想創造出形象的那一刻,慾望便開始了。那麼,創造出形象的念想有沒有可能不出現呢?這是對慾望的學習,其本身是一種訓導。學習慾望是訓導,不是控制。

如果你真的學習了,那麼一切都會解決;但如果你說你必須控制慾望,那你便脫離軌道,步人歧途了。

當你看清了慾望的整個運動過程,你就會發現念想以及其創造的形象就不會介入打擾了,到時你只是在注視,在感受。這有什麼不對的呢?

慾望這種東西極具欺騙性,令人難以捉摸,只有了解了它的根源,才能真正認清慾望為何物。(Pixabay)

不為慾望佔據,先要理解慾望

所以,我們的問題不在於如何解放擺脫那些痛苦的慾望,而又留住那些快樂的慾望,而是要理解慾望的全部本質。如果我們能夠直視慾望的各個角落,而不去留住或擺脫什麼,那麼我們就會發現慾望有着全然不同的意義。

慾望產生矛盾,一個稍許靈敏一點的心靈便不願居住在矛盾之間,因此,它試圖擺脫慾望。

但是如果心靈能夠理解慾望,而不試圖將其抹掉,不說「這是個更好的慾望,那是個更糟的慾望,我要留住這個,拋棄那個」,如果它能覺察到慾望的各個角落,不拒絕、不挑選、不責備,那麼你會看到心靈就是慾望,它與慾望並不是分離的。

如果你真的理解這一點,心靈就會變得平靜。慾望還會來臨,但它不再會影響你;它們不再那麼重要,不再於心靈中紮根並產生問題。

心靈還會對事物有所反應,否則,它就不是活的。但這反應只是表面的,不會生下根來。這就是為什麼理解這慾望的整個過程如此重要,我們多數人都陷在這慾望之中。陷入之後,我們感覺到了矛盾與巨大的痛苦,所以我們與慾望鬥爭,而這鬥爭卻使痛苦加倍。

然而,如果我們能不做判斷、不做評估、不去責備地直視慾望,那麼我們會發現慾望不再生根。

一個為問題提供溫床的心靈,永遠也無法發現什麼是真實。所以重點不是如何解除慾望,而是要理解慾望,只有當一個人不去責怪慾望,他才能理解慾望。只有當心靈不為慾望所佔據,它才能理解慾望。

原刊於群學書院微信平台,本社獲作者授權轉載。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