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2

【蘋果日報】畢明:誰是飯民中的TreeGun (1265)


「關心政治」四個字在這世代是白痴的,當今環境,在這世代,政治可以用來關心嗎?扭曲到荒謬,荒謬到無奈,但當然不論你關不關心,還是會被政治關心。然後又會發現,關不關心又如何?

別怪年輕人不「關心政治」,英國政治家Tony Benn說:"Keeping people hopeless and pessimistic-there are two ways in which people are controlled-first of all frighten people and secondly demoralize them"。要怪,要承認,要面對,要應付,是"controlled"工作做得太好。冤有頭債有主,敵我認清楚。

大氣候風勢不利,自己控制不了的,沒法,自己控制得了的,第一個是你自己。起碼不要被時代扭曲,起碼要慎思明辨,起碼要價值觀硬淨。

舉個荒謬的例,假如,路過見到蔣麗芸議員被me too、非禮、強姦,我是會立即報警的,朋友更說雖然未知當中真正的受害者是誰,都要報警,非幸災樂禍。什麼政見立場之前,歪風邪理之下,基本是要做個人。

政治、選舉、之前之後之中,從來抹紅抹黑,抹藍抹黃,但抹到七彩最重要還是是非黑白。飯民,自詡名門正派,有錯有笨有失誤,一樣冇得姑息。

「杜汶澤忽然本土」乜乜乜,事件一出腦中祇有一個問題:誰是飯民中的TreeGun?簡直智將一號。肯肯定,寫了這篇,我又是牛鬼蛇神,已經投共,收咗好X多錢。

敢問一句,對手進化了,選民進化了,飯民代言人呢?可憐和可悲是,對手和選民,進化得比你快。今時今日,進步不夠,要進化,你仲56K?還用那堆舊兵器、舊告急牌、打新的戰爭?

姚松炎輸了,我寫過「恨,是一個很厲害的催票劑、恨689、恨劉江華、恨TreeGun,勝選是順水推舟」。建制的進化,是那些令大家「歡樂滿江華」的負資產,他們極速管理cut loss,恨的對象沒了。然而敗象頻仍,智將頻蕉,卻在飯民陣營一再發生,還憑什麼笑對家低能。最怕遲些有選民見飯民輸選舉要燒炮仗了。

恨,也是很強的掉票彈,憎你,就不會投票給你,也解釋了為什麼國家機器那麼積極製造haters組織,散播大量haters言論,挑撥離間打散民主力量的凝聚。一堆建制五毛,扮黃扮藍,扮本土扮焦土,一人分飾幾角,圍爐起哄寫盡膠論,營造、放大、醜化、深化飯民的不濟?

你自己又唔爭氣,飯民智將豬隊友衝出來倒米,質疑杜汶澤忽然本土,言辭輕佻連人家的太太都「辣」埋,既低級又殘忍。誰不知杜汶澤因為堅持不跪,受靶不降,在撐着受盡不足為外人道的苦頭,你掉轉頭中傷他?問一個不跪的人怎麼雙膝未碎情何以堪,是為可恨。人家努力leg day自強呀!

60分鐘的所謂論政節目,被有心人抽5分鐘出來大肆播弄,haters大勝,飯民豬心論大輸,你怪得了人嗎?有幾多人慎思明辨看得穿最盲搶鹽式分化?

杜汶澤怒火燒山的post,執筆之時錄得24,000個反應,2,000多個share,就算扣除挑撥離間,唯恐天下不裂的成份,都有20,000人啩。如果每個like、每個恥笑是一票,智將敗家仔倒了多少票?還有幾多老本可以食,有幾多新本賺不回。

珍惜你敵人的敵人。別問坊間為什麼出現「寧死不含」。別弄到一朝眾叛親離,諍友全無。

若真是short到草木皆敵,有五官皆鬼,沒讀過Machiavelli,都看看《教父》:“keep your friends close, and your enemies closer”。有胸襟參考的話,黃毓民可以是飯民的黨鞭,盧斯達寫的「青年和本土派選民不是放棄香港,而是放棄泛民」,要多讀三省身心。

知己知彼,敵人又好對手都好,有地方值得肯定和尊敬,高估對手,好過高估自己,他們讓你學習和改善。捉鬼前,先管理智將,換掉守舊自封的腦袋吧。

與其做民主爛仔,四圍撩是鬥非,不如做民主小販,落區做事深耕細作。現在是求政績而非意識形態的時代,很多偽中產捱着基層式生活掙扎,而非過着中產風流。有沒見到黃之鋒和區諾軒替選區居民搞平安紙講座,是實務。你說阿婆為樽豉油投票之前,可有想想或許那樽豉油對她太重要。不是低端,是生存。誰人待我好待我差,太清楚。

廚師腸教我的真理,是開票之夜大家關心條腸,多過條票。廚師腸真是很好吃嗎?未必,但食開有感情。深耕細作,建立感情、關係,放下身段做條廚師腸,好過做光環領袖。由網路崛起開始,舊秩序被新系統取代,舊一套一呼天下應祇能翻起碎片漫天。

說一票都不能少,但每票都被你X,點呀?

不是說一票都不能X,選民有選民的責任,若選民當自己是嬌客,大模斯樣做「西客」,招呼不到沒人怪你。

是的,網路很髒,網民很衝動,如果「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子」,網路有一班盲頭的蒼蠅,專愛「嬲」屎。

但誰叫你的豬隊友拉下一堆蘇州屎?心性高低決定了一個人胸襟的容量,分化很容易,今次的智將災難沒有繼續發酵惡化,全因為杜汶澤之後反應得體有道,高度非智將們加起來所能相比,respect!那位陶先生,絕對欠杜汶澤一個正式的道歉。

畢明
電郵 :
budming@yahoo.com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