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1

【眾新聞】千里渠:當務之急是搞萬人集會要求美國取消香港政策法 (315)



作者自我簡介:鍵盤戰士,雲端參謀長

聞說6月12日就會三讀通過送中條例,行動要快。但抗爭要成功,先要知對手最怕什麼,而我方又有能力做些什麼。一百萬人的和平遊行,特區當局及其幕後老闆,無動於衷。示威結束後當晚,香港特區警方已汲收2014年佔領及2016年旺角騷動的經驗,做足準備、好整以暇,甚至可能用了欲擒先縱、誘敵深入等計謀,很快就完全收拾並羞辱了數百位勇武抗爭者。現在,有人發動罷工罷市,陸續得到一些響應,但除非政治經濟形勢出現突變,否則很可能只有部份中小型商戶罷市,香港依然如常運作。

組織社會政治運動,要考慮當下的社會情勢、民眾的性情氣質,不可能強行催谷他們,當催谷不成,就埋怨市民是港豬、慨嘆香港人係抵死、香港人冇得救,這樣,不但於事無補,更助長失敗主義,使香港人更為絕望,最終淪為任人漁肉的人形生物。以香港人的性格及現時的社會經濟環境,搞一次大規模而長時間的罷工罷市,是完全不可行的,結果就不可能威脅到北京及其在港代理人。

美國國務院根據《香港政策法》,要定期向國會提交報告,審視美國與香港的雙邊關係,包括給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待遇。
 

我們要承認一個現實,直到今日,大部份香港人,仍只願意參與和理非的抗爭(和平、理性、非暴力)。但這是否代表一切已無可為呢?我認為不是。如今,較切實可行,又令北京感受到真正壓力的,就只有明明確確向美國政府請願,組織一次至少有萬人參加的集會,要求美國凍結或取消《香港政策法》。至於集會的地點,最好當然是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若無法做到,亦可另找一個公眾地方,只要人數夠多,訴求清晰,有國際傳媒在場報導就得。其實這類請願,一兩年前陳浩天的民族黨做過,但只有小貓三四隻,數月前,則有陳家駒等港獨人士上過美領館交信,要求訂立《香港民主人權法》,但人數還是遠遠不夠,引起的關注仍不多。

民族黨未被取締前,召集人陳浩天(右二)曾到美國駐港領事館請願,要求美國取消香港政策法,但當時沒引起多大關注。
 

從中共在港官員的言論看,他們仍相信美國會因經濟利益,無論如何也不會制裁香港,而不是說毫不在乎《政策法》取消。而大多數美國外交官僚,相信亦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要令美國領導層有動機去改變現行香港政策,就必須用明確的行動,引起美國及國際輿論的關注,使更多人認真探討香港與美國的國家利益究竟有何關係,中國又如何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去推進其霸業(直到今日,仍不見主要英語傳媒廣泛討論制裁香港,很多美國及西方人仍不知中共如何利用香港取得重大利益,並威脅美國國家安全),有了輿論壓力,才能推動總統及國會決心改變既定方針,這樣,對北京即時的威脅才會來臨。
 
數百名勇敢的示威者,敵不過數萬個香港特區警察和無數看不見的特務,一萬數千位罷工罷市的人,極其量只能稍動中共及特區當局數條汗毛。還是留著力氣士氣,首先做有用而又較可行的事吧!至於有人怕取消《政策法》會重創香港經濟,我想問,你認為送中條例通過後,香港經濟還會好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