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9

【立場新聞】葉一知:最後的呼籲 (387)


六月九日是一個和平的遊行。和平,不是堅持和理非最有用,也不是不想升級,而是要先彰顯一次民意。遊行有沒有用?上次十三萬沒有用,那麼五十萬有沒有用?一百萬呢?我不知道,甚至究竟做什麼才一定有用,我肯定沒有人能回答——潑冷水的其實也從來不能回答。但遊行這種簡單的抗議方式,參與門檻最低,能聚集最多的同路人,男女老幼,老弱傷健,也可參與。有一些抗爭,有些人確實無法參與,但在進行升級抗爭前,香港人要先晒一次冷,清清楚楚告訴特區政府和全世界:我們都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締造一次推不倒的民意。以後的升級行動,就有了推不到的民意支撐。

這個目標,是這次遊行應達到最低限度的效果。

從民情來推算,明天將是時間很長的遊行。2003年七一我也在場。記得當時警方無厘頭說入維園才計人數,於是人人死都要入維園。我兩點半在炮台山行過去維園,在泳池外已被人潮擋住,慢慢迫入維園草地,最後差不多六時才能出發,那天天氣酷熱,當時還沒有「芭蕉扇」,手機不能上網,大家只有乾蒸悶等。最後我們一行人九時才到達政總,回到家已將近十一時。最初警方也只是開三條行車線,最後太多人,六條全開,後來還開了一段告士打道。如果明天規模跟2003年一樣(按我經驗觀察這極有可能),連等待需時極久,如果規模超越2003年,更可想而知。所以,大家要有充足準備,包括裝備和心理準備,真的捱不住也不要勉強。大家要互相扶持——不過這一點從雨傘運動的經驗來看,我很放心。

要開聲反對的,也開聲了,就算2003年,也沒有見過這麼多界別人士公然反對。大家都明白,這是香港九七後最大的危機,甚至是八十年代以後最大的危機,生死存亡懸於一線。雖然FB朋友是同溫層,但小弟也想盡最後一分力氣,懇求大家走出來,打一場即使輸也無悔的仗。

今晚好好休息,準備明天的長時間戰鬥。明天,街上見。



原文連結