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8

【輔仁媒體】健吾:黃秋生——那個當年被批鬥為梁粉的黃秋生 (2500)

一向都知道,說人是最低手的。

因為,我記得也斯老師曾說過,寫專欄,沒有東西寫,就讀讀書,不要「搞人」。「搞人」,是中國人最正常的習性。因為他們是小農基因,讀書少,知識水平低,墨水不足,就自然而然用人名,文字胡亂堆砌,最後就以為自己「說過」一些話,好很重要似的。

但有時候,我又好明白。一些人懶,不想求變求進步,就會原地踏步。美其名是堅持自己的風格,實際只是不思進取。

比方說,近日很多人吹奏黃秋生。

大家記不記得,2014年的時候,他為什麼會寫這麼一個status?

當時,我記得,黃先生被視為梁粉。

翻攝黃秋生微博。

好了,現在呢?有人為了hit rate,訪問淪落人,盡力吹奏。我明白的,今時不同往日。

但一路以來,我都對黃先生,抱持敬意。因為,我覺得他至少堅持己見。

2016年的時候,大家不知道記不記得,藝發局有一個選舉。那時候,是雨傘完結之後的一個所謂「戰場」。我是藝發局的可登記選民。於是,那天我去投票。然後,我看到一個幫黃先生拉票的朋友,那是一個很照顧我的前輩。他說:「幫秋生哥做個訪問丫?」好的,我答應了。然後,黃先生的對手的助選團,偷拍我,說我「幫梁振英」,更留下激烈言詞,說我「夾腳做訪問,死基佬」。

還有,被視為是建制的標準舞會,把黃先生的頭像印上去,所以那個「笑我夾腳」的左膠,就說我是「建制的人」。

而黃秋生的回應,全民無視。

好了,然後,誰贏,誰輸?

首先,如果他對手的助選團,都找我做訪問,我也會做的。

但他們有沒有?沒有。

然後,那時候黃先生為什麼輸?因為黃先生被視為是梁振英的代表,是代言人。那一場是什麼選舉?你們還記得嗎?

現在,人人追著黃先生說他是「香港代言人」?你們這堆左膠文人,有沒有羞恥心?

他是淪落人的時候,我撐。他現在被大家看見,我都會撐。因為我記得,他跟我訪問的時候,他當我是一個人。他不認識我,他都因為那位叫我「訪問他」的助選前輩,而給我一點時間。他尊重我,我一直都會尊重他,no matter 他的政見如何,我都會尊重他。

你天天看著這些日復日醜陋的香港人,是出來爭著批判嗎?你不批判,只是因為你看不見。正如有很多人這幾天吹奏台灣人,說台灣人不會那麼八卦的時候,大家不會記得,也不會知道,2000年的時候胡瓜丁柔安事件中,台灣傳媒如何使用衛星通訊車追訪胡丁二人的住處,如何打擾人家的生活。台灣人不八卦?媽祖叫我出來選都說得出,不八卦?

我從無意,也不覺得需要踩低自己,抬高別人。而是,香港人的質素,本來就有高低。我見過很高質的香港人,但當你出來搞專頁,要維持高質,有些話不說,有些事不提,你慢慢就失去網路聲量。原因,是因為這個世界的人,根本就需要低質的大口大口無腦娛樂,or else 香港不會有TVB,最可以代表香港的電視台。

有好多事情,我當然知道:我知道私隱是什麼。我知道新聞道德是什麼。我知道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但以前這些「知道的事」,在這個世道都不重要。我知道工作就要收錢。現在大家都要免費資訊,不用向供稿者提供什麼報酬。我知道你說一個人自然而然就會有機會傷害一個人,那你評不評論?但後來你發現,這個世界的所謂黃絲瘋子,藍絲麻瓜,都只不過是想說說話,而不是想世道有什麼改變,那為什麼要跟大眾為敵?昨天晚上,有人問我做過什麼,我依然可以堂而皇之的跟大家說,過去十一年,我寫了40本書,不是每本都大言炎炎什麼大道,但小想法小道理我倒是每個星期在電台,天天在文字創作中收起一點的。我不知道這叫不叫「做了一些什麼」。八卦本來就是天性,我明白,也了解。我都會跟所有人說:我不是聖人。但當你看到一些自詡聖人的人,跟紅頂白,當別人不能對自己有利之時,就加以訓責,人人得而鞭之;而當那個人可以令自己拉一點hit rate,得到一點好處,那就是朋友。

別跟我說骨氣。別跟我說意識。別跟我說概念。這個香港,這些人,都沒有。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