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0

【立場新聞】岑敖暉:所有事情ㅤ源於林鄭不可一世的姿態 (1240)


剛回到家,累極,但平安,簡單整理幾點:

一、五月二十九日,在民怨沸騰、鐵定多人會上街的情況下,警方跟民陣會面後,自行決定只開放三條行車線,拒絕開放東角道作起步點,以及不能使用維園六個足球場、只能用維園草地作起步點。

二、六月四日六四三十晚會,在六個球場、草地、公園內大多主要通道都爆滿的情況下,聲稱只有三萬多人出席晚會。曾任民陣召集人的區諾軒,其後公開警方內部的「維園人群管理措施」估算文件,指單是維園中央草坪就可容納3.2萬人。

三、六月八日,警方衝鋒車在灣仔警總外「度啱曬位」地被人以汽油彈「襲擊」。

六月九日

四、遊行剛開始時,一看就知是萬人空巷的勢頭,警察依然決定封閉六個沒任何人使用的足球場,以及只開放三線去容納遊行隊伍。以致人群一直沒能起步參加遊行,數十萬香港人滯留在銅鑼灣,也讓數十萬港人不能進入銅鑼灣參加遊行。

包括我在內的數十萬港人,在塞了將近四個多少時,才能由草地到達銅鑼灣sogo,在平時只是五分鐘的路程,卻花了四個小時有多。

五、後來終於都有六條行車線,但不是警察自行開放的。

請不要忘記,六條行車線佔滿人的「美麗」畫面,就是衝出來的。沒錯,就是以一個會被人認為是「暴力衝擊」的行徑,參加遊行的香港人一起衝出來的。還有一個社民連的朋友因此被捕,至今仍未獲釋。

六、以上,就算不能說明警察對此某部份政見的香港市民充斥敵意,也至少肯定警察是非常高調和露骨地配合政權,阻撓港人表達意見。

七、深夜十一時,政府發聲明:「《條例草案》將於六月十二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完」

八、午夜過後,立法會門外發生衝突。其實重看新聞片段,衝突規模真的遠遠不算嚴重,至少遠遠比不上2014年6月13日的那次,其實這次連警察的身都埋不了的。但警察是立即使用極高武力,沒有警告就放了催淚彈(有說是煙霧彈,但暫未能求證。)

九、然而,衝突發生不夠十分鐘,在近乎毫無預警的情況下(以往我們理解警察的行動方式至少有三個階段:黃旗、紅旗,然後才會打仍然繼續衝撞警察人或出胡椒噴霧),突然就有一堆速龍從後面衝出來隨意打人,包括絕對沒參與衝突的香港公民。

十、在稍後的深夜,我們一群人聚集在龍匯道附近,速龍原本只是隨意地站在街上。但突然間,他們就大喝一聲,然後揮著警棍,防暴警在他們背後用警棍毃著盾牌,「澎、澎、澎」地向我們衝過來。

但當時在龍匯道的人群,其實完全沒有任何動作。但就是這樣,在毫無預警下被一群瘋子發狂地追著歐打。我和朋友,當時是真正的感到害怕,他們邊跑會邊高聲地呼喊著甚麼,惟一意圖就是要打人及拘捕一兩個跑得慢的人,完全是一群發了瘋的狂徒。

十一、接下來的整個晚上,速龍就在持長盾的防暴警察掩護下,公然在港島大街上隨意攻擊人,所謂隨意攻擊,就是隨意地在大街上無差別地攻擊和拘捕市民,那怕那名市民只是在高聲地質問著黑警做緊甚麼。

十二、這堆發了瘋的狂徒,以法之名行事,在法律上當然受不到任何制裁,倒會反過來瘋狂濫捕、控告示威朋友。

不論行政機關、司法機關、立法機關,都是在包庇這群垃圾攻擊香港市民。

十三、香港每天都有數萬個其實是不受控的狂徒「工作」著,其實這不是一個小的問題。香港人的權利及自由,也會在日常中因此而受到極大限制。

十四、行政機關包庇持高規格武力裝備的爛仔,在街上大條道理地濫權、打人、情緒失控,這班垃圾爛仔在今天、明天當然是會站在政權那邊,但政權會不會有天被這群發瘋狂徒反噬一口,不得而知。歷史都總有教訓,即使得益的可能不會是人民。

十五、任何人都請不要忘記,所有事情都是基於林鄭要強推送中條例,甚至在一百多萬人上街後,依然擺出不可一世的姿態。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