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0

【立場新聞】林彥邦:警員懷疑我藏有攻擊性武器 「點解有咁多水?係咪要黎掟我哋?」 (1779)


趁記憶猶新,嘗試盡量不帶情緒地描述一下,昨晚(或今晨)警方清場時記者的境遇(想聽粗口版可以私下問我)。

話說凌晨時份金鐘開始有動作,老闆指派由家中飛撲到現場增援,坐的士抵達龍和道時大概是一點半左右,當時立法會對開已封鎖,速龍用盾牌築成防線將示威者推向中環和灣仔,我在中環一方,遇到警方防線時位置大概在特首辦前一點。

隨即打開電話做直播,走到離警方盾牌陣前約5、6米左右,發現現場類似示威者的人,不足十人,然後警方開始以每次前進五、六步的方式推前防線,並一直向在場人士大喝「快啲走呀」之類,我就一直保持一定距離、在防線前拍攝。

當這過程重覆數次後,警方的「警告」開始變得奇怪,例如警告正在倒後行的在場人士(他也在用電話拍片)「倒後行小心仆死你呀」云云,我就向著前方以鏡頭對準警員繼續直播,直到被暴喝「黑白間衫個個快啲走」、「唔好搞事」,其實那是藍白間衫,不過恐怕所謂黑白間就是說我了,隨著在場人士減少,似乎我也成為驅趕對象,我指指綁在手上的記者臂章,表明「做緊嘢」,但對方的叫喝並沒有例止,還付了一句「記者都無特權」。

以我理解,警方曾指當晚的活動是非法集會,但當時現場除了警員外,只有不足五個人(連同我在內),理應不是集會,而即使這活動是非法集會,記者亦有權在場採訪,這是《基本法》保障的採訪權,而以過去經驗,在絕大部份情況下,表明身份的記者可以在警方防線「之間」出入,即使警方封鎖現場,只要待在封鎖線後,在場採訪絕無問題。

但這在時候,警方開始在喝罵以外,多次用盾牌推撞我的背部,我在和他們拉遠距離後,拿出採訪證,並向警方展示。

「我持有政府認可傳媒機構採訪證,我完全無意阻礙警方行動,但我想問,到底你哋條防線去到邊?你話我知我就會退去防線後面。」

但結果得的回黎,只係「你唔好阻住做嘢」和多人的暴喝,然後有一名看來較高級的警員(沒有看錯是三柴),問我「你有記者證?」,並要求我「唔可以企係警方防線前面」。

我唯有回應,我一直都在警方防線「前面」,他就稱「我唔係要同你捉字蚤」,然後就要求我走前,並試圖伸手搶走記者證。

我強調可以「俾你睇」,但不能搶走,對方就稱「我睇唔清楚」,於是我自報機構名稱和姓名,對方只一直重覆「我睇唔清楚」,然後就突然發難,指「懷疑我藏有攻擊性武器」,要求我交出身份證和採訪證。

我要求對方交代所謂「懷疑」的理由,他大喝「我有合理懷疑」,事已至此我唯有配合;但這時候警方分派約四人將我帶到一旁,其他人繼續推進他們的防線,我要求繼續採訪,對方就拉著我的背包高呼「你唔好走呀」,而當時方圓十米除了警察,只有一個單手拿著電話直播,另一隻手要「配合執法」拿出背包物品的記者。

由於我是在凌晨時份到場接更,預先買了五大枝水準備分發給在場的同事,該名有「合理懷疑我藏有攻擊性武器」的警員,看到背包裡的水,就質問我「點解有咁多水?係咪要黎掟我哋?」我答,買來給同事喝的。

這個所謂的搜身最終草草了事,翻完背包後亦沒有真的「搜身」,也當然沒有找到任何攻擊性武器,然後警方就要求我將物品放回背包然後立即離開。

由於我的左手一直手持電話繼續直播,單靠右手收捨物品有困難,警員就多次喝罵要我「快啲」、「你一個人阻住晒成個進度」,亦有警員叫我「你唔好手震」,我就解釋我一直都在用單手將五枝1.5公升的水放回背包,警員就問我「你做咩單手」,我也懶得再回應了,只是說「你哋做緊咩相信都好清楚」。

搞了大概5分鐘,這個所謂「搜身」完了,警方就將我推走,由他們推前防線的特首辦對開,到「搜身」後的位置已經到中環摩天輪下,我希望得知的警方防線到底有多大當然無答案,而在離開的過程中,有警員在身後說「戇鳩仔」、「做埋啲無聊嘢」,我就回說「係,頭先成件事真係好無聊」。

這過程靠記憶可能有細節出入,但大抵如此,有興趣可以到立場新聞找找直播片段,據說鏡頭搖得很利害。

除了這宗「被指藏有攻擊性武器」外,我還在ifc天橋看到了一隊持盾警員,一路推進防線一路喝罵,而他們眼前的對象全部都是記者,是的,全部都是記者,因為當中每一個我都認識,他們亦有穿著反光背心或佩載記者證。

中環事了後,我改到舊灣仔警署拍攝清場,由於現場記者眾多,有身穿藍背心的警察「傳媒聯絡組」在場協調,他們一直說麻煩「記者朋友」這樣、「記者朋友」那樣。

印象深刻的,是當警方在登記個人資料、搜身拍照後,押走現場示威者時,其中一名警員一邊走,一邊在一名示威者耳邊說「搞事呀嗱」、「咁夜都唔番屋企」,然後該示威者回了一句但我聽不清楚,警員就說「仲駁咀,你小心呀我認住你。」

這個過程,我站在警員身旁,影得一清二楚,這時該警員的同僚拍拍他說了句「好啦」,警員回身發現鏡頭就放走了示威者,消失於人群之中;未幾他又再出現,調整警方在現場設立的記者封鎖線,期間一直說「唔該各位記者朋友,麻煩晒。」

亦有大量行家反映,被擋鏡頭、用電筒照鏡頭,表明身份後被盾牌推撞,被強行驅趕等等。

其實,這類採訪經歷,在深圳河以北見慣見熟,只是沒想到,在香港又會體驗一次,而且恐怕,往後還會有很多很多次。

(標題由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