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9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恐怖權力 (李怡) (2274)


200年前法國啟蒙時期思想家孟德斯鳩說:「共和政體的原則是品德,君主政體是榮譽,專制政體是恐怖。」

現代許多專制國家都自稱民主、自稱共和。孟德斯鳩講的共和政體不是看它的名稱,而是看它是否實行真正的民主普選、法治和三權分立,有就是共和政體,沒有就是專制政權。

孟德斯鳩講的君主政體靠榮譽,指的是200多年前西方的君主政體,君主立憲後的西方政體,是結合了虛君榮譽而實際施行的是民主共和體制,仍然以品德為原則。

品德的範圍雖廣,但歸根到底只有一條:體制上是否把人當人。把人當人的根本就是孔子的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自己不想做奴隸,也不要把別人當奴隸,而不是自己不想做奴隸,但既做了就以奴隸總管的態度把別人當奴隸。把人當人,是共和政體的品德原則。至於專制政體,維持統治的就是靠恐怖:百姓不得不順從是基於恐懼;各級官員的服從也基於恐懼。

「贊成的請舉手」之所以實際含義就是「不想死的請舉手」,是基於恐懼。

習近平能夠獨攬大權,最主要的手段就是他獲掌黨政軍大權後,以「反貪」來清除異己,製造黨政軍特別是高層幹部的恐懼。而習近平上台前二三十年的改革開放,造就一個權貴階層,和人類歷史上最廣泛最猖獗的貪污,就提供了他可以藉反貪來獨攬權力的政治基礎。

眾所周知,中國現在已經是無官不貪的時代。隨便抓一個中國官員,即使是被認為清廉的,也可以找到他貪污的證據。因為行賄受賄已經成為社會上必須的潤滑劑。有人說:如果你有家人要在醫院做手術,那裏的醫生不肯受你的紅包,你會很害怕;要到政府機關辦一個證件,收不收紅包的效率相差很遠。

2012年習近平上台,以反腐佔取道德高地,採取所謂「打虎拍蠅獵狐」行動,對黨政軍特別是高層的查處,震懾了各級幹部。權力就藉「反貪」的恐怖得以強固。其中尤以對軍委的清洗和安插收攏親信最為顯著。

任何人對習思想入黨章或終身制投反對票或棄權票的,都有可能被扣貪污罪名,就像文革時被扣走資派罪名一樣,都不乏證據。「不想死的請舉手」就這樣形成。

反貪六七年,貪腐表面可能有所收斂,但實際上沒有改善,單看中國至今都不願意把「官員財產公開」立法規管,就知道反貪針對的是權力挑戰者,實行恐怖統治,藉反貪建立最高的、絕對的、至死方休的永久權力。

靠恐怖維持的絕對權力不可能穩固。

首先,統一思想使統治集團失去了糾錯的能力,鄧小平定下最高領導職位只能任兩屆,算是留下約制最高權力無限擴張的制度設計。現在把這制度取消,意味着最低程度的糾錯機制都不存在了。其次,「任何用鎖鏈鎖住自己同胞的人,最終都會發現,鎖鏈另一端鎖住的是自己的脖子。」這是美國19世紀作家Frederick Douglass的名言。把人民當奴隸、掌絕對權力者,怎麼會是自由人呢?權力越絕對,政治就越僵化,越腐敗,無論是多麼英明神武的人,掌絕對權力都會變成大怪物,更何況是志大才疏無能之輩呢!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