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4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香港人前所未見的勇氣 (2433)


許多人都說,現在香港的青少年人生不逢時,他們沒有像上一代或更上一代人那樣生活在香港的美好文明歲月,他們面臨經濟困厄、社會沉淪,但他們卻比上一代人對香港社會更有承擔,表現出香港人前所未見的勇氣。

法國作家卡繆在1957年獲諾貝爾文學獎時說:「或許每個世代內心懷抱着改造世界的理想,我的世代知道是無法做到的,而這世代的任務或許更大,就是要阻止這個世界的崩解。」

為阻止崩解所需要的勇氣、承受的犧牲有多麼大,對抗的魔怪多麼恐怖,正從現在香港年輕人身上體現出來。而他們所做的也無法不令我這老一輩人感動落淚。

盧偉聰稱示威的年輕人是暴徒,林鄭說是暴動,但這次泛民主派沒有人出來割席,沒有譴責年輕人「暴力」,社會更多人指摘警方過度使用暴力。

繼續有年輕人貫徹不合作運動,在港鐵沿線故意阻礙關車門,製造延誤。被耽擱的市民受訪時,鮮有地沒有對年輕人的行為指摘或抱怨,反而有人說理解他們用各種辦法阻止送中。

回想過去歷次運動,都有受影響的市民抱怨阻塞交通、影響生計。近幾年每次遊行都有「愛」字堆在路邊唱對台。而6.9遊行卻見不到。

這是因為,送中條例真是到了香港人的生死關頭。退一步即無死所,退一步香港即與中國任何城市無別,甚至更不如,因為中國各城市中仍有願意向中央爭取一些地方權益的幹部。

香港特首則絕對不會。試問林鄭無論在政務司或特首任內,有向北京說過半句「不」嗎?送中條例通過後的所謂特首把關,形同虛設。北京說要香港引渡甚麼人,特首絕不會說不。

林鄭接受電視訪問被問到「賣港」時,她擠出眼淚,說自己「對於呢個地方的愛,令我作出不少個人犧牲」。又搬出她老公對「賣港」的詮釋是:「你做行政長官之後,就真係賣咗個身畀香港。」

對於撤回修例,就說自己是兩個仔的媽媽,不能縱容兒子的任性行為。

有資深傳媒工作者說,林鄭在公眾、傳媒面前扮慈母,已經是第三次了。每次都說自己多委屈,工作忙碌,老公說她儍,她犧牲有多大。

根據我幾十年的人生觀察,越喜歡在公眾和傳媒前晒恩愛的夫妻,其實婚姻關係多不穩固。如果真是恩愛,自己知道就夠,不需特別示人。同樣,愛扮慈母的人,正正絕非善類,因其不善且惡,才需要以母親這個給人溫柔慈愛、惹人好感的形象以示人。

任首相長達11年的英國鐵娘子戴卓爾夫人,在任時從沒有公開談到自己的丈夫和一對兒女;擔任總理長達14年的現任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從來沒有同媒體講過她老公和兩個兒子。因為既擔任公職,應該讓社會就自己的公務作評價。個人生活只是在聖誕、新年這些日子擺出來與公眾同樂,而不是要用來為自己塗脂抹粉、騙取公眾同情的。若連兒子、老公都要利用來為她的權力服務,那就連為人妻母都不配了。

拜神拜佛你不要再為香港「犧牲」啦,趕快回家去相夫教子吧。香港人已經受夠你這個「慈母」啦。

鱷魚淚通常被用來形容假慈悲。但其實它連假慈悲都不是,它只是在進食時,眼中自然流出的生理分泌物。在兇暴對待市民的善良兒女的同時,一面飽嘗個人的權力私慾,一面流出分泌物,正是賣港殘暴者的鱷魚化身。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