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7

【蘋果日報】畢明:黃秋生與游學修 (3705)


「你依家仲雙周一成張國榮呀大佬!」言下之意,有冇搞錯。

記憶中看過一個張國榮的訪問,這句話是他說的。眼看香港電影圈生命力疲乏,台前幕後塘水滾塘魚,每年賀歲檔,整個香港電影工業,講來講去成大氣候的體統,還是幾張老面孔。不進,則退。

雙周,周潤發周星馳,一成,成龍,和哥哥自己。不自high於自己不被後浪推趕,卻恨池中無物。

哥哥離世也快16年了,如今的香港影壇,擔大旗仍是「雙周」,另外那一成,說已無香港電影。

然後我在今年香港藝術節的音樂劇《陪着你走》,見到了游學修。

在台下看着他演過度活躍和有讀寫障礙的小子,越看越有點激動。不因為我也集齊上述兩項的病徵,同病末期,更因為我見到一個很好的演員。已經多久了啊(淚)。梁朝偉劉青雲梁家輝吳鎮宇這些,差不多是雙周國榮時代的,非已屆60,都快60歲了。

游學修,29歲。在舞台劇第一、二幕,我已留意到他進入角色的自然,到中後段,肯定了他作為演員琢磨過角色的仔細,苦功的表現,卻無斧鑿之痕。或許,你還不太認識這個年輕演員,但那夜,我的眼睛是跟着他走的。

他在台上精力過剩對白連環(過度活躍嘛),我在台下思潮起伏。想到三件事:黃秋生、影帝、馬田史高西斯。

我還未大學畢業,已經開始寫影評,暑假回港,尤其喜歡追回一些未看的歐美經典片、港產片來看。我常在開平道的Laser People租碟,包括方育平的《舞牛》,主演是繆騫人,和未紅的黃秋生。一邊看,一邊想,這個演員,天才型,配繆騫人也好看,心忖:呢個人好勁,香港竟然有這樣的演員。

在香港時我完全不看亞視,從多倫多回來時我並不太知道黃秋生。那是90年初的事吧?

看見游學修,我想起《舞牛》,想起在《舞牛》中看見黃秋生,那種眼前一亮,兩個演藝學院的隔代師兄弟。已經多久了啊(淚淚淚),心口真的有點起伏,暗湧激動:假以時日,游學修應該會是香港電影的影帝!

整套劇,他在應放應收中完成,沒over,沒under,沒有搶戲表現自己。我更高興是,看見他的進步。幾年前在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的他,稚嫩無奇,演技普通,與潛力股無關。很明顯,沈澱幾年,踏實了,苦功下過,大躍進。他甚至令我想起《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的最有前途男配角,拍攝時聽說遇還未成年的Leonardo DiCaprio。

這堆想法塞在胸口,心想回家後,在面書寫出來吧。又躊躇,會否給他太大壓力,會否讚壞他?愛才,便會胡思亂想。

完show後竟在後台碰上了他,此劇的音樂總監介紹我們認識,游學修還說,「我知,你奧斯卡神算吖嘛!」(咁上下啦)握着他的手,心口那堆想法自然地吐了出來,簡略版。親口讚他、鼓勵他,告訴他,他將來可以是影帝。他身邊一位男生聽見哭了。

讚壞和壓力不怕了嗎?讚得壞和受不了壓力,就不是我看見的好演員。希望香港電影工業和際遇,不要辜負這隻潛力股。他不是天才李白型,是苦工杜甫型,更好,天才容易自滿,成功後易進入平原無進期。我從來信learning curve,多於起跑線。

作為奧斯卡神「算」,我很少說自己有眼光品味判斷力乜乜乜,不必說,我精準地圈出過未紅的狄卡比奧、Hugh Jackman、Christian Bale及Philip Seymour Hoffman,還有老是世界網球壇三哥的祖高域。我希望今次一樣招牌可保:俾心機呀游學修!

不是說還有馬田史高西斯嗎?是。大導演馬田史高西斯初出道時,拍出了《Mean Streets》(窮街陋巷),鋒芒畢露,運鏡已獨到崢嶸,但瑕疵不少,倒彩責難亦不少,唯著名影評家Roger Ebert大讚,力挺到世界盡頭。史高西斯說過,Ebert了解史高西斯作為導演,比他自己還要多。後來史高西斯成了大師,Roger Ebert祇說,新導演新演員,一定有不足,我可以做的,是好好發掘並保育這些稜角,讓他們在茁壯之前,有信心繼續,有能量對抗不斷砸來的質疑和石頭。(包括自己對自己的質疑吧?)

《舞牛》,原來是1990年出品,那年,黃秋生也是29歲,游學修出世。

(請編輯找他倆的相,她緊張問「佢哋咩事?」我答:希望係傳承)

IG: budmingbudming

畢明
電郵 :
budming@yahoo.com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