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5

【立場新聞】朝雲:連登仔自告奮勇派傳單反修例 發起者:香港係香港人嘅一切 (334)


傍晚,多名年輕人匯聚大圍車站,儘管被人投訴而棄用大聲公,他們仍站在人流中派發傳單。

從對談可見眾人多屬初識,甚至剛剛相認。筆者來訪時尚有人陸續加入,受訪者一度以為筆者是來報到,讓筆者深感安慰。

Alfred 是 23 歲的大專生,在連登首議行動。

「我睇唔過眼。」他說五年前很多朋友都曾為雨傘革命發聲,但五年後輪到逃犯條例,由小學到大專,沒有一個同學說過一句話。

修例令全港人暴露在中國法律下,人身安全不保,他失望說:「年輕人反而冇乜大反應。」

「好多後生仔見到修例傳單已經走開,唔想理;反而中年人會留意吓,講支持你。」Alfred 憶述在紅磡街站的經歷。

28/4 他參加了 13 萬人遊行;8/5 起在連登洗版;16/5 開始吹雞;17/5 開設群組;20/5 首次出動到紅磡;23/5 再去大圍。

先有十人參與紅磡街站,及至大圍多達廿人,至今群組已有百計成員。「有中學生同大學生,有啲人做緊嘢,唔同年齡層都有。」

「討厭政治、逃避政治、唔識政治嘅三類人,即係大多數香港人。我地要講畀佢地聽修例有幾嚴重。而且要團結年輕一群,佢地仲要喺香港生活多幾十年,咁香港先有未來。」

傳單內容由 Alfred 擬定,再由其他成員設計排版。四五位成員在三日內完成,在紅磡和大圍各派出六百多張傳單。

「完全估唔到。每個香港人都唔應該輕視自己能力,同你身邊嘅人行多一步。唔得唔緊要,再行多一步。可能影響到香港嘅命運,千祈唔好放棄。」

中共高官已經開腔,口徑強硬,大家心知反勝極難。然而 Alfred 的回答同樣堅決:「所謂中央嘅官員表態,我完全唔會理。我地唔會估贏嘅機會有幾大。而家要做嘅,就係要最多最多香港人知道依件事,對香港嘅禍害有幾深。愈多人出嚟出一分力,贏嘅機會就愈大。」

「就算立左法,人數依然能夠令政府有所憂慮,將來或者會激起更多事,我地仲可以贏番。我地一定要多人數。」

Alfred 質疑遊行「行完就散,行完就走」,林鄭和中共都有恃無恐。「要比 03 年更加多人,做更加多嘢,我地先會贏。」

筆者回顧學民思潮,緣自黃之鋒和一班中學生自發擺街站反國教,現在他身處監獄,Alfred 同懷感慨。「以往殖民地政府一直教香港人要由上而下,中英談判只係一班高官同權貴,完全唔能夠代表我地。香港人從來都唔能夠作主。而家運動一定要由下而上,由群眾自發,咁樣先可以有最多人參加。」

「中國一定會繼續打落去,第一次係要錢,下一次就捉人。趁缺口未打開前,我地一定要阻止。」

「我地絕對有機會贏,唔好認輸。可能喺中國眼中,香港唔知係乜嘢,但香港係香港人嘅一切。」

* * *

另一成員阿傑,在多倫多約克大學就讀商科,暑假時回港。「乜都唔做結果就肯定唔會變。我寧願多一個人都好過坐喺屋企,做番香港人應有嘅本分。」

阿銘則在理大就讀。「我愛香港,唔想香港俾人敗家輸到冇哂。我地表達意見嘅對象唔止香港政府,仲有外國政府。要話畀佢地知,香港人同政府立場唔同,佢地先有籌碼幫我地。」

阿侑亦是理大學生。「連登仔經常俾人話得把口,成口話『你帶頭我一定出嚟架』。今次難得真係有人帶頭,我都必須出嚟支持佢。」

* * *

後記

採訪期間,一班穿著校服的女生經過,四五個連登仔包圍著她們,九十度鞠躬並遞出傳單:「香港嘅未來靠你地喇!」

女生沒有接下,向他們連珠炮發:「我知道咩事,我收過單張。你地唔駛咁緊張!唔駛咁緊張!」

事後連登仔互相指責:「平時又唔見你咁熱情?」

 

作者facebook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