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4

【立場新聞】一群匿名的九十後:一封來自九十後的匿名信:為什麼我們不惜一切走上街頭 (2029)


【文:一群匿名的九十後】

我相信於這一刻,許多九十後以至零零後都面臨心理崩潰的狀態。因為我們又一次成為了備受社會各方責備的一群「暴徒」。

我明白社會各界對逃犯條例甚至昨天的集會有著不同的看法,但我懇請社會各界停止對年輕人的責備,並稱呼我們為「暴徒」。這個稱呼對於我們的傷害難以想像,特別是由香港行政長官的口中說出。若果你真的認為你是我們香港年輕人的母親,懇請你三思這稱呼。因為我相信於這世界上,無論其兒女有多反叛或任性,並沒有一個母親會以如此狠毒的言語來形容其兒女。

其實我們走出來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不單止要背負著家庭的壓力,還要面對著前途盡毀的風險,甚至政府和社會各界的指責。但是我們仍然要那麼愚蠢地走上街頭,承受著一切的風險和壓力,向政府作出我們的訴求,只因我們愛香港,只因我們在乎。

我們年紀尚輕,或許與香港共同經歷的並沒有上一代那麼豐富。我們的這份愛並不建立於香港為我們帶來的財富或地位,而是建立於身邊的人和事。我們與社會的聯繫建基於一段段的關係和當中的感情。當我們發現香港人的聲音甚至生命不被尊重時,我們感到恐懼,同時亦感到我們心目中的香港正一步步地被改變。我們懷念暢所欲言的自由風氣,我們珍惜屬於香港的獨有文化,我們仍奢望擁有一個尊重香港人聲音的政府。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惜一切,都要走上街頭,捍衛屬於我們的家。

政府連日來的態度、言語、咀臉,都令我們厭惡。「沒有半點心虛」這一切只令我們不寒而慄。

其實,上一代的批評與指罵只會把我們帶來傷害甚至推向絕望,令到我們許多年青人感到非常無力和孤獨,所以我再次懇請社會各界停止對我們的指責。就算你們多不同意我們的作為,亦懇請你們不要作質疑熱愛香港的心。二十來歲的我們,真的承受不起這個社會對我們的離棄。

六月十三日早晨,香港人如常上班上學,一切彷彿回復平靜。這就是一天的抗爭所換來的嗎?

我不求什麼,只希望廣大市民若果於今天於街道上碰見任何身心疲累的年輕人,希望你們能跟他們說一聲加油。就算你多不同意年青人的行為,至少讓他們感受到這個家的溫暖。這聲「加油」對我們來說,真的意義非凡。

至少,你還在乎。
加油,共勉之。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