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9

【立場新聞】區家麟:掃清無力感:記尿兜旁的一席話 (317)


從新聞中認識羅冠聰已久,但見面聊天只有一次,地點在一個廁所的尿兜前,加上洗手與出入的時間,大概不過一分鐘。環境有點古怪,話題有點嚴肅,來去匆匆也要談幾句,因為他在講座的一番話,很有意思,記憶猶新。

時間大約在一年前,公民實踐論壇中,羅冠聰說了一個小小小故事,有關「無力感」。

當時他說,眾志有些來參加活動的年輕人,這幾年覺得無力感很重,議席被 DQ,參選遭封殺,強權之下,不知還可以做什麼;但是,同一群人,他們支持環保,會滿腔熱誠去沙灘執垃圾。沙灘執垃圾能改變海洋污染危機嗎?雖然說執得一件是一件,但大家也知道,垃圾繼續每天以噸計被拋落海,一切汗水都是杯水車薪,而且海洋垃圾只會越來越多,為什麼他們願意做,又覺得有意義;但面對政治,卻覺得無力呢?

我在尿兜前發表偉論說,也許垃圾是實物,膠樽一袋一袋可以數,重量可以計算,「收穫」較實質,易量化;若講政治啟蒙,社會抗爭,成就難量化,難觸摸。

正如羅冠聰所見,有勇氣的人依然很多,亦有很多人認為,能有少少改變已經有意思。所謂無力感,只是一線轉念;換個心情,換個角度,根本沒有無力感這回事。

沙灘執垃圾,非單單為清理幾千個膠樽,而是向社會與身邊人傳遞保護環境的意識;同樣,公民社會的努力,非單單為了幾個立法會議席,而是向社會與身邊人傳遞,我們珍重的價值正被蠶食,不願意做港豬奴隸,就要起來。

我從來沒有無力感,因為明白對手很強大,也明白人性很軟弱;每次付出的精力與汗水,當然希望有成果;但很多時候,我們做或不做一件事,不光看結果,而是要堅持我們所珍重的價值,秉持我們認同的原則。正確的事就要做,不問成果。

也許我們要感謝林鄭政府,社會上數年來的無力感,短短幾個月之間,被眾高官一掃而空,公民社會自我組織,各位師兄歸位,重新整合,各司各法,林鄭功不可歿。

六月九日這一天,大家將會目睹,醒了的人不會裝睡,他們只是小休、整固、等待時機再出發。 

又一次歷史時刻,應該有頗多朋友以往甚少參與遊行,各路人馬,除了穿白衣(最好有替換衣服,遊行完畢可以換)、帶雨傘(可以遮雨遮太陽);帶充電器(人多擠逼電話電池消耗特別快)、帶濕毛巾(抹抹汗特別涼快)等等基本裝備之外,還請記住:

由於遊行人數將是近年罕見之多,留意警方出手封地鐵站,港鐵列車可能飛站,入口可能間歇性封閉;大家有心理準備。若與朋友約定地點,由於各種人流管制,你未必能與朋友在約定地方相遇。縱使如此,請不要放棄,不要回頭返屋企,應找地方中途加入,人潮之中,四處都是同路人,可以與你同行。

也請準備好,要大家站出來的日子,以後有更多。六月九日的遊行,只是一個開始。

 

相關文章:
默哀中的蟬鳴.極權下的逃犯
無力感與懶惰

公民實踐論壇錄影:羅冠聰談無力感

作者網誌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